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诗歌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译林
  • ISBN:9787544771542
  • 作者:(巴西)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译者:胡续冬
  • 页数:157
  • 出版日期:2018-11-01
  • 印刷日期:2018-11-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为“巴西***诗人”安德拉德的诗歌精选集,中文世界**译介。
    安德拉德是巴西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承先启后,开创了一代诗风。风格充满俚语活力和文字游戏快感的反讽式抒情,并对巴西本土现实语境持有批判态度,融入了通过反思二战而获得对人类现代文明的诸多复杂感受。他是那代巴西文坛,*具革命精神的人物。1980年末,他的头像出现在巴西的50元纸币上,成为国民*为爱戴的“公众诗人”。
    2016年8月6日,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巴西影坛一姐费尔南达?蒙特内格罗和英国影后朱迪?丹奇联袂朗读了安德拉德*负盛名的诗篇——《花与恶心》。
  • 《花与恶心:安德拉德诗选》收入了三部重要诗集(《一些诗》《自然之爱》《人民的玫瑰》)中的诗歌作品。他解放了诗歌语言,大胆采用平民化的口语来书写日常生活,甚至糅入市井俚语,以冷峻幽默的同情心,提升了巴西日常生活的抒情表现力。
  • 卡洛斯?德鲁蒙德?德?安德拉德(Carlos Drummond de Andrade) 巴西现代诗人、小说家。因诗歌触角常常伸向社会的黑暗和小人物,因此赢得了“公众诗人”的称号,是巴西最受民众敬爱的诗人,曾获得过多种重要的国际诗歌奖。 生于米纳斯吉拉斯州的伊塔比拉。1925年,在贝洛奥里藏特创办期刊《杂志》,它后来成为这个州现代主义诗歌运动的喉舌。当过新闻记者、教育部部长。1930年,第一部诗集《一些诗》出版,其现代主义诗歌创作达到成熟阶段。 卡洛斯?德鲁蒙德承先启后,开创了一代诗风。他的诗作颇具反讽性,语言简洁流畅折射出人类生存的经验。诗歌以日常生活为题材,探索个人心灵的孤寂和相互之间的隔膜,充满嘲讽和幽默,有时流露悲观、遁世和怀疑情绪,带有创伤性的、戏剧化的诗歌自传的印记;风格质朴,摒弃惯用的旖旎修辞,采用平民化的口语,甚至揉入市井俚语,以现代主义手法大胆反叛传统诗歌修辞方式,在20世纪巴西乃至整个葡萄牙语文学界具有深远影响。从1947年出版的《新诗集》开始,作品显示出哲理倾向,带着伦理深度和政治深度的不安涌现,这种不安是后期诗歌最显著的特征之一。 著有诗集《心灵的沼泽》《世界的感情》《诗集》《人民的玫瑰》《直到现在的诗歌》《明晰的谜》《露天里的农夫》《在野外过的生活》《事件的教训》等。此外,他还是短篇小说集《米纳斯的忏悔》《在岛上散步》和诗歌散文合集《何塞及其他》等作品的作者。
  • 一个筋斗(艾乌卡纳昂?费拉斯)

    一些诗

    七面诗
    童年
    天堂与地狱的婚姻
    我也曾是巴西人
    建筑
    爱的调调
    欧罗巴、法兰西和巴伊亚
    魔法灯笼
    不一样的街道
    潟湖
    鳏夫谣
    圣诞节做些什么
    文学政治
    伤感诗
    在路中间
    教堂
    偶成之诗
    苏醒
    政治
    报馆之诗
    Sweet Home
    社交记录
    无穷的心

    沼泽派对
    自由广场花园
    无名小城
    逃逸
    哨声指令
    反向圣诞老人
    对舞
    家庭
    幸存者
    姑娘和士兵
    保加利亚轶事
    音乐
    零配额
    爱的启蒙
    穿越之爱小谣曲
    米纳斯舞厅
    我想要结个婚
    给埃米利奥?毛拉的墓志铭
    社会
    锡安王挽歌
    午睡
    1930年10月
    辩解
    朝圣
    净化之诗

    自然之爱

    是花儿还是屁股
    法语/法兰西舌头
    女人裸身在房子里走动
    在你屁股的大理石上

    人民的玫瑰

    花与恶心
  • 花与恶心 被我的阶级和衣着所囚禁, 我一身白色走在灰白的街道上。
    忧郁症和商品窥视着我。
    我是否该继续走下去直到觉得恶心? 我能不能赤手空拳地反抗? 钟楼上的时钟里肮脏的眼睛: 不,全然公正的时间并未到来。
    时间依然是粪便、烂诗、癫狂和拖延。
    可怜的时间,可怜的诗人 困在了同样的僵局里。
    我徒劳地试图对自己解释,墙壁是聋的。
    在词语的皮肤下,有着暗号和代码。
    太阳抚慰着病人,却没有让他们康复。
    事物。那些不引人注目的事物是多么悲伤。
    沿着城市呕吐出这种厌倦。
    四十年了,没有任何问题 被解决,甚至没有被排上日程。
    没有写过也没有收到任何一封信。
    所有人都回到家里。
    他们不怎么自由,但可以拿起报纸 拼读出世界,他们知道自己失去了它。
    大地上的罪行,怎么可以原谅? 我参与了其中的很多,另一些我躲在一旁围观。
    有些我认为很美,让它们得以出版。
    柔和的罪行助人活命。
    错误像每日的口粮,分发到家中。
    烘焙着邪恶的狠心面包师。
    运送着邪恶的狠心牛奶贩。
    把这一切都点上火吧,包括我, 交给1918年的一个被称为无政府主义者的男孩。
    然而,我的仇恨是我身上*好的东西。
    凭借它我得以自救 还能留有一点微弱的希望。
    一朵花当街绽放! 它们从远处经过,有轨电车,公共汽车,钢铁的车河。
    一朵花,尽管还有些黯淡, 在躲避警察,穿透沥青。
    请你们安静下来,停下手里的生意, 我确信一朵花正当街绽放。
    它的颜色毫不起眼。
    它的花瓣还未张开。
    它的名字书中没有记载。
    它很丑。但它千真万确是一朵花。
    下午五点钟,我坐在一国之都的地面上 缓慢地把手伸向这尚未明朗的形状。
    在山的那边,浓密的云团在膨胀。
    一个个小白点在海上晃动,受惊的鸡群。
    它很丑。但它是一朵花。它捅破了沥青、厌倦、恶心和仇恨。
    社交记录 诗人到达火车站。
    诗人下车。
    诗人坐上汽车。
    诗人去酒店。
    他在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 总有一大片嘘声 一直尾随。
    小旗 展翅飞舞。
    乐队。鞭*。
    演讲。戴草帽的人群。
    忙着对焦的照相机。
    各种车各种房子。
    棒极了…… 诗人好忧伤。
    在公园里的一棵树上 (比现在的公园*好) 一棵肥大的树,被 五颜六色的告示所囚禁, 一棵平凡的树,一棵没人看得见的树上 一只知了在歌唱。
    一只谁也听不见的知了 唱着一首无人喝彩的颂歌。
    在该死的太阳底下,唱着。
    诗人走进电梯 诗人上楼 诗人关上房间的门。
    诗人好忧伤。
    在路中间 在路中间有块石头 有块石头在路中间 有块石头 在路中间有块石头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件事 在我视网膜的脆弱的一生中 我永远也忘不了在路中间 有块石头 有块石头在路中间 在路中间有块石头 沼泽派对 *望的蛤蟆群不停地 呱呱,呱呱,呱呱。
    沼泽震动得比桑巴鼓 还要噼啪。蛤蟆们在爆发。
    肥大的月亮升起来 照得沼泽一片白花花。
    *望蛤蟆们的合唱声 一直在往月亮上爬。
    整个米纳斯州的蛤蟆 都在卑微的沼泽里呱呱。
    沼泽派对就在**呀! 锡安王挽歌 可怜的锡安王,他因为没有一个 威猛的儿子而伤心致死。
    可怜的曼谷王,在牛津念过书, 小个子,俊秀,爱打扮, 他特意为了震撼我们而死。
    他想要的儿子,亚洲没有, 他想要儿子的愿望比亚洲还要大。
    可怜的锡安王,卡蒙斯没有讴歌过他。
    他爱上了三个女人,而不是一万个, 但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给他生过威猛的儿子。
    从他的皇族血脉里诞生了一个小小的暹罗女孩。
    一看见这个女孩,国王就像个欧洲人一样倒了 下去, 身患重病,喝了可怕的毒药,死了。
    他的心脏突然暗下去, 身体一团松软。
    后来,人们在一团壮丽的篝火中焚烧了他松软的躯体和黑色的心脏 锡安王的灵魂在沟渠之间远去 可怜的小锡安王。
    偶成之诗 没有任何念想的星期天 没有任何麻烦的生活 世界突然停止运转 男人们沉默不语 没有尽头也没有起始的星期天。
    写这首诗的手 **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但有可能即使它知道 也毫不在意。
    不一样的街道 我住的那条街正在砍树 铺路 盖房子。
    一觉醒来我住的那条街变了样。
    邻居们不能适应。
    他们不知道 生活必须承受这些粗暴的需求。
    只有我女儿喜欢新的景象 她痴迷于那些脚手架、 气焊的火焰 和模具里凝结的水泥。
    政治 给马里奥?卡萨桑塔 他无依无靠,居家度日。
    政界大佬闯进来的时候 他的朋友们都弃他而去。
    官方报纸嘲笑他的诗 他知道那些诗很棒。
    他感到他的荣耀在退去 而他那些支持当权政客的对手们 正大行其道。
    他变得每天都要 喝个烂醉。
    对诗毫不在意。
    既然他已没有徒弟。
    既然其他诗人都成为模仿对象。
    有一次穷得 没钱买酒了,他走出来 在黑暗的街巷里胡乱游荡。
    他在桥上停了下来,河水流得迟缓, 那条河对他不怎么在意 但居然叫他 去参加神秘的狂欢。
    他很想纵身一跳 (只是想而已)。
    然后他回到家 自由自在,无从追逐 **自由,**的 自由自由自由,既不是一头牲畜 也不是一件物品。
    Sweet Home 给里贝罗?库托 灯罩庇护着柔光。
    你温暖的手臂抱着我。
    我的烟斗上云雾缭绕。
    在这张有着英式幽默感的小沙发上我感觉不错。
    报纸讲述着故事和谎言…… 尽管生活*终是一部粗暴的罗曼史 我们活在报刊文章中对此一无所知。
    但我们有无穷无尽的茶,以及烤吐司, 我的布尔乔亚开心茶。
    我的小沙发上的快意! 报纸里的甜蜜! 哈欠里的小欢愉! 诗 我花了一个小时琢磨一首诗 我不想把它写出来。
    尽管如此,它依然在我体内 活蹦乱跳,躁动不安。
    它依然在我体内 不愿出来。
    但这种时候的诗歌 往往会淹没我全部的生活。
    对舞 若昂爱上了***,***爱上了莱蒙多, 莱蒙多爱上了玛丽亚,玛丽亚爱上了若阿金,若阿金爱上了莉莉, 莉莉谁也没爱上。
    若昂去了美国,***进了修道院, 莱蒙多死于一场灾祸,玛丽亚和姨妈住在一起, 若阿金自杀,莉莉嫁给了J.平托?费尔南德斯, 后者从未出现在之前的剧情里。
    保加利亚轶事 从前有个热爱博物学的沙皇 他经常捕猎活人。
    当人们告诉他,蝴蝶和燕子也可以被捕获, 他无比震惊 觉得世上竟有如此野蛮的行径。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