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新文章读本(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译文
  • ISBN:9787532778416
  • 作者:(日)川端康成|译者:于荣胜
  • 页数:151
  • 出版日期:2018-11-01
  • 印刷日期:2018-1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65千字
  • 作为文论的本书的独特性,可以从日本小说家、文艺评论家伊藤整的书评中窥见。评论道:“读者一定会发现,无论是论及作家文章内部微妙的氛围、文章内蕴含的民族精神,还是讨论具有炼金术般作用的作家才能与经验的结晶体存在,川端先生所谈的都不是技巧、技术一类的东西。在敏锐观察作家笔致中流淌的生命气息这一点上,在这个时代里几乎无人可以与川端先生比拟。关于艺术的讨论很多。但是,仅仅从理论上深入讨论,往往伴随着危险。文学理论能够完成对于人体的解剖,但是无法进行生命的解剖。艺术的生命本身不是解剖,除了直观的精神作用,其他无从把握。艺术的生命存在于唯有作家所了解的秘密作用之中,而作家具有创造生命的力量。川端先生这部文章论的特色正在于捕捉艺术的生命”。 谷崎润一郎的《文章读本》及三岛由纪夫的《文章读本》已被翻译为中文,唯独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川端康成的《新文章读本》尚没有中文译本。此次组稿邀请到北京大学外国学院于荣胜教授担纲翻译,于教授研究日本文学多年,对此书进行了详尽和细致的呈现。
  • 川端康成被评价为“以独自的样式和浓重的感情,描写了日本美的象征,完成了前人没有过的创造”。 《新文章读本》是川端康成于1949年2月至1950年11月在《文艺往来》杂志上刊登的题为《新文章讲座》的连载合集。是川端康成的文艺评论总集。自幼熟读《源氏物语》《枕草子》的川端从怀旧情绪出发,大力推崇“有生命的文章”。全书分十章,引用了芥川龙之介、石川淳、与野浩二、泉镜化、永井荷风、横光利一、志贺直哉、佐藤春夫、菊池宽、田山花袋、福楼拜等日本和国外作家的文章,细分条目,以普通读者浅显易懂的语言,分析名作的秘密所在。与谷崎润一郎、三岛由纪夫的同名文学评论《文章读本》同为日本近代文学史上最著名的作家文学评论,从中可窥见作者的作家论和写作理念。
  • 川端康成(1899-1972) 日本新感觉派作家,著名小说家。一八九九年六月十四日生于大阪。一生创作小说百多篇,中短篇多于长篇。作品富抒情性,追求人生升华的美,并深受佛教思想和虚无主义影响。代表作有《伊豆的舞女》《雪国》《千羽鹤》等。一九六八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亦是首位获得该奖项的日本作家。川端担任过国际笔会副会长、日本笔会会长等职。一九五七年被选为日本艺术院会员。曾获日本政府的文化勋章、法国政府的文化艺术勋章等。
  • 3 小说这种艺术依靠语言和文字存在,我们通常只有通过文章来实施表现。正如绘画的表现通过线条和色彩,音乐的表现通过声音来实现一样,小说的表现则是通过文章得以实现。
    小说的结构因素也需要通过文章的表现,才能促成小说的*终完成。无论多么巧妙的情节构思,如果小说的表现方法笨拙,其创作意图恐怕连一半都无法传达给读者。俗话说,“诗人不唱,小说家不写”,这只是语言逗趣的一种说法,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只有通过书写,小说才能得以成立。作家心里构思的一个故事,只要不表现出来,那是永远也无法成为小说的。
    对于艺术而言,表现至关重要。这就是说,文章对于小说而言,具有控制其命脉的重大意义,只有发挥文章的精髓,才能使小说成为艺术而存在。无论古今东西,作家都是为此在与语言搏斗之中终其一生的。如果无法灵活运用语言,作家就要丧失作为作家的生命。在明治时期,除了作家、文士、小说家这些词汇,还有一个词叫作“文章家”。“他是文章家”,曾经是可以这么用的,**听起来多少有些怪异。但是在当时,人们认为小说即文章,所以小说家即文章家,毫不奇怪。人们不说“那部作品是杰作”,而说成“那是堂堂的大文章”。这一切都足以证明,自古以来对于小说而言文章是何等重要,小说即文章,文章即小说,或者说小说与文章在过去的使用中意思似乎**相同。至少可以说,那时对文章的重视非**可比。**的作家动不动就说,文章、表现这些东西就是一种技巧,是雕虫小技,重要的是内容、思想,只要内容思想好,文章表现是无所谓的。至少在过去,要修炼成作家,也就是要锤炼出好文章,那种拙劣的文章表现是*不成的,哪怕你的内容思想再好,也不行。对于过去和现在这两种**相反的认识,我们无法轻易判定哪种为好,我们**可以说的是,**不用说读者,就连作家,对于词汇、文章、表现等的认识都显得过于随意。
    语言和文字的创造,在人类的创造物中无与伦比、令人惊叹。宗教里,“无言”之中可以发现种种意味。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也时时可见那种对于没有文字时日的心灵上的乡愁。但是,我们可以说,由于语言和文字的发现,人类的精神和文化获得了无限的发展。
    当然,语言在赋予人们个性的同时,也剥夺了他们的个性。当一种语言为他人所理解时,就给予了人们复杂的生活方式。也许人们在获得文化的同时,作为代价,也就失去了真实。语言的理解基于人与人的契约。可以说,以语言为表现介质的小说,因此也就拥有了“契约艺术”的可悲宿命。无论怎样革新表现的形式,人们也无法摆脱语言、文字的制约,获得**的表现自由。但是,人们仍然一直在对抗束缚他们的语言文字,谋求自由和解放。这样的历史,就是开拓文学新境地的历史。
    文章既是小说的生命,同时也是小说发展的制约者。文章不锤炼,就会失去表现的自由,而一旦臣服于文章,就可能产生自我发展的障碍。
    在这种意义上,对于有志于小说的新人而言,文章、语言永远是他们研究的对象。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