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似是故书来(精)/上海书评选萃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译林
  • ISBN:9787544739177
  • 作者:董桥|主编:沙希斐|绘画:李媛
  • 页数:219
  • 出版日期:2013-07-01
  • 印刷日期:2013-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作为《上海书评》五周年的书话文章精选,《似是故书来》收录了与书相关的各个领域的作品,有关于读书的,如《董桥谈写书、读书、藏书》;吴亮的《谈七十年代的“地下”阅读》,王强的《在阅读中谱写出他的一生》;有关于藏书的,如韦力的《谈古书收藏及行情变迁》,王强的《谈海外访书三十年》;有关于书店的,如马振骋的《“奥德翁尼亚”的两家书店》,陈丹丹的《时光机中的哈佛书店》;有关于旧书的,如傅月庵的《谈**旧书业》,陈子善的《新文学旧书三十年》。
  • 作为《上海书评》五周年的书话文章精选,《似 是故书来》收录了与书相关的各个领域的作品,有关 于读书的,如《董桥谈写书、读书、藏书》;吴亮的 《谈七十年代的“地下”阅读》,王强的《在阅读中 谱写出他的一生》;有关于藏书的,如韦力的《谈古 书收藏及行情变迁》,王强的《谈海外访书三十年》 等。 这本《似是故书来》你可以在茶余饭后当专栏集 来消遣,也可以正儿八经地当作挺“沉重”的书来读 。
  • 董桥谈写书、读书、藏书
    傅月庵谈**旧书业
    韦力谈古书收藏及行情变迁
    查建英谈三十年前的“阅读狂欢”
    吴亮谈七十年代的“地下”阅读
    王强谈海外访书三十年

    无论聚散,都是因缘 (梁治平)
    我本无心书却有意 (周振鹤)
    在巴黎莎士比亚书店朝圣(隽饴)
    带N本书去巴黎 (刘铮)
    旧书店:来一个睡一个 (毛尖)
    “奥德翁尼亚”的两家书店 (马振骋)
    东京购书散记 (元拙声)
    书店:台北的旅游地标 (张铁志)
    时光机中的哈佛书店 (陈丹丹)
    墨大旁的书店街 (张伟劼)
    似是故书来 (黄昱宁)
    在阅读中谱写出他的一生(王强)
    “没了书,我还会是谁?”(王强)
    《这是为什么》不见了(扬之水)
    新文学旧书三十年(陈子善)

    董桥谈写书、读书、藏书
    傅月庵谈**旧书业
    韦力谈古书收藏及行情变迁
    查建英谈三十年前的“阅读狂欢”
    吴亮谈七十年代的“地下”阅读
    王强谈海外访书三十年

    无论聚散,都是因缘 (梁治平)
    我本无心书却有意 (周振鹤)
    在巴黎莎士比亚书店朝圣(隽饴)
    带N本书去巴黎 (刘铮)
    旧书店:来一个睡一个 (毛尖)
    “奥德翁尼亚”的两家书店 (马振骋)
    东京购书散记 (元拙声)
    书店:台北的旅游地标 (张铁志)
    时光机中的哈佛书店 (陈丹丹)
    墨大旁的书店街 (张伟劼)
    似是故书来 (黄昱宁)
    在阅读中谱写出他的一生(王强)
    “没了书,我还会是谁?”(王强)
    《这是为什么》不见了(扬之水)
    新文学旧书三十年(陈子善)

    董桥谈写书、读书、藏书
    傅月庵谈**旧书业
    韦力谈古书收藏及行情变迁
    查建英谈三十年前的“阅读狂欢”
    吴亮谈七十年代的“地下”阅读
    王强谈海外访书三十年

    无论聚散,都是因缘 (梁治平)
    我本无心书却有意 (周振鹤)
    在巴黎莎士比亚书店朝圣(隽饴)
    带N本书去巴黎 (刘铮)
    旧书店:来一个睡一个 (毛尖)
    “奥德翁尼亚”的两家书店 (马振骋)
    东京购书散记 (元拙声)
    书店:台北的旅游地标 (张铁志)
    时光机中的哈佛书店 (陈丹丹)
    墨大旁的书店街 (张伟劼)
    似是故书来 (黄昱宁)
    在阅读中谱写出他的一生(王强)
    “没了书,我还会是谁?”(王强)
    《这是为什么》不见了(扬之水)
    新文学旧书三十年(陈子善)
    编选说明
  •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奥 德翁路是巴黎一条小街,只因为有了两家不大的书店 ,在1920到1930年代成为文化地标,犹如艺术家眼中 的蒙马特尔和蒙巴纳斯。
    奥德翁(Odeon)一词来自希腊语,原是诗歌吟咏 的剧场。1779年巴黎第六区卢森堡宫北头开始建造一 座剧院,命名为奥德翁。正门口的路,也就叫奥德翁 路,不远的尽头是奥德翁十字街。一边是出版业集中 的圣日耳曼德普莱,一边是大学林立的拉丁区,一边 是艺术家荟萃的蒙巴纳斯。奥德翁路正处于这块三角 地的中央。周围有不少历史建筑。法国革命家德穆兰 住在路角22号时,1794年被雅各宾党人抓去,与丹东 同时被处死。著有《人权论》的美国政论家潘恩住过 10号、《包法利夫人》作者福楼拜住过20号。这条街 本身却像外省的小巷,是落拓艺术家(也称波希米亚 人)的落脚处。
    这里平时很少有人经过,只是到了中午,阳光照 得街面像金色的河面,有两位青年妇女站在“**” 面对面愉快交谈。一位是阿德里安娜·莫尼埃,背后 是书友之家书店,一位是西尔维亚·碧奇,背后是莎 士比亚书店。
    “我的幸福来自一场灾难” “我的幸福来自一场灾难。”阿德里安娜常常这 样说。她中学毕业后在《大学年鉴》杂志当了三年文 学秘书,深知气势很盛的学院派是怎么一回事。父亲 是邮电局职工,在一次工伤事故后得到一万法郎赔偿 金,如数交给女儿让她去实现开书店的梦想。
    1915年,她在奥德翁路7号找到一家已经关闭的 家具店,开了“书友之家”。那时妇女在书店工作的 不是没有,一般都是女儿帮助父亲打杂,或者丈夫上 了前线,留下妻子坐在店堂里经营。而阿德里安娜是 在巴黎白手起家独立做书店的**位女性。
    她二十三岁,没有经验,没有资财,但怀着热忱 与信仰像战士一般工作。她的目标是让读者接触到当 时排斥在主流外的现代文学。在书店一隅还附设了一 个借阅书库。
    阿德里安娜自幼受母亲启蒙,认识了象征主义, 喜欢梅特林克和德彪西,十岁时听《佩利亚斯与梅丽 桑德》热泪盈眶。稍长后热爱马拉美、兰波、魏尔伦 、拉福格,接着自然而然欣赏他们的接班人瓦莱里、 克洛岱尔、纪德。她对文学的品位与法国水星社和新 法兰西杂志社是一致的,前者是象征派的大本营,后 者是新思想的实验室。在巴黎,书友之家**拥有这 两家出版社的全部书目。
    阿德里安娜进书内容不讲主旋律,只凭优劣,她 选择的作者是面向未来的精英,读者则是在彷徨中寻 找思想出路的青年。为了寻找《地粮》一书,阿德里 安娜给纪德写信,纪德看了她的进书目录,就知道这 是一家什么样的书店,两人虽然地位与年龄相差悬殊 ,纪德还是很欣赏她。
    不到一年,巴黎先锋派作家除了纪德和克洛岱尔 稍为年长以外,十九世纪七零后的有瓦莱里、雅姆、 苏亚雷斯、法格;八零后的有拉尔博、于勒·罗曼、 杜亚曼、勒韦迪、桑德拉尔、阿波利奈尔;九零后的 有布勒东、阿拉贡、苏波、阿尔托、米肖等,都成了 书友之家的常客。纪德、瓦莱里、克洛岱尔来这里比 去贵族沙龙还喜欢。
    奥德翁路在他们嘴里加上了后缀,变为“奥德翁 尼亚”(Odeonie),俨然成了一座新文化王国——“ 文学议会”。大家见面时问:“奥德翁尼亚有些什么 吗?”也就是问巴黎文坛有什么新动向。文学青年纷 纷来寻找公立和大学图书馆不进的新潮流书刊。不但 可以遇见心仪的作家,还可邂逅有趣的同好闲聊。诞 生于瑞士的达达运动的杂志就是首先通过书友之家散 发而在法国传开的。
    萨特与波伏瓦从1927年起做了书店会员。波伏瓦 正在准备教师资格考试,后来在回忆录中承认:“我 在书友之家登记当会员……我那时贪读,一次借两本 书的规定实在叫我不能满足。我偷偷在书包里塞进半 打以上的书。难的是以后要把它们归还原处。我怕我 也没有全部还清。” 出现在会员册中的不仅有文学大家,还有其他领 域的人物,如音乐家米约,画家白朗希,剧作家演员 库波、若韦、维拉尔、巴罗尔特,甚至还有心理学家 雅克·拉康。这位继弗洛伊德之后的大心理学家不但 来借书,还买玻璃纸。阿德里安娜为了保持书籍卫生 ,每次借书归还后都要把包书纸撤掉换上新的。拉康 也养成了这个好习惯。1921年听过乔伊斯讲座,五十 四年后写出一篇奇特的《乔伊斯综合征》。
    书友之家卖书、借书、开讲座、组织座谈,还给 作家与读者穿针引线,向杂志社或出版社**青年作 家。有人要求跟纪德见面,给瓦莱里捎封信,一般都 是有求必应。从一大堆的致谢信中也可看出阿德里安 娜的帮助是**有效的。向她求助的不止普通读者, 还有文坛名人。1960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圣·约翰· 佩斯称赞她是法国文学的“热心肠保姆”。蒙泰朗 1922年在自传体小说《梦》一书内给她的题词:“通 过你一人,我知道了现代文学中有些什么。”克洛德 ·鲁瓦是文采华茂的诗人,也说:“我小时候看戏是 为了消磨时间,现在才懂得看戏是为了不让时间把我 消磨。”他称阿德里安娜是他的“精神母亲”,其实 两人没有相差几岁。P129-13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