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英国

月亮与六便士(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陕西师大
  • ISBN:9787561383254
  • 作者:(英)威廉·萨默赛特·毛姆|译者:苏福忠
  • 页数:223
  • 出版日期:2016-01-01
  • 印刷日期:2016-01-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威廉·萨默赛特·毛姆编著的《月亮与六便士(精)》这是一部关于梦想与追寻的小说,“月亮”美好而遥远,象征着人们追寻的梦想;“六便士”却象征着世俗、琐碎的生活。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位四十岁的证券经纪人,为了追求艺术理想,饱尝贫穷,忍受精神上的折磨,*终遁迹荒岛,成为自成一格的画家。其一生的轨迹仿佛就是在解构小说原型高*的画作主题: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谁?我们向何处去?
  • 一位年逾四十的证券经纪人突然放弃优裕的生活 ,疯狂迷恋上了绘画。为了追求艺术理想,他饱尝贫 穷与饥饿的煎熬.忍受精神上的痛苦折磨,最终遁迹 与世隔绝的塔西提岛,并成为自成一格的画家。《月 亮与六便士(精)》的主人公一生的轨迹仿佛就是在解 构小说原型高更的画作主题:我们从何处来?我们是 谁?我们想到何处去? 威廉·萨默赛特·毛姆用幽默的文字、动人的情 节、深刻的思想编织了一位艺术家的传奇人生,探索 了艺术与生活的矛盾与相互作用。这部堪称完美的小 说成为了经典中的经典,被一代又一代渎者奉为必读 佳作。
  • 正文
  • 1 说实话,*初认识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德时,我 一点也没有看出来他身上有什么不同凡响的东西。然 而,现如今,没有谁还会否定他的伟大。我这里说的 伟大,不是平步青云的政治家所取得的光环,也不是 功成名就的军人赢得的声誉。这些人的伟大属于他们 的地位,与个人无关,环境一变化,那种盛名就会大 打折扣,名不副实。首相退下官位,人们看到的往往 只是一个夸夸其谈的演说家;将军脱下戎装,不过是 集镇上一介草莽英雄。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德的伟大 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你也许不喜欢他的艺术,但是 你无论如何都不会对他不感兴趣。他让你不得安生, 乖乖就范。他被人取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为他辩 护或者说他的好话,都不再被看作性格古怪或言辞偏 激。他的种种毛病为人们津津乐道,认为是他取得成 就的必需品。他在艺术上的地位仍有讨论的余地,赞 美者的奉承也许像诋毁者的非议一样率性而为,捉摸 不定。然而,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他有天赋 。在我看来,艺术中*令人感兴趣的东西是艺术家的 个性,如果个性鲜明,即使他有一千个毛病,我也愿 意原谅。我以为,与艾尔·格列柯①相比,委拉斯开 兹①是一个*高明的画家,但是习惯作祟,无人对他 顶礼膜拜。而那个沉迷声色、结局可悲的克里特岛人 把他灵魂的秘密当作祭祀品呈现出来。一个艺术家, 画家、诗人、音乐家,用他非凡美丽的作品作装饰, 满足了大众的审美意识,但是这也类似性本能,有野 蛮的一面。他在你面前呈现的还有他本人*了不起的 天分。对一个艺术家的秘密追根溯源,和津津有味地 阅读一个侦探故事不相上下。这种秘密和宇宙一样, 妙在没有答案。斯特里克兰德画作的*微不足道之处 ,都显示出一种罕见、扭曲以及复杂的个性。正是因 为这点,就是那些不喜欢他画作的人,都做不到对他 的画作漠然视之;也正是因为这点,世人对他的生平 和性格充满了兴趣和好奇。
    斯特里克兰德死后不到四年,莫里斯·赫雷特敢 为人先,在《法兰西信使》发表了一篇文章,把这位 默默无闻的画家从历史尘埃中挖掘出来。后来的作家 或多或少惯随大溜,这才纷纷循声发表文章了。在很 长时间里,法国没人享有比赫雷特*无可争议的** ,他提出的看法不可能不给人留下印象。他的说法看 起来有夸大之嫌,但是后来的各种评价肯定了他的看 法,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德也在他先前制定的路线上 站稳了脚跟。斯特里克兰德的声誉平地崛起,是艺术 ***浪漫的事件之一。但是,我并不打算对查尔斯 ·斯特里克兰德的作品妄加评论,除非有作品触及他 的性格。我不能苟同一些画家的出言不逊,说什么门 外汉对绘画一窍不通,要表明对他们画作的青睐,* 好是三缄其口、掏出支票簿。他们认为艺术是一种才 艺,只有手艺人才真正理解,这是一种奇谈怪论。艺 术是感情的表露,而感情则讲着一种芸芸大众都能听 懂的语言。不过我承认,批评家要是对技巧缺乏实践 的知识,很少能够对有真实价值的画作说出点什么来 ,而我就对绘画一窍不通。还好,我没有必要冒这种 风险,因为我的朋友爱德华·莱格特是一个写作高手 ,又是一个深得人心的画家,他在一本小书①里详尽 地论说了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德的大部分作品。他的 叙述风格令人着迷,堪称样板。可说来遗憾,大部分 叙述风格在英国远不如在法国根深蒂固。
    莫里斯·赫雷特在他那篇**的文章里对查尔斯 ·斯特里克兰德的生平予以简述,伏笔不少,吊足了 人们的胃口。他对艺术没有感情用事,只是一心想唤 起有识之士对一个天才的注意,因为这是一个名副其 实的天才。不过他是一个深谙此道的记者,很清楚“ 人们的兴趣”可以让他*容易达成目的。有些人过去 与斯特里克兰德接触过,比如在伦敦就知道他的作家 ,还有在蒙特马特咖啡馆与他相遇的画家。他们当时 只不过视他为一个落魄的艺术家,与别人没有什么两 样,如今却极其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是一个名副其实的 天才,而他们却与他失之交臂。于是法国和美国的许 多杂志开始出现连篇累牍的文章,一方面各种回忆不 断涌现,一方面欣赏评析接二连三。这下让斯特里克 兰德名声大噪,挑起了公众的好奇心,却又不满足他 们。这个题目引起了广泛的兴趣,肯下功夫的维特布 雷希特一罗特霍尔兹在其令人难忘的专题论文②里, 开出了一份各方**的清单。P1-3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