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法国

我们都是奥黛特(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信
  • ISBN:9787508677811
  • 作者:(法)埃里克-埃马纽埃尔·施米特|译者:徐晓雁
  • 页数:218
  • 出版日期:2019-01-01
  • 印刷日期:2019-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12千字
  • ★ 从年轻到年老,她追寻的只有一件事,不过是爱而已。 金钱与爱情的抉择、面临衰老的恐惧、叙述不尽的母爱……她们的故事,就是我们所经历的人生。 ★ 被阅读*多的当代法语作家:埃里克-埃马纽埃尔?施米特 曾获龚古尔文学奖、法兰西学院戏剧大奖、三项莫里哀戏剧大奖,他的作品***150万册,被翻译为40多种语言,与《小王子》《**》一同被列入法国“改变一生的书籍”书单。 ★ 媲美欧亨利,“宛若莫泊桑重现”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结局,富含哲思笔法精妙的故事,犹如一个个精致的法式甜点。
  • 一个喜欢啃书本却在做售货员的平凡女人,以热情感染了颓丧的畅销书作家; 一位已患阿兹海默的老妇人,却始终幻想自己还是年轻时的模样; 一名曾嫁入豪门的拜金女,在旅途中遇见往日的画家情人,追慕自己的过去与成长; 一群身陷囹圄的母亲,用冒死保留的铅笔和纸,留给孩子传世的智慧 …… 她们的故事,就是我们的人生。
  • 埃里克-埃马纽埃尔?施米特,1960年出生于里昂,巴黎高师哲学博士,剧作家、小说家、导演。他钟爱“百科全书式的人物”狄德罗,活跃于文坛和戏剧界。他擅于讲述爱与救赎的故事,追问生命、宗教与人性的本真意义,笔下作品对生活的温情、平凡与酸楚有独到理解。 短篇小说集《纪念天使协奏曲》(Concerto à la mémoire d'un ange)曾获2010年龚古尔文学奖,戏剧《来访者》(Le Visiteur)曾斩获三项莫里哀戏剧大奖。所创作的“看不见的循环”(“Le Cycle de l’Invisible”)系列,包含五部关于童年和灵性的小说,蜚声海内外。他的作品被翻译为40多种语言;他的戏剧在世界上50多个国家上演。热爱音乐的他还将歌剧《费加罗婚礼》和《唐璜》翻译为法语。
  • 婉达·温尼伯
    这是个美丽的雨天
    偷偷潜入的女人
    假画
    没理由不幸福
    赤脚公主
    我们都是奥黛特
    世界上*美丽的书

    后记
  • 应该说有两个艾梅 · 法瓦尔,分手前的艾梅和分手后的艾梅。
    当乔治告诉她要离开她的时候,艾梅花了好几分钟来确定这不是一场噩梦或是一个玩笑。真的是他在说话吗?他真的是在对她说话吗?一旦确认现实给了她这样无情的一棍子,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做出判断花了*长的时间:她的心脏停止跳动,她的血液停止流动,一股大理石般冰冷的沉默把她的喉咙封冻,她僵硬得甚至连眼睛也不会眨了……但乔治还在说给她听:“你知道,亲爱的,我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万事都有个结束。”他还在向她展示他衬衫腋窝处生出的汗渍,让她闻到这令人战栗的气味:男人的味道,带着肥皂和薰衣草香味内衣散发的味道……她有些意外,几乎有些失望地发现自己还活着。
    乔治温柔、殷勤、真诚,一直在重复那几句充满矛盾的话:声明他要离开,但又想解释这并没有那么严重。
    “我们在一起曾经很幸福,我*大的幸福,是你给我的,我肯定我死的时候会想着你。然而我是一家之主,如果我是这样一个男人:躲避责任,无视承诺,对妻子、孩子、家庭、孙儿,只是手指打个响的男人,你还会爱我吗?” 她很想大声喊叫:“是,我会爱你这个样子,这甚至是我**天就想从你那里得到的东西。”然而就像她一直的习惯,她没有说一句话,别伤害他,尤其不要伤害他,乔治的幸福在艾梅看来比自己的幸福*重要。她就是这样忘我,爱了他二十五年。
    乔治继续说:“我老婆一直希望我们去法国南方安度我们的晚年,因为两个月后我就要退休了,我们在戛纳买了一幢别墅,今年夏天我们就要搬过去。” 比起离开这件事,“安度我们的晚年”这个表述*让艾梅震惊。因为对他的情妇,他一直把自己的家庭描绘成一座监狱。她从“安度我们的晚年”这个词语上发现,乔治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她无法闯入的世界,继续感受着他是妻子的丈夫和孩子们的父亲。
    “我们的晚年”!艾梅仅仅是一个插曲。“我们的晚年”! 如果说他曾经在她耳边说过些爱情誓言,如果说他的身体不断需要她,那她只不过是他的一场艳遇。“我们的晚年!”*后是另一个女人(那个对手,那个受到威胁、被鄙视的女人)赢了!只是她知道这一切吗?她有没有意识到同她丈夫一起搬到戛纳,就是在她身后留下一个被击垮的软弱无力的女人,一个二十五年来一直希望取代她位置的女人,一个几分钟前还在这么希望的女人? “回答我,亲爱的,说点什么呀……” 她睁大眼睛瞪着他。什么?他居然跪了下来?他搓揉我的手?他又想干什么?他肯定马上要哭了……他总是哭在我前面……这很讨厌,我永远都不能让他怜惜我,因为是我得先去安慰他。很实用,这样,当他有需要时,他表现得像个男人,当对他有好处时,他又可以表现得像个女人。
    她盯着这个匍匐在她脚下的六十来岁的老男人,突然感觉他是**陌生的。如果不是她头脑中的理性部分告诉她这个是乔治,是她迷恋了二十五年的男人,她会站起来大声说:“你是谁?你到我家里来干什么?谁允许你碰我的?” 就是在这一刻(她感觉他变了的那一刻),她也变了。看着她脚下这个染过头发,唉声叹气,口水沾到她膝盖和双手的恶俗家伙,艾梅·法瓦尔蜕变成另一个艾梅·法瓦尔,也就是后来那个不再相信爱情的艾梅。
    随后的几个月中,在新的艾梅和原来的艾梅之间当然还有一些来来**(在一次轻微的**倾向后,有**晚上她又和他睡了一觉)。然而到了八月份,他搬家以后,新的艾梅终于控制了原来的艾梅。而且*狠——她杀了原来的艾梅。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