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风月好谈(精)

作者:止庵 出版社:商务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商务
  • ISBN:9787100116008
  • 作者:止庵
  • 页数:218
  • 出版日期:2015-10-01
  • 印刷日期:2015-10-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风月好谈(精)》延续作者止庵一贯文字风格,收入其近期的文化随笔和阅读札记,包含对鲁迅、周作人阅读和研究的一些心得,也包括对侦探推理小说、“古拉格”等历史文学写作文学、外国文学出版引进等方面的札记。书名“风月好谈”取自作者收藏的一张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手书帖,用作书名,迂回蕴藉的体现了一种作者的风雅旨趣。止庵先生阅读研究深入而细致,文风洗练,本书除对周氏兄弟、历史写作等具体话题有相当深入的梳理可为专业读者提供丰富的细节信息之外,作为一般性的文化随笔与阅读札记,作者的文字不饰抒情,不做高谈阔论,从具体话题入手,细节处略作生发对相关人物、作品和历史文化命题自有其态度,也有较高的可读性,可为大众读者提供深入阅读的样本。
  • 《风月好谈(精)》一书的书稿是学者、书评人 止庵近期的学术随笔和阅读札记的结集,包含对鲁迅 、周作人阅读和研究的一些心得,对文学、出版等方 面的札记等主要话题。止庵先生阅读研究深入而细致 ,文风洗练,本书作为一般的文化随笔,也有很高的 可读性。

  • 鲁迅一九三六年欲赴日疗养事
    鲁迅与蕗谷虹儿
    关于周作人
    记新发现的周作人希腊神话译稿
    谈编注之事
    夏志清的未竟之功
    “时代错迕则事必伪”
    关于一部警世之作
    古拉格与底线
    小津讲如何拍电影
    带一本书去小津住过的房间
    “我,艾米莉勃朗特……”
    我读东野圭吾
    写在一份目录边上
    书话是什么
    关于惜别
    藏周著日译本记
    日印中文书
    日本旅行琐谈
    后记
  • 鲁迅一九三六年欲赴日疗养事 现在来讲这件事情,其实是旧话重提。十几年前 ,周海婴在回忆录《鲁迅与我七十年》中对鲁迅的死 因提出质疑,由此引发了一场争论,迄今为止仍未平 息,而且已被列为“鲁迅生平疑案”之一。这里只就 其中所涉及的一个环节稍作梳理。说来并无新鲜材料 ,均见载于《鲁迅全集》。然《全集》虽非稀见,有 些发议论、抒感慨的人却好像不大查阅。鲁迅身后, 大家针对他说了太多的话,众声喧嚣之中,也许应该 听听当初鲁迅自己对此如何说法。
    《鲁迅与我七十年》有云:“叔叔(按指周建人 )接着说:……记得须藤医生曾代表日本方面邀请鲁 迅到日本去治疗,遭到鲁迅断然拒*,说:‘日本我 是不去的!’是否由此而引起日本某个方面做出什么 决定呢?再联系到鲁迅病重时,迫不及待地要搬到法 租界住,甚至对我讲,你寻妥看过即可,这里边*大 有值得怀疑之处。也许鲁迅有了什么预感,但理由始 终不曾透露。我为租屋还代刻了一个化名图章。这件 事距他逝世很近,由于病情发展很快,终于没有搬成 。” 王元化为此书所作序文则云:“须藤医生曾建议 鲁迅到日本去治疗,鲁迅拒*了。日本就此知道了鲁 迅的态度,要谋害他是有可能的。像这样一件重大悬 案,至今为止,没有人去认真调查研究,真令人扼腕 。” 不如先来“认真调查研究”一下《鲁迅全集》。
    我用的是一九八一年版,面世于周海婴著书、王元化 作序之前,二位容或读到。据周海婴《一桩解不开的 心结须藤医生在鲁迅重病期问究竟做了些什么?》一 文,周建人说那番话是在一九六九年冬,《鲁迅全集 》出版时,他还健在。
    一九三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许广平致曹白信(注 明“由鲁迅拟稿,许广平抄寄”)云:“至于转地疗 养,就是须藤先生主张的,但在**,还是国外,却 尚未谈到,因为这还不是目前的事。”此乃鲁迅** 提及“转地疗养”,的确出自须藤的建议,但显然并 未**日本。鲁迅自本年“三月初罹病后,本未复原 ,上月中旬又因不慎招凉,终至大病,卧不能兴者匝 月,其间数日,颇虞淹忽”(六月十九日致邵文熔) ,六月六日起连日记都停笔了,至三十日才又续记。
    所以说“这还不是目前的事”。
    七月六日,鲁迅致曹靖华:“本月二十左右,想 离开上海三个月,九月再来。去的地方大概是日本, 但未定实。至于到西湖去云云,那纯粹是谣言。”这 里**提及出行时间,也**提及要去日本,但距致 曹白信已有十余日,当是经过了一番考虑;但讲“大 概”、“但未定实”,说明还在考虑之中。
    七月十一日,鲁迅致王冶秋:“医生说要转地疗 养。……青岛本好,但地方小,容易为人认识,不相 宜;烟台则每日气候变化太多,也不好。现在在想到 日本去,但能否上陆,也未可必,故总而言之:还没 有定。现在略不小心,就发热,还不能离开医生,所 以恐怕总要到本月底才可以旅行,于九月底或十月中 回沪。地点我想*好是长崎,因为总算国外,而知道 我的人少,可以安静些。离东京近,就不好。剩下的 问题就是能否上陆。那时再看罢。”至此就很清楚了 :去日本,乃是鲁迅自己比较若干可能的去处之后所 作出的决定——旨在安静养病,不受打扰。仍讲“还 没有定”,却已与先前意思有所不同,现在所顾虑的 主要是入境问题。然而因为病情缘故,致使行期由“ 本月二十左右”推迟到“本月底”了。
    七月十二日,鲁迅日记云:“下午须藤先生来诊 并注射讫。”治疗暂告一段落。但十五日日记即云: “九时热三十八度五分。”同日致曹自信(注明“鲁 迅口述,许广平代笔”)云:“注射于十二日完结, 据医生说:结果颇好。但如果疲劳一点,却仍旧发热 ,这是病弱之后,我自己不善于静养的原故,大约总 会渐渐地好起来的。”十六日日记:“下午须藤先生 来诊并再注射。”鲁迅再次陷入“还不能离开医生” 的境况。十七日,鲁迅致许寿裳:“弟病虽似向愈, 而热尚时起时伏,所以一时未能旅行。现仍注射,当 继续八日或十五日,至迩时始可定行止,故何时行与 何处去,目下初未计及也。” 七月二十三日,鲁迅日记:“下午须藤医院之看 护妇来注射,计八针毕。”治疗又告一段落。同日致 雅罗斯拉夫·普实克:“我因为今年生了大病,新近 才略好,所以从八月初起,要离开上海,转地疗养两 个月,十月里再回来。”行期由“本月底”推迟到“ 八月初”了。(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