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世界史 > 美洲史

大浪涌起(1927年密西西比河大洪水怎样改变了美国)(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山西人民
  • ISBN:9787203105855
  • 作者:(美)约翰·M.巴里|译者:王毅
  • 页数:626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印刷日期:2019-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540千字
  • ◎本书视野广阔,叙事精彩。从残酷动荡的美**战时期,一直叙述到“大萧条”来临前蓬勃繁荣的20世纪20年代,从总统议员、富豪商贾,到气焰嚣张的三K党、私酒贩子,众多人物尽收笔端,还原了美国社会的道德图景和人生百态。

    ◎全书涉及了科学探索、种族冲突、政治斗争、社会变革等各个领域,有助于从独特角度重新认识美国历史。

    ◎在**环境因人为原因日益恶化的**,美国社会对密西西比河治理过程中的经验与教训,值得借鉴与深思。
  • 密西西比河是贯通美国内陆水运的大动脉,为这片土地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滋养。但是,这条大河又始终桀骜不驯,时常泛滥成灾。能否有效治理、开发甚至驯服这条河流,关乎美国的繁荣与发展,成为其难以回避的一个重大课题。 1927年,密西西比河再次肆虐,洪水波及范围之广、破坏力度之强,前所未有。一时之间,无论是波涛中奋力挣扎求生的灾民,还是在幕后操纵时局的总统议员、富豪商贾,每个美国人都直接或间接地被这场洪水裹挟。紧随这场灾难而来的,更是人间权力斗争的暴风雨:荣誉原则与金钱利益相冲突,白人与黑人的种族矛盾加剧,中央与地方层面的权力结构强烈对立。这些矛盾相互交织,撼动着当时的美国社会,对时代局势和历史进程,产生了微妙而深远的影响。 本书作者约翰?M.巴里依托大量档案文件,采访了诸多知情者,并实地走访洪灾遗迹,以宏观视角还原了1927年密西西比河大洪水从暴发、肆虐到退却的全过程:剖析了这场洪灾暴发的深层历史原因,展现了洪灾现场的骇人情景,以及灾后重建过程中的重重困难与复杂纠葛。全书以河流的治理历程为窗口,囊括了科学探索、种族冲突、政治斗争、社会变革等重大主题,有助于从独特角度重新认识美国历史。密西西比河是贯通美国内陆水运的大动脉,为这片土地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滋养。但是,这条大河又始终桀骜不驯,时常泛滥成灾。能否有效治理、开发甚至驯服这条河流,关乎美国的繁荣与发展,成为其难以回避的一个重大课题。 1927年,密西西比河再次肆虐,洪水波及范围之广、破坏力度之强,前所未有。一时之间,无论是波涛中奋力挣扎求生的灾民,还是在幕后操纵时局的总统议员、富豪商贾,每个美国人都直接或间接地被这场洪水裹挟。紧随这场灾难而来的,更是人间权力斗争的暴风雨:荣誉原则与金钱利益相冲突,白人与黑人的种族矛盾加剧,中央与地方层面的权力结构强烈对立。这些矛盾相互交织,撼动着当时的美国社会,对时代局势和历史进程,产生了微妙而深远的影响。 本书作者约翰?M.巴里依托大量档案文件,采访了诸多知情者,并实地走访洪灾遗迹,以宏观视角还原了1927年密西西比河大洪水从暴发、肆虐到退却的全过程:剖析了这场洪灾暴发的深层历史原因,展现了洪灾现场的骇人情景,以及灾后重建过程中的重重困难与复杂纠葛。全书以河流的治理历程为窗口,囊括了科学探索、种族冲突、政治斗争、社会变革等重大主题,有助于从独特角度重新认识美国历史。密西西比河是贯通美国内陆水运的大动脉,为这片土地提供着源源不断的滋养。但是,这条大河又始终桀骜不驯,时常泛滥成灾。能否有效治理、开发甚至驯服这条河流,关乎美国的繁荣与发展,成为其难以回避的一个重大课题。 1927年,密西西比河再次肆虐,洪水波及范围之广、破坏力度之强,前所未有。一时之间,无论是波涛中奋力挣扎求生的灾民,还是在幕后操纵时局的总统议员、富豪商贾,每个美国人都直接或间接地被这场洪水裹挟。紧随这场灾难而来的,更是人间权力斗争的暴风雨:荣誉原则与金钱利益相冲突,白人与黑人的种族矛盾加剧,中央与地方层面的权力结构强烈对立。这些矛盾相互交织,撼动着当时的美国社会,对时代局势和历史进程,产生了微妙而深远的影响。 本书作者约翰?M.巴里依托大量档案文件,采访了诸多知情者,并实地走访洪灾遗迹,以宏观视角还原了1927年密西西比河大洪水从暴发、肆虐到退却的全过程:剖析了这场洪灾暴发的深层历史原因,展现了洪灾现场的骇人情景,以及灾后重建过程中的重重困难与复杂纠葛。全书以河流的治理历程为窗口,囊括了科学探索、种族冲突、政治斗争、社会变革等重大主题,有助于从独特角度重新认识美国历史。
  • 约翰?M.巴里(John M. Barry),美国作家、历史学家,曾任记者和足球教练,《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等报刊的撰稿人。其著作多次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除《大浪涌起》外,代表作还有《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等。
  • 序 言 i
    **部 工程师们
    第1章 3
    在圣路易斯,伊兹是引人关注的人物。他的打捞事业已经让他在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为人所知,而现在*是声名远播。
    第2章 16
    埃利特年龄与汉弗莱斯一样大,但为人与他颇为不同。他很迷人、体格强壮、富有才气、长相英俊、自大傲慢,为了争出风头可以冒生命危险。
    第3章 32
    汉弗莱斯认为自己的工作正在剥去遮蔽着密西西比这条大河的各种面纱,也在发布自己管制这条大河的那些法则。
    第4章 42
    汉弗莱斯与这个竞争者很快就会对密西西比河的控制权发生猛烈冲突。这个竞争者就是詹姆斯?布坎南?伊兹。他们的冲突始于一座桥梁。
    第5章 56
    伊兹和汉弗莱斯都知道,在是否建防波堤这场战斗中的胜者,将决定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上的政策。
    第6章 69
    在一个工程师大放异彩的世纪,对这条扭动翻滚之河的研究,开始成为一项科学事业,但导出的政策却是侵蚀科学精神的。
    第二部 参议员珀西
    第7章 89
    在南方,劳动力问题避免不了与种族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也难解难分地与珀西家族要去创建的那个社会联系在一起。
    第8章 104
    *终,密西西比河将显示出,在种族问题上,珀西的个人利益与道德准则并不一致,这条河将迫使他在这二者之间做出选择。
    第9章 123
    珀西仍然尽其所能来阻止瓦达曼升入参议院,因为他想要建造的一切都会因瓦达曼而陷于危险。
    **0章 135
    这个**的两种特性之间存在着张力——一方面蓬勃进取,另一方面因循守旧,由此产生了一些*为基本的变化。
    **1章 150
    三K党的出现威胁着他在三角洲创建的每一件事物,威胁着他对三角洲所抱有的每一个希望。
    **2章 167
    新奥尔良爆发了**的恐慌。不再相信报纸所言,成百上千的民众亲自涌上河堤去看,他们带着恐惧而离开。
    第三部 大河
    **3章 187
    人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庄稼被淹、河水上涨,想着自己的无能和上帝与大自然的力量,进行祈祷。
    **4章 194
    雨越下越大,越下时间越长,没有人能够回忆起曾有过范围如此之大、如此猛烈的雨。
    **5章 208
    许多事情都可以导致河堤崩溃。筑堤时,如果有一块木头、一根树枝留在堤内,它们腐烂,造成空洞,就会带来灾难。
    **6章 222
    现在,堤坝董事会总部*像一个蜂巢了,而国民警卫队总部则像一个准备打仗的大军营。
    第四部 俱乐部
    **7章 233
    个人的、社会的、政治的和金钱的历史之根扎得很深,将人们联结起来。
    **8章 245
    随着密西西比河越来越显现出威胁,新奥尔良报纸就越来越少报道。新闻关注的这种减少并非偶然。
    **9章 260
    这个委员会没有任何一种法律**,但它和巴特勒将负责与洪水有关以及新奥尔良从现在开始的一切事务,包括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制定施加影响。
    第20章 274
    新奥尔良终于平静下来了。也许,用不着炸堤,这座城市也会是安全的,但它的声誉却不会一如既往。
    第五部 “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21章 293
    胡佛对这个“**局”的兴趣,部分来自他教友会的成长经历,部分来自他的工程师背景,部分来自纯粹的野心。
    第22章 306
    许多救人者都带着*。有人不止一次序 言 i
    **部 工程师们
    第1章 3
    在圣路易斯,伊兹是引人关注的人物。他的打捞事业已经让他在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为人所知,而现在*是声名远播。
    第2章 16
    埃利特年龄与汉弗莱斯一样大,但为人与他颇为不同。他很迷人、体格强壮、富有才气、长相英俊、自大傲慢,为了争出风头可以冒生命危险。
    第3章 32
    汉弗莱斯认为自己的工作正在剥去遮蔽着密西西比这条大河的各种面纱,也在发布自己管制这条大河的那些法则。
    第4章 42
    汉弗莱斯与这个竞争者很快就会对密西西比河的控制权发生猛烈冲突。这个竞争者就是詹姆斯?布坎南?伊兹。他们的冲突始于一座桥梁。
    第5章 56
    伊兹和汉弗莱斯都知道,在是否建防波堤这场战斗中的胜者,将决定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上的政策。
    第6章 69
    在一个工程师大放异彩的世纪,对这条扭动翻滚之河的研究,开始成为一项科学事业,但导出的政策却是侵蚀科学精神的。
    第二部 参议员珀西
    第7章 89
    在南方,劳动力问题避免不了与种族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也难解难分地与珀西家族要去创建的那个社会联系在一起。
    第8章 104
    *终,密西西比河将显示出,在种族问题上,珀西的个人利益与道德准则并不一致,这条河将迫使他在这二者之间做出选择。
    第9章 123
    珀西仍然尽其所能来阻止瓦达曼升入参议院,因为他想要建造的一切都会因瓦达曼而陷于危险。
    **0章 135
    这个**的两种特性之间存在着张力——一方面蓬勃进取,另一方面因循守旧,由此产生了一些*为基本的变化。
    **1章 150
    三K党的出现威胁着他在三角洲创建的每一件事物,威胁着他对三角洲所抱有的每一个希望。
    **2章 167
    新奥尔良爆发了**的恐慌。不再相信报纸所言,成百上千的民众亲自涌上河堤去看,他们带着恐惧而离开。
    第三部 大河
    **3章 187
    人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庄稼被淹、河水上涨,想着自己的无能和上帝与大自然的力量,进行祈祷。
    **4章 194
    雨越下越大,越下时间越长,没有人能够回忆起曾有过范围如此之大、如此猛烈的雨。
    **5章 208
    许多事情都可以导致河堤崩溃。筑堤时,如果有一块木头、一根树枝留在堤内,它们腐烂,造成空洞,就会带来灾难。
    **6章 222
    现在,堤坝董事会总部*像一个蜂巢了,而国民警卫队总部则像一个准备打仗的大军营。
    第四部 俱乐部
    **7章 233
    个人的、社会的、政治的和金钱的历史之根扎得很深,将人们联结起来。
    **8章 245
    随着密西西比河越来越显现出威胁,新奥尔良报纸就越来越少报道。新闻关注的这种减少并非偶然。
    **9章 260
    这个委员会没有任何一种法律**,但它和巴特勒将负责与洪水有关以及新奥尔良从现在开始的一切事务,包括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制定施加影响。
    第20章 274
    新奥尔良终于平静下来了。也许,用不着炸堤,这座城市也会是安全的,但它的声誉却不会一如既往。
    第五部 “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21章 293
    胡佛对这个“**局”的兴趣,部分来自他教友会的成长经历,部分来自他的工程师背景,部分来自纯粹的野心。
    第22章 306
    许多救人者都带着*。有人不止一次序 言 i
    **部 工程师们
    第1章 3
    在圣路易斯,伊兹是引人关注的人物。他的打捞事业已经让他在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为人所知,而现在*是声名远播。
    第2章 16
    埃利特年龄与汉弗莱斯一样大,但为人与他颇为不同。他很迷人、体格强壮、富有才气、长相英俊、自大傲慢,为了争出风头可以冒生命危险。
    第3章 32
    汉弗莱斯认为自己的工作正在剥去遮蔽着密西西比这条大河的各种面纱,也在发布自己管制这条大河的那些法则。
    第4章 42
    汉弗莱斯与这个竞争者很快就会对密西西比河的控制权发生猛烈冲突。这个竞争者就是詹姆斯?布坎南?伊兹。他们的冲突始于一座桥梁。
    第5章 56
    伊兹和汉弗莱斯都知道,在是否建防波堤这场战斗中的胜者,将决定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上的政策。
    第6章 69
    在一个工程师大放异彩的世纪,对这条扭动翻滚之河的研究,开始成为一项科学事业,但导出的政策却是侵蚀科学精神的。
    第二部 参议员珀西
    第7章 89
    在南方,劳动力问题避免不了与种族问题紧密联系在一起,也难解难分地与珀西家族要去创建的那个社会联系在一起。
    第8章 104
    *终,密西西比河将显示出,在种族问题上,珀西的个人利益与道德准则并不一致,这条河将迫使他在这二者之间做出选择。
    第9章 123
    珀西仍然尽其所能来阻止瓦达曼升入参议院,因为他想要建造的一切都会因瓦达曼而陷于危险。
    **0章 135
    这个**的两种特性之间存在着张力——一方面蓬勃进取,另一方面因循守旧,由此产生了一些*为基本的变化。
    **1章 150
    三K党的出现威胁着他在三角洲创建的每一件事物,威胁着他对三角洲所抱有的每一个希望。
    **2章 167
    新奥尔良爆发了**的恐慌。不再相信报纸所言,成百上千的民众亲自涌上河堤去看,他们带着恐惧而离开。
    第三部 大河
    **3章 187
    人们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庄稼被淹、河水上涨,想着自己的无能和上帝与大自然的力量,进行祈祷。
    **4章 194
    雨越下越大,越下时间越长,没有人能够回忆起曾有过范围如此之大、如此猛烈的雨。
    **5章 208
    许多事情都可以导致河堤崩溃。筑堤时,如果有一块木头、一根树枝留在堤内,它们腐烂,造成空洞,就会带来灾难。
    **6章 222
    现在,堤坝董事会总部*像一个蜂巢了,而国民警卫队总部则像一个准备打仗的大军营。
    第四部 俱乐部
    **7章 233
    个人的、社会的、政治的和金钱的历史之根扎得很深,将人们联结起来。
    **8章 245
    随着密西西比河越来越显现出威胁,新奥尔良报纸就越来越少报道。新闻关注的这种减少并非偶然。
    **9章 260
    这个委员会没有任何一种法律**,但它和巴特勒将负责与洪水有关以及新奥尔良从现在开始的一切事务,包括对美国政府的政策制定施加影响。
    第20章 274
    新奥尔良终于平静下来了。也许,用不着炸堤,这座城市也会是安全的,但它的声誉却不会一如既往。
    第五部 “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21章 293
    胡佛对这个“**局”的兴趣,部分来自他教友会的成长经历,部分来自他的工程师背景,部分来自纯粹的野心。
    第22章 306
    许多救人者都带着*。有人不止一次开*,以阻止人们朝他的船上乱跳,导致翻船。
    第23章 318
    胡佛致力于灾民营的建立,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人在奋力保住河堤。
    第六部 儿子
    第24章 331
    然而,他们只是在两人之间的那条关系裂谷上建起了一座桥而已。父子之间的问题并不是看事物的方式不同,而是关注的事物不同。
    第25章 344
    父子之间的这场谈话紧张而私密。威廉不会动摇,即使是父亲也动摇不了他。
    第26章 362
    胡佛开始玩一个*为重要的游戏,这远比改进灾民营的条件要重要得多。
    第27章 370
    白人和黑人的恐惧都在滋长。这是一种深层的恐惧,不是一种外在的东西,而是渗入到内心的东西,它在一个人的心灵深处萌生,然后弥漫到整个社群。
    第七部 权力俱乐部
    第28章 387
    已经到了处理善后事宜的时候,这座城市的精英阶层也将以此展示自己。这种展示将具有重大意义。
    第29章 394
    门罗冷酷无情,不屈服于任何东西。对付这座城市的那些对手——炸堤的那些受害者——门罗真是巴特勒的一个*妙选择。
    第30章 404
    没有一家银行、商号或政府机构对洪水受灾者们做出自愿补偿,以履行它们自己承诺过的道德义务。
    第八部 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31章 417
    对于这个**而言,他是一个英雄,再次获得了他在那次欧洲救援行动中所获得的称号——“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32章 435
    胡佛鼓励这个委员会去幻想他将帮助黑人,反过来,他想要、也需要委员会的帮助。
    第33章 446
    莫顿决心去做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切事情,来帮助赫伯特?胡佛实现这个雄心。他的帮助是可以起作用的。
    第九部 洪水退去
    第34章 459
    这项立法有许多缺陷。事实上,平民工程师们一致谴责它的工程设计,以及对使用私人土地的吝啬补偿。
    第35章 476
    1927 年密西西比河的这场大洪水,促使人们迈出了许多微小的步伐。

    附 录?大河的** 491
    注 释 497
    参考文献 565
    致谢与写作方式 587
    索 引 591
    译后记 623开*,以阻止人们朝他的船上乱跳,导致翻船。
    第23章 318
    胡佛致力于灾民营的建立,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人在奋力保住河堤。
    第六部 儿子
    第24章 331
    然而,他们只是在两人之间的那条关系裂谷上建起了一座桥而已。父子之间的问题并不是看事物的方式不同,而是关注的事物不同。
    第25章 344
    父子之间的这场谈话紧张而私密。威廉不会动摇,即使是父亲也动摇不了他。
    第26章 362
    胡佛开始玩一个*为重要的游戏,这远比改进灾民营的条件要重要得多。
    第27章 370
    白人和黑人的恐惧都在滋长。这是一种深层的恐惧,不是一种外在的东西,而是渗入到内心的东西,它在一个人的心灵深处萌生,然后弥漫到整个社群。
    第七部 权力俱乐部
    第28章 387
    已经到了处理善后事宜的时候,这座城市的精英阶层也将以此展示自己。这种展示将具有重大意义。
    第29章 394
    门罗冷酷无情,不屈服于任何东西。对付这座城市的那些对手——炸堤的那些受害者——门罗真是巴特勒的一个*妙选择。
    第30章 404
    没有一家银行、商号或政府机构对洪水受灾者们做出自愿补偿,以履行它们自己承诺过的道德义务。
    第八部 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31章 417
    对于这个**而言,他是一个英雄,再次获得了他在那次欧洲救援行动中所获得的称号——“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32章 435
    胡佛鼓励这个委员会去幻想他将帮助黑人,反过来,他想要、也需要委员会的帮助。
    第33章 446
    莫顿决心去做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切事情,来帮助赫伯特?胡佛实现这个雄心。他的帮助是可以起作用的。
    第九部 洪水退去
    第34章 459
    这项立法有许多缺陷。事实上,平民工程师们一致谴责它的工程设计,以及对使用私人土地的吝啬补偿。
    第35章 476
    1927 年密西西比河的这场大洪水,促使人们迈出了许多微小的步伐。

    附 录?大河的** 491
    注 释 497
    参考文献 565
    致谢与写作方式 587
    索 引 591
    译后记 623开*,以阻止人们朝他的船上乱跳,导致翻船。
    第23章 318
    胡佛致力于灾民营的建立,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人在奋力保住河堤。
    第六部 儿子
    第24章 331
    然而,他们只是在两人之间的那条关系裂谷上建起了一座桥而已。父子之间的问题并不是看事物的方式不同,而是关注的事物不同。
    第25章 344
    父子之间的这场谈话紧张而私密。威廉不会动摇,即使是父亲也动摇不了他。
    第26章 362
    胡佛开始玩一个*为重要的游戏,这远比改进灾民营的条件要重要得多。
    第27章 370
    白人和黑人的恐惧都在滋长。这是一种深层的恐惧,不是一种外在的东西,而是渗入到内心的东西,它在一个人的心灵深处萌生,然后弥漫到整个社群。
    第七部 权力俱乐部
    第28章 387
    已经到了处理善后事宜的时候,这座城市的精英阶层也将以此展示自己。这种展示将具有重大意义。
    第29章 394
    门罗冷酷无情,不屈服于任何东西。对付这座城市的那些对手——炸堤的那些受害者——门罗真是巴特勒的一个*妙选择。
    第30章 404
    没有一家银行、商号或政府机构对洪水受灾者们做出自愿补偿,以履行它们自己承诺过的道德义务。
    第八部 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31章 417
    对于这个**而言,他是一个英雄,再次获得了他在那次欧洲救援行动中所获得的称号——“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第32章 435
    胡佛鼓励这个委员会去幻想他将帮助黑人,反过来,他想要、也需要委员会的帮助。
    第33章 446
    莫顿决心去做自己能够做到的一切事情,来帮助赫伯特?胡佛实现这个雄心。他的帮助是可以起作用的。
    第九部 洪水退去
    第34章 459
    这项立法有许多缺陷。事实上,平民工程师们一致谴责它的工程设计,以及对使用私人土地的吝啬补偿。
    第35章 476
    1927 年密西西比河的这场大洪水,促使人们迈出了许多微小的步伐。

    附 录?大河的** 491
    注 释 497
    参考文献 565
    致谢与写作方式 587
    索 引 591
    译后记 623
  • 第三部 大河 **6章 决堤之水的咆哮淹没了所有的声音。它带着上下数英里的河流,裹挟着数英里的陆地冲决而去,它的咆哮如同一群巨兽在宣告它们的统治。几英里之外的人们在自己脚下感觉到了大堤的颤动,为自己的性命担忧。
    决堤后被洪水淹死的人数没有确切数字。红十字会列举了两个死者。《孟斐斯商业诉求报》报道说:“数千劳工正在拼命堆垛沙袋……大堤突然决口了。那么急的水流,是不可能发现被卷走者的尸体的。”《杰克逊号角—账目报》报道:“昨晚,来自格林维尔市的灾民涌入杰克逊市……他们说,没有丝毫疑问,种植园几百名黑人劳工在这场席卷了全县的洪水急流中失去了生命。”R.C.特林布是一位法官,也是一位目击者,他说几天之内不可能发现这些尸体,甚至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美联社引用负责救援的国民警卫队分队长亨利?贝的话:“估计超过100个黑人在这场洪水中被淹死。”**的官方统计结果是国民警卫队军官在决堤处发布的,他只是宣布“军方无人死亡”。
    决口很大,翻腾的巨浪与树梢齐平,撞击它们,与此同时,急流的力量又在冲凿地面。决口又变宽了,变成了一道宽约四分之三英里的水墙,高度超过了100英尺——后来它的深度估计达到了130英尺,在三角洲的土地上冲撞肆虐。几周后,工程师弗兰克?霍尔对仍然敞开的决口做了测深:“我们用了一根100英尺长的测深绳,但我们没有探到底。”水的力量在内陆1英里内冲出了一条100英尺深、半英里宽的水道。
    流量大得惊人。 曼兹兰汀的这处决口每秒有468 000立方英尺的水量灌入三角洲,这是洪水期间科罗拉多河流量的3倍、尼亚加拉大瀑布流量的2倍还多,比整个密西西比河上游的流量还多——包括后来的1993年那次洪水时期。这处决堤泄水量如此之大,10天时间它就可以用10英尺深的水覆盖将近100万英亩土地。密西西比河通过这处决口泄流长达数月。
    密西西比河本身也因这处决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决口下方,数百劳工爬上一只驳船逃命,一艘拖船拉着它朝下游驶去。两船的引擎开到了*大马力,驳船和拖船都在震颤,然而它们却被那个巨大旋涡吸向上游,朝向决口处。“我们把所有黑人都放到驳船上,断开驳船,让它漂吧。”一个人这样说。一个退休的堤坝承包商查理?吉布森已经虚弱到要坐在椅子里让人抬了,但他的建议很有价值,所以也被弄到堤上来了。此刻正在船上的他喝令:“我们不能断开驳船。谁敢那样做,我就对谁开*。要死,我们一起死。” 他们靠着调整角度,驶向阿肯色州那边的岸,才逃过了这一劫。这天晚些时候在阿肯色河一个小得多的决口处,密西西比河委员会的一艘汽船“鹈鹕”号,就没有这样幸运了。在数千劳工和灾民的注视之下,急流将“鹈鹕”号吸向决口处。船长*望地想让船停下来,于是让船首撞向河堤。河堤垮了,“鹈鹕”号翻了,被冲入决口,连连翻滚。此时,发生了这次洪水中*为英勇的举动之一:一个名叫山姆?塔克的黑人,独自跳入一条小船中——没有人加入,独自朝决口处划去。急流冲得他的船腾空,把他甩到湍流之中。他没有死,跟着那艘汽船,在内陆1英里远的地方从水中捞出了2人。这3人活了下来,其他19人都淹死了。与曼兹兰汀相比,这处决口泄出的水量算少第三部 大河 **6章 决堤之水的咆哮淹没了所有的声音。它带着上下数英里的河流,裹挟着数英里的陆地冲决而去,它的咆哮如同一群巨兽在宣告它们的统治。几英里之外的人们在自己脚下感觉到了大堤的颤动,为自己的性命担忧。
    决堤后被洪水淹死的人数没有确切数字。红十字会列举了两个死者。《孟斐斯商业诉求报》报道说:“数千劳工正在拼命堆垛沙袋……大堤突然决口了。那么急的水流,是不可能发现被卷走者的尸体的。”《杰克逊号角—账目报》报道:“昨晚,来自格林维尔市的灾民涌入杰克逊市……他们说,没有丝毫疑问,种植园几百名黑人劳工在这场席卷了全县的洪水急流中失去了生命。”R.C.特林布是一位法官,也是一位目击者,他说几天之内不可能发现这些尸体,甚至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美联社引用负责救援的国民警卫队分队长亨利?贝的话:“估计超过100个黑人在这场洪水中被淹死。”**的官方统计结果是国民警卫队军官在决堤处发布的,他只是宣布“军方无人死亡”。
    决口很大,翻腾的巨浪与树梢齐平,撞击它们,与此同时,急流的力量又在冲凿地面。决口又变宽了,变成了一道宽约四分之三英里的水墙,高度超过了100英尺——后来它的深度估计达到了130英尺,在三角洲的土地上冲撞肆虐。几周后,工程师弗兰克?霍尔对仍然敞开的决口做了测深:“我们用了一根100英尺长的测深绳,但我们没有探到底。”水的力量在内陆1英里内冲出了一条100英尺深、半英里宽的水道。
    流量大得惊人。 曼兹兰汀的这处决口每秒有468 000立方英尺的水量灌入三角洲,这是洪水期间科罗拉多河流量的3倍、尼亚加拉大瀑布流量的2倍还多,比整个密西西比河上游的流量还多——包括后来的1993年那次洪水时期。这处决堤泄水量如此之大,10天时间它就可以用10英尺深的水覆盖将近100万英亩土地。密西西比河通过这处决口泄流长达数月。
    密西西比河本身也因这处决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决口下方,数百劳工爬上一只驳船逃命,一艘拖船拉着它朝下游驶去。两船的引擎开到了*大马力,驳船和拖船都在震颤,然而它们却被那个巨大旋涡吸向上游,朝向决口处。“我们把所有黑人都放到驳船上,断开驳船,让它漂吧。”一个人这样说。一个退休的堤坝承包商查理?吉布森已经虚弱到要坐在椅子里让人抬了,但他的建议很有价值,所以也被弄到堤上来了。此刻正在船上的他喝令:“我们不能断开驳船。谁敢那样做,我就对谁开*。要死,我们一起死。” 他们靠着调整角度,驶向阿肯色州那边的岸,才逃过了这一劫。这天晚些时候在阿肯色河一个小得多的决口处,密西西比河委员会的一艘汽船“鹈鹕”号,就没有这样幸运了。在数千劳工和灾民的注视之下,急流将“鹈鹕”号吸向决口处。船长*望地想让船停下来,于是让船首撞向河堤。河堤垮了,“鹈鹕”号翻了,被冲入决口,连连翻滚。此时,发生了这次洪水中*为英勇的举动之一:一个名叫山姆?塔克的黑人,独自跳入一条小船中——没有人加入,独自朝决口处划去。急流冲得他的船腾空,把他甩到湍流之中。他没有死,跟着那艘汽船,在内陆1英里远的地方从水中捞出了2人。这3人活了下来,其他19人都淹死了。与曼兹兰汀相比,这处决口泄出的水量算少第三部 大河 **6章 决堤之水的咆哮淹没了所有的声音。它带着上下数英里的河流,裹挟着数英里的陆地冲决而去,它的咆哮如同一群巨兽在宣告它们的统治。几英里之外的人们在自己脚下感觉到了大堤的颤动,为自己的性命担忧。
    决堤后被洪水淹死的人数没有确切数字。红十字会列举了两个死者。《孟斐斯商业诉求报》报道说:“数千劳工正在拼命堆垛沙袋……大堤突然决口了。那么急的水流,是不可能发现被卷走者的尸体的。”《杰克逊号角—账目报》报道:“昨晚,来自格林维尔市的灾民涌入杰克逊市……他们说,没有丝毫疑问,种植园几百名黑人劳工在这场席卷了全县的洪水急流中失去了生命。”R.C.特林布是一位法官,也是一位目击者,他说几天之内不可能发现这些尸体,甚至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了。美联社引用负责救援的国民警卫队分队长亨利?贝的话:“估计超过100个黑人在这场洪水中被淹死。”**的官方统计结果是国民警卫队军官在决堤处发布的,他只是宣布“军方无人死亡”。
    决口很大,翻腾的巨浪与树梢齐平,撞击它们,与此同时,急流的力量又在冲凿地面。决口又变宽了,变成了一道宽约四分之三英里的水墙,高度超过了100英尺——后来它的深度估计达到了130英尺,在三角洲的土地上冲撞肆虐。几周后,工程师弗兰克?霍尔对仍然敞开的决口做了测深:“我们用了一根100英尺长的测深绳,但我们没有探到底。”水的力量在内陆1英里内冲出了一条100英尺深、半英里宽的水道。
    流量大得惊人。 曼兹兰汀的这处决口每秒有468 000立方英尺的水量灌入三角洲,这是洪水期间科罗拉多河流量的3倍、尼亚加拉大瀑布流量的2倍还多,比整个密西西比河上游的流量还多——包括后来的1993年那次洪水时期。这处决堤泄水量如此之大,10天时间它就可以用10英尺深的水覆盖将近100万英亩土地。密西西比河通过这处决口泄流长达数月。
    密西西比河本身也因这处决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决口下方,数百劳工爬上一只驳船逃命,一艘拖船拉着它朝下游驶去。两船的引擎开到了*大马力,驳船和拖船都在震颤,然而它们却被那个巨大旋涡吸向上游,朝向决口处。“我们把所有黑人都放到驳船上,断开驳船,让它漂吧。”一个人这样说。一个退休的堤坝承包商查理?吉布森已经虚弱到要坐在椅子里让人抬了,但他的建议很有价值,所以也被弄到堤上来了。此刻正在船上的他喝令:“我们不能断开驳船。谁敢那样做,我就对谁开*。要死,我们一起死。” 他们靠着调整角度,驶向阿肯色州那边的岸,才逃过了这一劫。这天晚些时候在阿肯色河一个小得多的决口处,密西西比河委员会的一艘汽船“鹈鹕”号,就没有这样幸运了。在数千劳工和灾民的注视之下,急流将“鹈鹕”号吸向决口处。船长*望地想让船停下来,于是让船首撞向河堤。河堤垮了,“鹈鹕”号翻了,被冲入决口,连连翻滚。此时,发生了这次洪水中*为英勇的举动之一:一个名叫山姆?塔克的黑人,独自跳入一条小船中——没有人加入,独自朝决口处划去。急流冲得他的船腾空,把他甩到湍流之中。他没有死,跟着那艘汽船,在内陆1英里远的地方从水中捞出了2人。这3人活了下来,其他19人都淹死了。与曼兹兰汀相比,这处决口泄出的水量算少了,但《孟斐斯商业诉求报》仍然形容为:“[这艘汽船]如同从尼亚加拉大瀑布上跌落下去。” 与此同时,从曼兹兰汀决口涌出的洪水正咆哮于大地。E.M.巴里回忆:“水看起来在跳跃,股股急流高达30英尺。决口的正前方是老摩尔种植园的房子、一个很大的骡棚和两棵巨大的参天老树。我们[几个小时后]回到那里,一切都不存在了。” 从曼兹兰汀深入内陆3英里,洪水冲刷着陆地——**这里仍然有一个又大又深的湖留了下来,即使是巨大的水山铺平下来,扩散开来,也仍然保持着可怕的力量。它拔起树木,把数千佃户的薄板小屋击成碎片,把房屋和谷仓冲垮或推倒,然后席卷而去。
    黑人妇女科拉?沃克住在决口以南数英里处,她的房屋就在大堤基部旁边。“一架飞机一直飞来飞去,飞得真低,来来回回……喊着告诉我们*好是到河堤上去。一位女士朝河堤来了,头上顶着一捆衣服,腰间系着的绳子上拴着一头牛。”突然,水就来了,朝南边冲去。“她和那头牛都淹死了……当我们上到堤顶后,转过身来,看见我们的房子已经被冲翻了。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家园在毁灭,听到我们的东西在跌落,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又有一座房屋漂过去了。水堆了起来,浪头很高,实在很高。如果浪头击中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摔落下来。每当大浪冲过来时,河堤就会摇晃,好像你坐在摇椅里一样。” *靠近内陆几英里的地方,有一个种植园主站在他的游廊上,沿地平线望去:“洪水涌来,就像是一堵褐色之墙,有7英尺高,声音如同大风咆哮。” 距离决口25英里远的利兰,D.S.弗拉纳根夫人看着洪水涌来,“浪头有五六英尺那么深,旋转起伏。我见过那么多的洪水,从来没见过这样涌来的,看起来实在危险。有一个黑人站在老榨油厂下方的铁路上,当洪水击中铁轨时,把铁轨下面的一切都卷走,黑人也被卷在其中。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这个人。” 洪水本身不停翻滚,把树木、骡子、房顶、狗、牛和尸体都冲起来,翻滚而去。水是肮脏的泥浆,正在搅拌,喷出褐色的泡沫。萨姆?哈金斯回忆:“当河堤决口时,河水带着嘶嘶声飞快而来,你可以看到它来,看到它的大浪涌来。它来得那么快,你马上就兴奋了,因为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做任何事,什么都做不了,唯有赶快在天花板上砸个洞钻出去——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它上涨得**快,人们根本没有机会去拿东西……人和狗还有一切活物都站在屋顶。你可以看到牛和猪正努力逃到人们能够救它们的地方……牛吼叫着在游动……那些农舍有许多没有天花板,根本就站不住人。” 纽曼?博尔斯说,水的力量那样猛,以至于一棵大树背水处的地面竟是干的——激流从它两侧急驰而过,背水处那片地方一时还没来得及打湿。一头牛和它的牛犊站在那里低吼,声音悲哀。后来,急流变缓,水又灌入这个地方,这两头牛淹死了。淹死的不止这两头,在一片汪洋归于寂静后,几百具动物的尸体浮在水面。
    那些知道此河力量的人逃离房屋,把门窗敞开,让水流过去以减少阻力。门窗关严,就使得房屋承受激流的全部力量。在温特尔维尔,几家人躲在一个看似坚固的房屋中,激流围着它打旋,在它下面冲出了一个25英尺深的洞,它坍塌了。美联社报道说:“23个白人女性和儿童,孤立无援,待在一所房屋里……在这场密西西比河洪水中淹了,但《孟斐斯商业诉求报》仍然形容为:“[这艘汽船]如同从尼亚加拉大瀑布上跌落下去。” 与此同时,从曼兹兰汀决口涌出的洪水正咆哮于大地。E.M.巴里回忆:“水看起来在跳跃,股股急流高达30英尺。决口的正前方是老摩尔种植园的房子、一个很大的骡棚和两棵巨大的参天老树。我们[几个小时后]回到那里,一切都不存在了。” 从曼兹兰汀深入内陆3英里,洪水冲刷着陆地——**这里仍然有一个又大又深的湖留了下来,即使是巨大的水山铺平下来,扩散开来,也仍然保持着可怕的力量。它拔起树木,把数千佃户的薄板小屋击成碎片,把房屋和谷仓冲垮或推倒,然后席卷而去。
    黑人妇女科拉?沃克住在决口以南数英里处,她的房屋就在大堤基部旁边。“一架飞机一直飞来飞去,飞得真低,来来回回……喊着告诉我们*好是到河堤上去。一位女士朝河堤来了,头上顶着一捆衣服,腰间系着的绳子上拴着一头牛。”突然,水就来了,朝南边冲去。“她和那头牛都淹死了……当我们上到堤顶后,转过身来,看见我们的房子已经被冲翻了。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家园在毁灭,听到我们的东西在跌落,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又有一座房屋漂过去了。水堆了起来,浪头很高,实在很高。如果浪头击中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摔落下来。每当大浪冲过来时,河堤就会摇晃,好像你坐在摇椅里一样。” *靠近内陆几英里的地方,有一个种植园主站在他的游廊上,沿地平线望去:“洪水涌来,就像是一堵褐色之墙,有7英尺高,声音如同大风咆哮。” 距离决口25英里远的利兰,D.S.弗拉纳根夫人看着洪水涌来,“浪头有五六英尺那么深,旋转起伏。我见过那么多的洪水,从来没见过这样涌来的,看起来实在危险。有一个黑人站在老榨油厂下方的铁路上,当洪水击中铁轨时,把铁轨下面的一切都卷走,黑人也被卷在其中。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这个人。” 洪水本身不停翻滚,把树木、骡子、房顶、狗、牛和尸体都冲起来,翻滚而去。水是肮脏的泥浆,正在搅拌,喷出褐色的泡沫。萨姆?哈金斯回忆:“当河堤决口时,河水带着嘶嘶声飞快而来,你可以看到它来,看到它的大浪涌来。它来得那么快,你马上就兴奋了,因为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做任何事,什么都做不了,唯有赶快在天花板上砸个洞钻出去——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它上涨得**快,人们根本没有机会去拿东西……人和狗还有一切活物都站在屋顶。你可以看到牛和猪正努力逃到人们能够救它们的地方……牛吼叫着在游动……那些农舍有许多没有天花板,根本就站不住人。” 纽曼?博尔斯说,水的力量那样猛,以至于一棵大树背水处的地面竟是干的——激流从它两侧急驰而过,背水处那片地方一时还没来得及打湿。一头牛和它的牛犊站在那里低吼,声音悲哀。后来,急流变缓,水又灌入这个地方,这两头牛淹死了。淹死的不止这两头,在一片汪洋归于寂静后,几百具动物的尸体浮在水面。
    那些知道此河力量的人逃离房屋,把门窗敞开,让水流过去以减少阻力。门窗关严,就使得房屋承受激流的全部力量。在温特尔维尔,几家人躲在一个看似坚固的房屋中,激流围着它打旋,在它下面冲出了一个25英尺深的洞,它坍塌了。美联社报道说:“23个白人女性和儿童,孤立无援,待在一所房屋里……在这场密西西比河洪水中淹了,但《孟斐斯商业诉求报》仍然形容为:“[这艘汽船]如同从尼亚加拉大瀑布上跌落下去。” 与此同时,从曼兹兰汀决口涌出的洪水正咆哮于大地。E.M.巴里回忆:“水看起来在跳跃,股股急流高达30英尺。决口的正前方是老摩尔种植园的房子、一个很大的骡棚和两棵巨大的参天老树。我们[几个小时后]回到那里,一切都不存在了。” 从曼兹兰汀深入内陆3英里,洪水冲刷着陆地——**这里仍然有一个又大又深的湖留了下来,即使是巨大的水山铺平下来,扩散开来,也仍然保持着可怕的力量。它拔起树木,把数千佃户的薄板小屋击成碎片,把房屋和谷仓冲垮或推倒,然后席卷而去。
    黑人妇女科拉?沃克住在决口以南数英里处,她的房屋就在大堤基部旁边。“一架飞机一直飞来飞去,飞得真低,来来回回……喊着告诉我们*好是到河堤上去。一位女士朝河堤来了,头上顶着一捆衣服,腰间系着的绳子上拴着一头牛。”突然,水就来了,朝南边冲去。“她和那头牛都淹死了……当我们上到堤顶后,转过身来,看见我们的房子已经被冲翻了。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家园在毁灭,听到我们的东西在跌落,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又有一座房屋漂过去了。水堆了起来,浪头很高,实在很高。如果浪头击中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摔落下来。每当大浪冲过来时,河堤就会摇晃,好像你坐在摇椅里一样。” *靠近内陆几英里的地方,有一个种植园主站在他的游廊上,沿地平线望去:“洪水涌来,就像是一堵褐色之墙,有7英尺高,声音如同大风咆哮。” 距离决口25英里远的利兰,D.S.弗拉纳根夫人看着洪水涌来,“浪头有五六英尺那么深,旋转起伏。我见过那么多的洪水,从来没见过这样涌来的,看起来实在危险。有一个黑人站在老榨油厂下方的铁路上,当洪水击中铁轨时,把铁轨下面的一切都卷走,黑人也被卷在其中。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这个人。” 洪水本身不停翻滚,把树木、骡子、房顶、狗、牛和尸体都冲起来,翻滚而去。水是肮脏的泥浆,正在搅拌,喷出褐色的泡沫。萨姆?哈金斯回忆:“当河堤决口时,河水带着嘶嘶声飞快而来,你可以看到它来,看到它的大浪涌来。它来得那么快,你马上就兴奋了,因为你根本没有时间去做任何事,什么都做不了,唯有赶快在天花板上砸个洞钻出去——如果你能做到的话……它上涨得**快,人们根本没有机会去拿东西……人和狗还有一切活物都站在屋顶。你可以看到牛和猪正努力逃到人们能够救它们的地方……牛吼叫着在游动……那些农舍有许多没有天花板,根本就站不住人。” 纽曼?博尔斯说,水的力量那样猛,以至于一棵大树背水处的地面竟是干的——激流从它两侧急驰而过,背水处那片地方一时还没来得及打湿。一头牛和它的牛犊站在那里低吼,声音悲哀。后来,急流变缓,水又灌入这个地方,这两头牛淹死了。淹死的不止这两头,在一片汪洋归于寂静后,几百具动物的尸体浮在水面。
    那些知道此河力量的人逃离房屋,把门窗敞开,让水流过去以减少阻力。门窗关严,就使得房屋承受激流的全部力量。在温特尔维尔,几家人躲在一个看似坚固的房屋中,激流围着它打旋,在它下面冲出了一个25英尺深的洞,它坍塌了。美联社报道说:“23个白人女性和儿童,孤立无援,待在一所房屋里……在这场密西西比河洪水中淹死了,[贝圭英?]艾伦**公开发布的一份报告这样说……艾伦少校发布了对此地到维克斯堡之间将近100英里内的……所有居民的紧急警告:‘正在朝南推进的水墙**危险,人们必须迅速到河堤上去,否则就会被淹死。’”位于格林维尔市的“伊利诺伊中央”铁路公司的负责人,已经把几十节棚车分派到三角洲各条支线,用于紧急安置。在格林维尔市之外,弗雷德?钱尼得到了决堤之水进展情况的电话报告,搬到了一节棚车里。“9点钟,我们听到了我们棚车避难所北边1英里的树林中,传来沙沙的水声。这声音与那种正在到来的暴风打头的阵风声音颇为相似。随着这声音越来越响,我浑身颤抖,想到它意味着什么,我不死了,[贝圭英?]艾伦**公开发布的一份报告这样说……艾伦少校发布了对此地到维克斯堡之间将近100英里内的……所有居民的紧急警告:‘正在朝南推进的水墙**危险,人们必须迅速到河堤上去,否则就会被淹死。’”位于格林维尔市的“伊利诺伊中央”铁路公司的负责人,已经把几十节棚车分派到三角洲各条支线,用于紧急安置。在格林维尔市之外,弗雷德?钱尼得到了决堤之水进展情况的电话报告,搬到了一节棚车里。“9点钟,我们听到了我们棚车避难所北边1英里的树林中,传来沙沙的水声。这声音与那种正在到来的暴风打头的阵风声音颇为相似。随着这声音越来越响,我浑身颤抖,想到它意味着什么,我不死了,[贝圭英?]艾伦**公开发布的一份报告这样说……艾伦少校发布了对此地到维克斯堡之间将近100英里内的……所有居民的紧急警告:‘正在朝南推进的水墙**危险,人们必须迅速到河堤上去,否则就会被淹死。’”位于格林维尔市的“伊利诺伊中央”铁路公司的负责人,已经把几十节棚车分派到三角洲各条支线,用于紧急安置。在格林维尔市之外,弗雷德?钱尼得到了决堤之水进展情况的电话报告,搬到了一节棚车里。“9点钟,我们听到了我们棚车避难所北边1英里的树林中,传来沙沙的水声。这声音与那种正在到来的暴风打头的阵风声音颇为相似。随着这声音越来越响,我浑身颤抖,想到它意味着什么,我不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