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礼拜二午睡时刻(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南海
  • ISBN:9787544275606
  • 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译者:刘习良//笋季英
  • 页数:169
  • 出版日期:2015-03-01
  • 印刷日期:2015-03-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0千字
  • ★ 不容错过的马尔克斯经典短篇小说集,略萨、余华、三毛力荐
      ★ 《礼拜二午睡时刻》入选中国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
      ★ 《格兰德大妈的葬礼》收入美国大学文学课本
      ★ 除了生活没有别的目标,输了,也输得愉快,别有风格。
      ★ 这些故事与冷酷的官方无关,关于普通人面对逆境时的作为。
      ★ 《礼拜二午睡时刻》中那个没有姓名的母亲成了一位永恒的母亲。
      ★ 诞生了“格兰德大妈”——拉丁美洲文学作品*成功的典型形象之一。


  • 加西亚·马尔克斯编著的《礼拜二午睡时刻(精) 》收录8篇经典短篇小说,包括《礼拜二午睡时刻》 《平常的一天》《咱们镇上没有小偷》《巴尔塔萨午 后奇遇》《蒙铁尔的寡妇》《周六后的一天》《纸做 的玫瑰花》和《格兰德大妈的葬礼》。在《礼拜二午 睡时刻》前7篇故事当中,马尔克斯的写作手法十分 简练、十分明晰、十分客观。故事虽然平凡简单,但 情感深沉、笑中有泪。人物原型和故事主题等大都和 马尔克斯的生命有着某种重要的联系。《礼拜二午睡 时刻》中的母亲形象来自马尔克斯童年时代记忆中的 一个印象;在根据《咱们镇上没有小偷》改编的同名 电影中,马尔克斯积极参与剪辑,更亲自在影片中扮 演电影院售票员;《周六后的一天》则展现了一系列 马尔克斯*喜欢的主题,以瘟疫和人类的孤独为开端 ……不同于前7篇,在《格兰德大妈的葬礼》中,马 尔克斯以夸张的笔法和磅礴的叙述,讲述了马孔多独 裁者“格兰德大妈”宏大奢华的葬礼,在神话传说方 面拓宽了《枯枝败叶》中马孔多的前景,预示了《百 年孤独》的诞生。
  • 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1927年出生于哥伦比亚马格达莱纳海滨小镇阿拉卡塔卡。童年与外祖父母一起生活。1936年随父母迁居苏克雷。1947年考入波哥大国立大学。1948年因内战辍学,进入报界。五十年代开始出版文学作品。六十年代初移居墨西哥。1967年《百年孤独》问世。1981年出版《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 礼拜二午睡时刻
    平常的**
    咱们镇上没有小偷
    巴尔塔萨午后奇遇
    蒙铁尔的寡妇
    周六后的**
    纸做的玫瑰花
    格兰德大妈的葬礼
  • 鸟笼子扎好了。照往常习惯,巴尔塔萨把笼子挂 在屋檐下面。刚吃过午饭,人们到处在说,这是世上 *漂亮的笼子。来看笼子的人很多,屋前汇聚了嘈杂 的人群。巴尔塔萨只好把笼子摘下来,关上木匠铺大 门。
    “你得刮刮胡子了。”他妻子乌尔苏拉说,“都 快成嘉布遣会①修士啦。” “午饭后,不宜刮脸。”巴尔塔萨说。
    巴尔塔萨的胡须长了两个礼拜,又短又硬,齐刷 刷的,好像骡子的鬃毛。他总是一副受惊的少年模样 。可事实并非那样。二月,他就满三十岁了。四年前 ,他和乌尔苏拉开始一起生活,他们既没结婚,也没 生孩子。生活中,有很多事会让他保持戒心,但是, 还没什么事能让他受惊。他甚至不知道有些人认为他 刚扎好的笼子是世上*漂亮的。从孩童时起,他就习 惯了扎笼子。那只笼子扎起来并不比其他笼子费劲儿 。
    “那么,你就休息一会儿吧。”妻子说,“胡子 拉碴的,你哪儿也不能去。” 巴尔塔萨休息的时候,不得不一次又一次从吊床 上起来,陪着左邻右舍看鸟笼。乌尔苏拉一直没有搭 理他。丈夫干木匠活儿不怎么上心,一门心思地扎鸟 笼子,惹得她不大高兴。一连两个礼拜,他睡不好觉 ,辗转反侧,还说胡话,想也没想过要刮刮胡子。可 是,笼子扎好了,她的气也就消了。巴尔塔萨午睡醒 来,妻子早已为他熨好了裤子、衬衣,放在吊床旁边 的一个座椅上。她把笼子挪到饭厅的桌上,一声不吭 地欣赏着。
    “你打算要多少钱?”妻子问。
    “不知道。”巴尔塔萨回答说,“要三十比索吧 ,看看买主会不会给二十比索。” “你就要五十比索。”乌尔苏拉说,“这十五天 ,你净熬夜了。再说,这鸟笼个头大。我觉着它是我 这辈子见过的*大的鸟笼子。” 巴尔塔萨动手刮胡子。
    “你以为,他们会给我五十比索?” “对堂切佩·蒙铁尔来说算不了什么,而且这笼 子确实值那么多钱。”乌尔苏拉说,“你该要六十比 索。” 他们家坐落在一个憋闷的背阴地方。此时,正是 四月的**个礼拜。蝉声阵阵,热气似乎*闷人了。
    巴尔塔萨穿好衣服,打开大门,好让屋里透透凉气。
    这时,一群孩子走进饭厅。
    鸟笼的消息传开了。奥克塔维奥·希拉尔多大夫 是位上了年岁的医生,他热爱生活,却厌倦了行医。
    他和残疾的老伴儿一起吃午饭时,一直琢磨着巴尔塔 萨的笼子。天热的时候,他们把桌子放在内院的露台 上。那里有好多花盆,还有两只鸟笼子,养着金丝雀 。
    老伴儿喜欢鸟,越是喜欢鸟,就越是痛恨猫,因 为猫会吃鸟。希拉尔多大夫惦记着鸟笼子,下午出诊 回来的时候,路过巴尔塔萨家,特意去看了看。
    饭厅里聚集着很多人。鸟笼放在桌上:硕大的顶 部是铁丝制成的。笼子共有三层,以通道相连,有专 供小鸟吃饭、睡觉的隔间,还在特意留出的空间里安 放了供鸟儿玩耍的秋千。这只鸟笼就像一座巨大的制 冰厂的微缩模型。大夫仔仔细细地审视笼子,没有用 手碰,心想,这只笼子实在比传闻中的还要漂亮,比 他梦想送给老伴儿的鸟笼子漂亮多了。
    “真是奇思妙想啊。”他说。大夫在人群里寻找 巴尔塔萨,用充满慈爱的双眼盯着他,又说:“你本 来应该是杰出的建筑师。” 巴尔塔萨脸红了。
    P71-7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