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历史小说

曾国藩(附精美藏书票共3册)(精)

作者:唐浩明 出版社:北京联合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ISBN:9787550273122
  • 作者:唐浩明
  • 页数:1118
  • 出版日期:2016-06-01
  • 印刷日期:2016-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目前唐浩明版《曾国藩》*精美的版本,函套精装,适合阅读、收藏、馈赠。
    超值版,随书附赠曾国藩生平大事记 曾国藩家书精选 曾国藩嘉言精选。一套书在手,曾国藩生平故事、思想精华全都有。
    作者唐浩明逐字逐句全新修订版本。
    政商**!读曾国藩,领悟修身治学处世智慧。
    成功与失意间,看到*复杂的人性。
    白岩松、柳传志、宗庆后鼎力**!
    中纪委**干部**书目。
    荣获首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
    被《亚洲周刊》评为20世纪华文小说百强之一。
    唐浩明著的《曾国藩(附精美藏书票共3册)(精)》是曾国藩传记中的经典之作。
  • 曾国藩是一个最成功又最富争议、最显赫又最为 危险的矛盾人物,是愈挫愈勇、屡败屡战之坚忍典范 。唐浩明著的《曾国藩(附精美藏书票共3册)(精 )》是曾国藩传记中的经典之作。此书的精彩之处, 不仅在于写透了曾国藩一生的政界传奇,更写透了人 物行为背后的精神和灵魂,写透了他的“不做圣贤, 便为禽兽”,他的安不忘危、极度自省,他的定力和 远见,他的克制和果断…… 本书成功塑造了一个在血雨腥风的时代,非凭借 智力而能脱颖而出、有着多重人格、集功罪于一身的 复杂形象。
  • 《血祭》
     第一章 奔丧遇险
      一 湘乡曾府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二 波涛汹涌的洞庭湖中,杨载福只身救排
      三 摆棋摊子的康福
      四 康家围棋子的不凡来历
      五 喜得一人才
      六 把这个清妖头押到长沙去砍了
      七 哭倒在母亲的灵柩旁
      八 蟒蛇精投胎的传说
      九 刺客原来是康福的胞弟
     第二章 长沙激战
      一 城隍菩萨守南门
      二 康禄*先登上城墙
      三 **周亚夫
      四 欧阳兆熊东山评左诗
      五 计赚左宗棠
      六 巡抚衙门里的鸿门宴
      七 药王庙里出了前明的传国玉玺
      八 左宗棠荐贤
     第三章 墨绖出山
      一 谢*了张亮基的邀请
      二 世无艰难,何来人杰
      三 接到严惩岳州失守的圣旨,张亮基晕死在签押房里
      四 陈敷游说荷叶塘,给大丧中的曾府带来融融喜气
      五 郭嵩焘剖析利害,密谋对策,促使曾国藩墨绖出山
     第四章 初办团练
      一 乱世须用重典
      二 曾剃头
      三 宁愿错杀一百个秀才,也不放过一个衣冠败类
      四 鲍超卖妻
      五 拿长沙协副将清德开刀
      六 大闹火宫殿
      七 停尸审案局
      八 逼走衡州城
     第五章 衡州练勇
      一 王錱挂出“湘军总营务局”招牌,遭到曾国藩的指责
      二 忍痛杀了金松龄
      三 从钓钩子主想到办水师
      四 接受船山后裔赠送的宝剑
      五 一个钟情的奇男子
      六 把筹建水师的重任交给彭玉麟
      七 湘江水盗申名标
     第六章 靖港惨败
      一 为筹军饷,不得不为贪官奏请入乡贤祠
      二 出兵前夕,曾国藩亲拟檄文
      三 青年学子王闿运的一番轻言细语,使曾国藩心跳血涌
      四 曾国藩踌躇满志,血祭出师;一道上谕,使他从头寒到脚
      五 定下引蛇出洞之计
      六 利生绸缎铺来了位阔主顾
      七 曾国藩紧闭双眼,跳进湘江漩涡中
      八 左宗棠痛斥曾国藩
      九 白云苍狗
      十 兄才胜我十倍
     第七章 攻取武昌
      一 青麟哭诉武昌失守
      二 湖北巡抚做了彭玉麟的俘虏
      三 薛涛巷的妓女蚕儿真心爱上造反的长毛头领
      四 康福挥刀砍杀之际,一眼看见弟弟康禄
      五 一律剜目凌迟
      六 来了个满人兵部郎中
      七 明知青麟将要走向刑场,曾国藩却满面笑容地说:我将为兄台置酒饯行
      八 康福的*密任务
      九 一颗奇异的玛瑙
      十 一箭双雕
      十一 曾国藩身着朝服,隆重地向湘勇军官授腰刀
      十二 曾国华率勇来武昌,王璞山请调回湖南
     第八章 田镇大捷
      一 周国虞横架六根铁锁,将田家镇江面牢牢锁住
      二 三国周郎赤壁畔,美人名士结良缘
      三 从蕲州到富池镇,太平军和湘勇在激战着
      四 彭玉麟洪炉板斧断铁锁
      五 委托东征局办厘局
      六 康福带来朝廷*密
     第九章 江西受困
      一 浔阳楼上,翼王挥毫题诗
      二 水陆受挫,石达开一败曾国藩
      三 水师被肢解,石达开二败曾国藩
      四 湘勇厘卡抓了一个鸦片走私犯,他是万载县令的小舅子
      五 参掉了同乡同年陈启迈的乌纱帽
      六 塔死罗走,曾国藩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
      七 樟树镇受辱,石达开三败曾国藩
      八 在*困难的时候,曾氏三兄弟密谋筹建曾家军
      九 邹半孔出卖奇计
      十 大冶*憎金踊跃,哪容世界有奇材
      十一 重踏奔丧之路
    《野焚》
     第一章 进军皖中
      一 丑道人给曾国藩谈医道:岐黄可医身病,黄老可医心病
      二 曾国藩细细地品味《道德经》《南华经》,终于大彻大悟
      三 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
      四 巴河舟中,曾国藩向湘军将领密授进军皖中之计
      五 东王显灵
      六 七千湘勇葬身三河镇
      七 曾国华死而复生,不得已投奔大哥给他指引的归宿
      八 李鸿章 给恩师献上皖省八府五州详图
     第二章 总督两江
      一 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
      二 江南大营溃败后,左宗棠乘时而起
      三 想起历**的权臣手腕,曾国藩不给肃顺写信感恩
      四 定下西面进攻的制胜之策
      五 纹枰对弈,康福赢了韦俊
      六 施七爹坏了总督大人的兴头
      七 李元度丢失徽州府
      八 曾国藩卜卦问吉凶
      九 李鸿章 一个小点子,把恩师从困境中解脱出来
     第三章 强围安庆
      一 围魏救赵
      二 调和多鲍
      三 夜袭黄州府
      四 上了洋人的大当
      五 左宗棠宴客退敌
      六 荒郊古寺遇逸才
      七 血浸集贤关
     第四章 大变之中
      一 曾老九要把英王府的财宝运回荷叶塘
      二 鼎之轻重,似可问焉
      三 东南半壁无主,涤丈岂有意乎
      四 王闿运纵谈谋国大计,曾国藩以茶代墨,连书“狂妄,狂妄,狂妄”
      五 离国制期满还差两天,彭玉麟领来一个年轻女子
     第五章 幕府才盛
      一 《挺经》。“如夫人”与“同进士”。五百两银子洗冤案
      二 **欲为中国谋*有益*重要的事情,当从何下手
      三 你还记得初次见我的情景吗
      四 安庆操兵场的开花*弹
      五 含雄奇于淡远之中
     第六章 天京大火
      一 庄严的忠王府礼堂,集体婚礼在隆重举行
      二 孤军独进,瘟疫大作,曾国荃陷入困境
      三 彭玉麟私访水下道,杨岳斌强攻九洑洲
      四 一别竟伤春去了
      五 献出苏州城后,纳王郜云官也献出了自己的脑袋
      六 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七 半路上杀出个沈葆桢
      八 洪秀全托孤
      九 康禄和五千太平军将士在天王宫从容就义、慷慨自焚
     第七章 审讯忠王
      一 威震天下的忠王被一个猎户出卖了
      二 洪仁达供出御林苑的秘密
      三 攻下金陵的捷报,给曾国藩带来两三分喜悦、七八分伤感
      四 陈德风在李秀成面前长跪请安,使曾国藩打消了招降的念头
      五 洪秀全尸首被挖出时,金陵城突起狂风暴雨
      六 宁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决不能授人以口实
      七 争夺幼天王
     第八章 殊荣奇忧
      一 李臣典不光彩地死去
      二 皇恩浩荡,天威凛冽
      三 荣封伯爵的次日,曾国荃病了
      四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五 匕首和珊瑚树打发了富明阿
      六 御史参劾,霆军哗变,曾国藩的忧郁又加深了一层
      七 恭王被罢,曾国藩跌入恐惧的深渊
      八 秦淮月夜,曾国藩强作欢颜,为开缺回籍的弟弟饯行
    《黑雨》
     第一章 裁撤湘军
      一 养心殿后阁里的叔嫂密谋
      二 官文亲到江宁追查哥老会
      三 男爵的座船在九江被查封
      四 江湖窃贼泄露了僧格林沁的军事部署
      五 借韦俊之头强行撤军
      六 英雄不可自剪羽翼
      七 恭亲王东山再起
     第二章 整饬两江
      一 甲子科江南乡试终于正常举行
      二 落选士子薛福成上了一道治理两江万言书
      三 上治理两江条陈的美少年原来是故人之子
      四 践诺开办金陵书局
      五 两张告示,三四万两银子就进了海州运判的腰包
      六 侯门娇姑爷被裕家派人绑了票
      七 看到另一本帐簿,曾国藩不得不让步了
      八 彭玉麟焦山还愿
      九 慧明法师的启示
      十 联合七省总督支持长江水师改制
     第三章 三辞江督
      一 北上征捻前夕,为家中妇女订下功课表
      二 *声为北征大壮行色,却惊死了统帅**的小外孙
      三 国宝被陈国瑞抢去
      四 软硬兼施**了骄兵悍将
      五 把捻战胜负押在河防之策上
      六 叩谒嘉祥宗圣祖庙
      七 武昌城里,巡抚和总督大开内战
      八 若许当初亲骑射,河淮处处是高楼
     第四章 名毁津门
      一 灵谷寺内,曾国藩传授古文秘诀
      二 堂堂大清王朝,竟好比一座百年贾府
      三 初次陛见太后皇上,曾国藩大失所望
      四 终生荣耀到达极点的**
      五 火烧望海楼教堂
      六 给儿子留下了遗嘱
      七 轿队被拦在天津城外
      八 老朽眩晕病发作了,恕不能奉陪
      九 关帝庙忽然闹起鬼来
      十 委曲求全
      十一 外惭清议,内疚神明
      十二 萃六州之铁,不能铸此一错
     第五章 马案疑云
      一 慈禧太后对马案的态度微妙
      二 张文祥校场刺马
      三 江宁市民嘴里的马案离奇古怪
      四 曾国藩审张文祥,用的是另一种方法
      五 张文祥招供
      六 马案又起迷雾
     第六章 东下巡视
      一 水师守备栽在扬州媒婆的手里
      二 英国传教士傅兰雅送了一件时髦礼物
      三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四 一个划时代的建议
     第七章 黑雨滂沱
      一 欧阳夫人择婿的标准与丈夫不同
      二 一个苦甜参半的怪梦
      三 看看我们湖南的湘妃竹吧
      四 艺篁馆里,曾国藩纵论天下人物
      五 曾国荃他乡遇旧部
      六 前湘军哨长与前太平军师帅成了异姓兄弟
      七 康福隐居东梁山
      八 左季高是真君子
      九 *后一局围棋
      十 不信书,信运气
      十一 陈广敷三见曾国藩
      十二 遗嘱念完后,黑雨倾盆而下
    《生平大事记 家书、嘉言精选》
    曾国藩生平大记
    曾国藩家书精选
    1 与父母书·在京一切谨慎,家中尽可放心/道光二十年二月初日
    2 与诸弟书·读书之要在格物致知/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
    3 与诸弟书·自立课程,须有日日不断之功/道光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
    4 与温弟书·功课无一定呆法,但须专耳/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日
    5 与温弟、沅弟书·盛衰在气象/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初十日
    6 与诸弟书·只有进德、修业两事靠得住/道光二十四年八月二十九?
    7 与诸弟子书·力除傲气,力戒自满/道光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
    8 与诸弟书·不靠做官发财以遗后人/道光二十九年三月二十一日
    9 与纪泽书·料理丧母之后事离京/咸丰二年七月二十五夜
    10 与诸弟、父亲、叔父书·不蓄积银钱,使子弟知谋自立/咸丰五年八月二十七?
    11 与纪鸿书·愿子孙做君子不做大官/咸丰六年九月二十九
    12 与纪泽书·先习小学及古文/咸丰六年十一月初五日
    13 与沅弟书·规模远大与综理密微/咸丰七年十月初四日
    14 与沅弟书·长傲多言是凶德/咸丰八年三月初六日
    15 与纪泽书·读书之法与做人之道/咸丰八年七月二十一日
    16 与纪泽书·读书应涵泳体察/咸丰八年八月初三日
    17 与纪泽书·作诗写字之法及生平三耻/咸丰八年八月二十日
    18 与澄弟、季弟书·养鱼、养猪、种竹、种蔬四事皆不可忽/咸丰八年八月二十二日
    19 与纪泽书·勤做读书札记、作赋、练字/咸丰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20 与纪泽书·久已置生死于度外/咸丰八年十月二十九日
    21 与诸弟书·祸福由天,善恶由人/咸丰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22 与纪泽书·我信中所论之事,尔宜一一禀复/咸丰八年十二月三十日
    23 与纪泽书·看书应有所选择/咸丰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24 与纪泽书·分类手抄词藻/咸丰九年五月初四日
    25 与纪泽书·*要之务:早起、有恒、重厚/咸丰九年十月十四日
    26 与纪泽书·读《文选》应从训诂、声调两端用心/咸丰十年闰三月初四日
    27 与纪泽、纪鸿书·戒轻易/咸丰十年十月十六日
    28 与纪泽书·文章 雄奇之道/咸丰十一年正月初四日
    29 与纪泽、纪鸿书·人生遗憾/咸丰十一年三月十三日
    30 与沅弟、季弟书·从祁门移驻东流/咸丰十一年三月二十一日
    31 与沅弟书·凡办大事,半由人力,半由天事/咸丰十一年四月初三日
    32 与沅弟书·暂缓奏祀方苞/咸丰十一年六月二十九日
    33 与纪泽书·以勤奋“看、读、写、作”补救虚度的光阴/咸丰十一年七月二十四日
    34 与纪泽书·分类摘抄之法/咸丰十一年九月初四日
    35 与纪泽书·开拓心胸,须读李杜韩白等八家诗/同治元年正月十四日
    36 与纪泽书·有常是人生**美德/同治元年四月初四日
    39 与沅弟、季弟书·天地之道,刚柔互用,不可偏废/同治元年五月二十八日
    40 与沅弟书·名望所在,赏罚随之/同治元年六月二十日
    41 与沅弟、季弟书·善将兵者,且责且戒,且泣且教/同治元年七月初一?
    42 与澄弟书·对待老家父母官,宜在若远若近、不亲不疏之间/同治元年九月初四……
    43 与纪泽书·近日慌乱无措/同治元年十月十四日
    44 与沅弟·花未全开月未圆/同治二年正月十八日
    45 与沅弟书·去忿欲以养体,存倔强以励志/同治二年正月二十日
    46 与纪泽书·以**之训法,作古茂之文章 /同治二年三月初四日
    47 与沅弟书·豁达光明之识与恬谈冲融之趣/同治二年三月二十四日
    48 与沅弟书·积劳之人非即成名之人/同治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49 与澄弟书·于“俭”字加一番工夫,用一番苦心/同治二年十一月十四日
    50 与纪瑞侄书·立定去向/同治二年十二月十四日
    51 与沅弟书·用人、听言不易,全赖见多识广/同治三年正月十七日
    52 与沅弟书·小心安命,埋头任事/同治三年四月初九日
    53 与沅弟书·只可畏天知命,不可怨天尤人/同治三年四月二十日
    54 与沅弟书·极盛之时预作衰时设想/同治三年四月二十四日
    55 与沅弟书·看破世情,心气平和/同治三年五月二十三日
    56 与沅弟书·收回金陵后的三桩大事/同治三年八月初五日
    57 与纪泽、纪鸿书·少年文字贵气象峥嵘/同治四年七月初三日
    58 与澄弟、沅弟书·劝沅弟行四藏六/同治四年十二月十五日
    59 与纪鸿书·凡事皆用困知勉行工夫/同治五年正月十八日
    60 与纪泽、纪鸿书·养生之法在顺其自然/同治五年二月二十五日
    61 与澄弟、沅弟书·用人不率冗,存心不自满/同治五年三月二十六日
    62 与澄弟书·养生五事/同治五年六月初五日
    63 与纪泽书·读古文古诗,当先辨识其面貌神态/同治五年十月十一日
    64 与纪泽书·变柔为刚,化刻为厚/同治六年三月二十八日
    65 与沅弟书·默存一“悔”字,无事不可挽回也/同治六年正月初二日
    66 与纪泽、纪鸿书·将赴天津示二子,安排后事/同治九年六月初四日
    67 与澄弟、沅弟书·养生六事与为学四字/同治十年十月二十三日
    68 与纪泽、纪鸿书·“慎独、主敬、求仁、习劳”四课/同治十年十一月
    附:曾国藩亲属
    曾国藩嘉言精选
  • 艺篁馆里,曾国藩纵论天下人物 (《曾国藩·黑雨》第七章) 曾国藩上上下下地梳理着长须,沉思良久,才慢 慢地说:“月旦人物,从来非易,身处高位之人,一 言可定人终生,故对这类话尤须谨慎。我向来不轻易 议论别人,即因为此。**晤谈,非比寻常,有些话 再不说,恐日后永无机会了。不过,我也只是随便说 说,你听后记在心里就行了,不必把它作为定评,* 不要对旁人说起。当今海内**号人物,当属在西北 的左季高。此人雄才大略,用兵打仗,自是**好手 ;待人耿直,廉洁自守,亦不失为一良友贤吏。但喜 出格恭维,自负偏激,这些毛病害得他往往吃亏,而 他自己并不明白。金陵收复后,他不与我通往来,后 人也许以为我们凶终隙末。其实我们所争的在兵略国 事,不在私情。我一直认为他是大清开国以来少见之 将才。我想,他若平心静气地谈起我,大概也不会把 我说得一无是处。” 李鸿章说:“门生听杨昌浚说,浙江的饷糈只要 晚到几天,左季高便会火速函催,不管青红皂白,开 口便严厉责问:‘你的官是谁给你的?误了我的大事 ,我立即参掉你的巡抚!’” “这就是左季高!”曾国藩笑道,“这话只有他 说得出。左宗棠之下当数彭玉麟。此人极富血性,光 明磊落,疾恶如仇,且淡泊名利,重情重义,我常说 他是天下一奇男子。他每次都跟我说起要回到他的退 省庵去。” “他曾对我讲过,陈广敷先生有次仔细看了他的 骨相,说他前世是南岳一老僧。”李鸿章插话。
    “这或许是真的。”曾国藩正色道,“广敷先生 的相是看得很准的。他要回退省庵,我也不再强难他 了。今后小事,你也不要再去惊动他。倘若洋人与我 有战事,你用忠义二字一激,我料他哪怕七十、八十 岁,也会像老廉颇一样勇赴前线。” 李鸿章点头应允。
    “此外还有郭筠仙。前几年在粤与寄云闹得不可 开交,衡情衡理,自是筠仙不对。早年在都中,寄云 见筠仙之文采,便极欲纳交,央我从中绍介。后任湘 抚,又屡思延之入幕。比任粤督,廷寄问黄辛农能否 胜粤抚之任,寄云即疏劾黄及藩司文格,而保郭堪任 粤抚,令兄堪任藩司。寄云才具固然不如筠仙,但毕 竟有德于筠仙,而筠仙与寄云争权,弄得督抚不和。
    筠仙自己亦不检点。先是弃钱氏夫人,后迎钱氏入门 ,其老妾命服相见。住房,夫人居下首,妾居上首, 进抚署则与夫人、如夫人三乘绿呢大轿一齐抬入大门 。你看,舆论怎不鼎沸?而筠仙竟悍然不顾。” “怪不得粤抚做不下去了。”这些趣闻,李鸿章 听得甚是有味。
    “不过话要说回来,筠仙之才,海内罕有其匹, 然其才不在封疆重寄上。他才子气重,不堪繁剧。他 只能出主意、献计谋,运筹于帷幕之中。他对洋务极 有见解,明年合适的时候,我拟保荐他出洋考查一次 ,他的所见必定会比志刚、斌春要深刻得多。我观他 的气色,*不是老于长沙城南书院的样子,说不定晚 年还有一番惊人之举,从而达到他一生事业的**。
    ” “我对这个同年多少有点了解,他*适宜与洋人 交往。去年津案发生,举国主张强硬,反对柔让,筠 仙力排众议,痛斥不负责任的清议,真正难能可贵。
    ” “是呀,他在这方面的见识远胜流俗,也胜过孟 容。”曾国藩说,“另外,刘印渠长厚谦下,心地亦 端正,性能下人,是有福之相。官秀峰城府甚深,与 人相交不诚,然止容身保位,尚无险陂。沈幼丹胸次 窄狭而本事不小。杨厚庵不料病重得卧床不起,他学 问不足,事业怕就只做到这一步了。黄翼升人极老实 廉洁,但本事不及,长江水师提督一职,今后遇到合 适人再*换。丁日昌精明能干,办洋务是一把好手, 但操守方面欠检点,物议颇多。” “关于丁日昌的议论我也听说过,天津有人骂他 丁鬼子。此人有点像门生,做事太不留后路。”李鸿 章自嘲似的笑了笑。
    “近日户部有**,言减漕事,据说是王文韶所 作。你认识此人吗?” “没见过。” “这道折子写得好,其人有宰相之才,今后要注 意接纳。” “噢。”李鸿章在心里记下了这个名字。
    “至于令兄筱荃,血性不如你,但深稳又过之。
    ” “恩师,你看门生*大的不足在哪里?” 李鸿章突然心智大开,冷不防向曾国藩提出这个 问题。凭他多年与老师相处的经验,知道用这种突然 发问的方式,往往可以得到老师心中*直率的真言。
    果然奏效。曾国藩随口答道:“你的不足在欠容忍。
    我一生无他长处,就在这点上比你强。还是在京师时 ,邵位西便看出来了,他说我死后当谥文韧公,虽是 一句笑话,却真说到了点子上。我那年给你讲的《挺 经》的**条,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李鸿章连声答。那年曾国藩说 的两个乡下人在田塍上互不相让的故事,给他极深的 印象。他曾经认真地思考过很长一段时间,也体味出 了这个小故事中所包含着的许多内容,但他把握不准 老师本人的意思。“恩师,门生和其他幕僚当时都猜 不透那个故事中的含义,您启发我们一下吧!” 望着李鸿章这副虔诚的态度,曾国藩笑了:“其 实也没有什么很深的含义,一桩乡下时常可以看到的 小事罢了。都是两个犟人,在那里挺着,看哪个挺得 久,不能坚持下去的人就自然输了。我这个人年轻时 就喜欢与人挺着干,现在老了,不挺了,也就无任何 业绩了,看来还要挺,所以提醒你注意,世间事谁胜 谁负,有时就看能挺不能挺。” 李鸿章似有所悟地点头。隔了一会儿,他说:“ 门生当时想,恩师讲这个故事,是要告诫我们:天下 之事,在局外呐喊议论总是无益,必须躬身入局,挺 膺负责,如同那个老头子样,乃有成事之望。好比后 来发生的天津教案,主战者全是局外之人,他们不负 责任,徒尚意气,倘若让他们入局负责,也不会喊得 那么起劲了。门生这个理解,不知也有道理否?” “有道理。”曾国藩会心一笑。心里想:这个聪 明过人的年家子,真的能见人之所不能见,发人之所 不能发,你看他把那个争过田塍的小故事,与津案舆 论联系得真是天衣无缝! “第三件大事,是希望贤弟把徐图自强的事业进 行到底。这一两年先要把选派幼童出洋一事办好。贤 弟于此成绩斐然,我*为放心。”说起办洋务,李鸿 章兴趣*大,也自认为研究*深,他不觉高谈阔论起 来:“洋务非办不可!欧洲各国百十年来,由印度而 南洋,由南洋而东北,闯入我边界腹地。凡前史之所 未载,亘古之所未通,无不款关而求互市。我皇上以 如天之度,一概与之立约通商,合地球东西南北九万 里之遥皆聚于中国,这的确为三千年一大变局。中国 之弓矛、抬*、土*,不能敌洋人之来复**;中国 之舟楫艇船,不能敌洋人之轮机兵船,故而受制于洋 人。处**之局势而侈言攘夷、驱逐出境等,固虚妄 之论,即欲保和局、守疆土,若无**船舰,亦是空 话。门生以为,自强之道在师其所能,夺其所恃,故 不能不办机器局,办造船厂。门生想,洋人之**舰 船,也不过创制于百数十年间,就能持之而侵凌我中 国。若我们果能深通其法,也就能造出如洋人一样的 船*,说不定还可超过他们,那时就不愁攘夷自立了 。所以门生极为赞成派幼童出国留洋之事,并竭尽全 力协助恩师办好。” 曾国藩握须凝神听完李鸿章这番宏论,对他所提 出的“三千年一大变局”的论点激赏不已。这是一句 振聋发聩的呼喊,但愿太后、皇上、中枢诸大臣,以 及各省督、抚、将军、提督都能听到这声呼喊! “少荃,你以‘三千年一大变局’这句话来概括 **形势,**简明动听。你回保定后,就以这句话 为宗旨,把刚才说的这些内容,给太后、皇上上一个 折子,让天下人都能受到震动。” “好,我回去就写。”李鸿章也早有这个想法了 ,他要给醇王和前不久去世的倭仁一类的人敲敲警钟 。
    “少荃,有一点我要提醒你,无论办洋务也好, 引用洋人的好办法好制度也好,还是派人留洋也好, 有一个基本之点要时刻记住,那就是必须以我中华名 教为本。这个意思,你的幕僚冯桂芬早在十年前便用 *明确的语言表达了:‘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 辅以诸国富强之术。’这句话,我很赞赏。” “这也是门生的意思。景亭老先生《校邠庐抗议 》一书中许多观点,都与门生磋商过。刻印时,门生 还资助他二百两银子。”李鸿章笑道。
    “那就好。”曾国藩满意地颔首,“洋人的长处 要学,老祖宗的衣钵*不能丢!” 稍停片刻,他又问:“少荃,直隶是外交**要 冲,这一年多来,你与洋人交涉,抱定一个何等样的 态度?” 李鸿章思索一会儿,说:“门生与洋人交往,也 无一个固定的态度。洋人狡诈,门生只同他们打痞子 腔。” 说完,眼睛看着曾国藩。曾国藩以五指捋须,久 久不语。李鸿章知此话说得不得体,便不再说下去了 。
    “啊,痞子腔,痞子腔!我不懂你的痞子腔是何 打法,你打两句给我听听。”曾国藩的手在花白的胡 须上一上一下地移动了好几个来回,才慢慢地说出这 两句话来。
    李鸿章忙说:“门生这是信口胡说的,究竟应以 何种态度与洋人打交道,还求恩师指点。” 曾国藩的手仍未离开胡须,将李鸿章谛视良久, 说:“依我看,还是一个诚字适当,诚能动人。洋人 亦是人,中国人可以诚动之,洋人岂能例外?圣人言 忠信可行于蛮貊,这是断不会错的。我们眼下既无实 在力量,尽你如何虚强造作,他是看得明明白白,都 是不中用的。不如老老实实,推诚相见,与他平情讲 理,虽不能占到便宜,也或不致过于吃亏。无论如何 ,我的诚信身份,总是靠得住的。脚踏实地,蹉跌亦 不致过重,想来比痞子腔靠得住些,你说是吗?” “是,是。”李鸿章点头不已,“门生今后一定 遵循恩师的教诲办理,与洋人推诚相见。” 斑竹林边,艺篁馆里,师生俩推心置腹地畅谈着 。西边天空渐由明朗而转成绯红,*后,夕阳终于顽 强地冲出云层,在即将坠入西山的*后一瞬间,露出 了它火红的一角。余晖将两江总督衙门照得通明透亮 ,预示着明天将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曾国藩对着窗外 的仆人招招手。那人进来,双手捧着一个约七寸长三 寸宽,以暗红织锦饰面的小木盒。曾国藩接过小盒, 打开盒盖,露出两个墨绿色的精美玉球来。他指着玉 球对李鸿章说:“这两个和阗玉球,原是穆中堂的爱 物,在他的手心里转过二十余年。咸丰四年穆相病重 期间,托康福送给了我。从那时起,在我的手心里又 转过十七八年了。现在,我也不需要用它了。贤弟目 前虽精力充沛,然亦需早加保养。明天是个晴天,正 好启程,我一生无奇珍异宝,穆中堂的这两个玉球, 就转送给你,权作我留给你的一点纪念吧,愿贤弟为 国珍重!” 李鸿章举起双手,郑重地接过木盒,一时不知说 什么是好。这时,曾纪泽拿了一件丝绵斗篷走了进来 ,对父亲说:“刚才收到九叔从武昌发来的信,已于 初二日起锚来江宁,这两天内怕要到了。” “哦,沅甫是该到了。少荃,我们回上房吃夜饭 去吧!”P335-33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