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嘿三十岁

作者:艾明雅 出版社:江苏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39987811
  • 作者:艾明雅
  • 页数:226
  • 出版日期:2016-02-01
  • 印刷日期:2016-0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20千字
  • 20160817_104915_018.jpg

    20160817_104915_019.jpg

    20160817_104915_020.jpg

    20160817_104915_021.jpg

    20160817_104915_022.jpg

  • 嘿,三十岁 嫁不嫁,生不生,升不升,不怕了。女人的悲欢都是阶段,过了站,一切消散。艾明雅陪你走过初老、心慌慌的那几年。 谢你不娶之恩:离开你真是太好了 离别心理练习书,5步走出心情低谷。


    风靡欧美,超过1000万女生因此书放下心中忿恨和伤痛,活得鲜亮。我们渴望相爱,也不害怕离别。英国两性心理怪才,媒体盛赞“英国所有女人的好闺蜜”克莱尔·加柏***神作。

  • 嘿,三十岁 这绝不是个讨好的年纪――三十岁,尤其当它发生在女人身上。 时常会觉得自己好像处于一种保存期限的状态,会不顾一切想抓住些什么,或者用一句“上年纪了”逃避内心所有的失控感。 


    好在,有的女人,学会描精致的妆容,愿意戴上耳机一口气跑到世界的尽头,敢在一群质疑的声音中,回应: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再为了做别人口中的好人、好女人,一直委屈自己。长日终尽时,能把自己的一颗心拥在怀里。终于,明白做自己的含义。 去过你自己的生活。或者好,或者坏,那总是你自己的选择。嫁不嫁,生不生,升不升,不怕了。 


    没关系,女人的悲欢都是阶段。过了站,一切消散。 谢你不娶之恩:离开你真是太好了 本书讲的是女生在爱情的世界里自我成长的故事。 女主人公凯特是个遭遇情伤的女生。她为了治愈自己的伤痛,利用在杂志社工作之便,在杂志上刊登了一条别出心裁的情感广告。她呼吁所有女生一起从爱的迷梦中醒来,看清双脚踏上的是怎样的爱情征途。 凭借和众多女生的故事分享交流,加之心理学的知识,她摸索出独特的方法使自己从失败的感情中破碎重生。她认为人们要学会渴望相爱相聚,但也要学会不惧怕离别。相爱在一起,是美好的。从离别之痛中破碎重生,也是美好的。

  • 艾明雅 鸡汤傲娇派掌门人,专业解决各种拧巴人、怂妹子,治疗效果堪比微整形,360度紧致提拉你的人生姿态。 代言现代女性夹缝生存状态,戳穿,陪伴,掌灯,壮胆,提气,解恨。 自媒体平台:艾明雅(aimingya1)

  • 嘿三十岁
    序言 做新娘或天后都是理想

    **章 从未有天生女王这种事
    保持这点体面,是因为知道,再也没有什么天塌下来的事值得我彻夜痛哭糟践自己。
    从未有天生女王这种事
    年龄是个**借口
    你有个老公了不起啊
    恩爱是一把双刃剑
    不结婚没关系,新的人生支柱找好了吗
    女人味令你永远被爱
    微整了又怎样,道行配不上容貌也是白搭
    **也有被抛弃的可能
    文艺和爱都是体力活

    第二章 万一过不上想要的生活怎么办
    单身的人以为,这一切肯定都是单身的错。已婚的女人觉得,这一切肯定都是我放弃单身的错。不开心的时候,我们都以为是自己没有选另外那条路才活成现在这个鬼样。
    也许,此生真的过不上我们想要的生活了
    柔软的嫁人姿态
    亲爱的,放松点
    谁都等不到能“托付终身”的人
    辛苦营造的生活被打乱
    老女孩们的不忘初心=全力以赴
    人人都在等风来,但我的姿态比你好看
    30 岁之前,只恋爱不结婚

    第三章 嫁给他,你会后悔吗
    时光一过,女人嫁不嫁给*爱已不会成为人生关键。比选了什么人*起决定作用的,是你自己选择成为了怎样的人。
    男女之间*稳固的关系:叫作战友
    你的人生,不能只有你的先生
    心里装多少事,脸上就长多少斑
    如果要牺牲,先问问自己以后可会后悔
    不是所有女人都嫁给了*爱
    你是伪独立女性吗
    嫁给他,你后悔过吗
    **当前,各凭本事
    少妇们究竟在寂寞什么
    ……
    谢你不娶之恩(离开你真是太好了)
    序 言
    壹:谢你离开我
    贰:谢你漠视我
    叁:谢你躲避我
    肆:谢你抗拒我
    伍:谢你觉醒我
    陆:谢你想念我

  • 【一】谢你离开我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她是要打算这么一直打下去吗?” 费德里克对我奶奶说。
    我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他们,他们45分钟前已经没在我耳边唠叨。
    奶奶走过来,弯下腰,试图把我手里的电话拿过去。我的手就像某种动物的爪子,紧紧地握着电话。 


    “亲爱的凯特,你必须把电话给我。”她试图说服我把电话给她。
    我仍旧紧紧地抓着电话,似乎当成了救命稻草。不一会儿,我们的旁边竟围上来一小群人。
    是的,我作为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坐在希思罗机场五号候机大厅,身旁堆着行李,在那儿哭哭啼啼,显然不是什么正常之举。
    “再拨一次成吗?”我向奶奶恳求道,而费德里克则向围观者讲解着我为什么哭得稀里哗啦。
    “我早跟你说了,嗯,我真的早跟你说了。”奶奶说,“你不能相信那个法国人。 


    “他怎么能劈腿呢?”我对着周围十几个不同年龄的女人和一个名叫阿尔伯特的保安喊道。而另一个叫吉姆的保安则去找英国边境管理员去了,他担心我的皮箱里装有**。
    “怎么会呢?”我再次问他们,“我们是天生一对,没了我,他应该感到生活少了点什么,做什么都不自在。我尖声大叫,脸涨得通红。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继续大叫着。
    “也许还可以让她再试着拨打一次那人的电话?”一个女人紧张地向奶奶建议。
    我四下看了看围成一圈的人,他们全都点头表示同意。奶奶叹了一口气,翻了翻白眼。于是,我把电话放到扬声器那儿,*后拨了一次。我将电话高高扬起,这样,所有人都能听见了。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