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明清史

明朝的历史(精)

作者:孟森 出版社:新世界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新世界
  • ISBN:9787510464898
  • 作者:孟森
  • 页数:375
  • 出版日期:2018-12-01
  • 印刷日期:2019-05-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2
  • 字数:320千字
  • 孟森著的《明朝的历史(精)》是一部历史类通俗读物,为您讲述一段跌宕起伏的历史,一个错综复杂的朝代,将为您全程演绎明朝三百年的兴衰风云。
    全书分两编:**编总论,为提纲挈领的说明文字;第二编各论,分为开国、靖难、夺门、议礼、万历之荒怠、天崇两朝乱亡之炯鉴、南明之颠沛七部分,对明朝各个时期的史实进行了评述。
    作者以正史《明史》为基础,以私修史及野史笔记等作为引证,将《明史》中诸多疑问勘正清楚。本书全书内容充实、轮廓清晰、考证翔实,具有学术深度,在明史研究领域有着深远的影响,为现代明史研究的代表作之一。
  • 孟森著的《明朝的历史(精)》按时间顺序对明朝 各个时期的史实进行了评述,主要介绍了明史在史学 上的地位,以及明开国前后诸事、建文靖难之变、正 统土木之变、景泰夺门之变、嘉靖大议礼、万历不上 朝、天启乱世、崇祯失国、南明政权更迭等历史事件 ,以《明史》考证明朝史事,并引证明人文集、私修 史及野史笔记等内容。
  • **编 总论
    **章 明史在史学上之位置
    第二章 明史体例
    第二编 各论
    **章 开国
    **节 太祖起事之前提
    附群雄系统表说
    第二节 太祖起事至洪武建元以前
    第三节 明开国以后之制度
    第四节 洪武年中诸大事
    第二章 靖难
    **节 建文朝事之得失
    第二节 靖难兵起之事实
    第三节 靖难后杀戮之惨
    第四节 靖难以后明运之隆替
    第五节 靖难两疑案之论定
    第六节 仁宣两朝大事略述
    第七节 明代讲学之始
    第三章 夺门
    **节 正统初政
    第二节 土木之变
    第三节 景泰即位后之守御
    第四节 景泰在位日之功过
    第五节 夺门
    第六节 成化朝政局
    第七节 弘治朝政局
    第八节 英宪孝三朝之学术
    第四章 议礼
    **节 武宗之失道
    第二节 议礼
    第三节 议礼前后之影响
    第四节 隆庆朝政治
    第五节 正嘉隆三朝之学术
    第五章 万历之荒怠
    **节 冲幼之期
    第二节 醉梦之期
    第三节 决裂之期
    第四节 光宗一月之附赘
    第六章 天崇两朝乱亡之炯鉴
    **节 天启初门户之害
    第二节 天启朝之奄祸
    第三节 崇祯致亡之症结
    第四节 专辨正袁崇焕之诬枉
    第五节 崇祯朝之用人
    第六节 李自成张献忠及建州兵事
    第七章 南明之颠沛
    **节 弘光朝事
    第二节 隆武朝事 附绍武建号
    第三节 永历朝事
    第四节 鲁监国事
    后记
  • **节 太祖起事之前提 《明史》断代起于洪武元年,而叙明事者不能以洪武 纪元为限,当以太祖起事之始为始。《史本纪》如此。陈 鹤《明纪》,自注起元顺帝至正十一年,夏燮《明通鉴》 起至正十二年,皆与《本纪》相应合。夫言明一代之史, 除一支一节之纪述不可胜数外,自以正史为骨干。而变其 体,则有《纪事本末》、有编年之《纪》及《通鉴》。《 纪事本末》成于《明史》之前,其取材不限于《明史》。
    后来《明史》既成,清代又以敕修名义成《通鉴辑览》之 《明鉴》及《纲目三编》。《明纪》及《明通鉴》乃敢准 以下笔。清代之治《明史》者终不免有应顾之时忌,此俟 随时提清。今欲知史之本义,莫重于为法为戒。人知明之 有国,为明驱除者群雄,不知群雄亦当时之人民耳。何以 致人民起而称雄,颠覆旧政府,而使应时而起者得取而代 之?此非群雄之所能自为,乃统治人民之元帝室迫使其民 不得不称雄,不得不群雄中造就一*雄者而与天下*始也 。叙群雄者,以至正八年起事之方国珍为始。其实民得称 雄,已为较有知识、较有作用之健者,其人已不肯冒昧首 祸犯令于清平之世,一皂隶缚之而遂就法,盖已知纲纪尽 弛,行之可以得志而后动也。故推元末之乱本,不能不溯 元室致乱之故。
    元之武力,自古所无,大地之上,由亚而欧,皆其兵 力所到,至今为泰西所震惊。乃人中国不过数十年,遂为 极散漫、极脆弱之废物。其故维何?所谓“马上得之,马 上治之”。不知礼法刑政为何事。凡历朝享国稍久者,必 有一朝之制度。制度渐坏,国祚渐衰。有经久难坏之制度 ,即有历久始衰之国祚。有周之制度,即有周之八百年; 有汉之制度,即有汉之四百年;唐宋皆然。惟元无制度, 其享国即在武力之上,其能钳制人民数十年而后动者,即 其武力之横*历代也。元之无制度,若但为其书不传,则 亦正有《元典章》等传本,岂知元即有因袭前代之文物, 元之当国者正*不行用。此当从《元史》中于奏疏文求其 反证,乃可得之。
    顺帝至正三年,监察御史乌古孙良桢以国俗父死则妻 其后母,兄弟死则收其妻,父母死无忧制,遂上言:“纲 常皆出于天,而不可变。议法之吏乃云:‘国人不拘此例 ,诸国人各从本俗。’是汉人、南人当守纲常,国人、诸 国人不必守纲常也。名日优之,实则陷之;外若尊之,内 实侮之。推其本心,所以待国人者不若汉人、南人之厚也 。请下礼官有司及右科进士在朝者会议。自天子至于庶人 皆从礼制,以成列圣未遑之典,明万世不易之道。”奏入 不报。又至正十五年正月辛未,大鄂尔多儒学教授郑咺建 言:“蒙古乃**本族,宜教之以礼,而犹循本俗,不行 三年之丧;又收继庶母叔婶兄嫂。恐贻笑后世,必宜改革 ,绳以礼法。”不报。元至至正,已为末一年号,不过数 年,濒于亡矣,而犹以夷俗自居,日“列圣未遑之典”, 可知开国以来无不如是。其日“议法之吏”,则固未尝不 言立法,惟法特为汉人、南人设耳。
    元之国境广大,民族众多,蒙古谓之国人,中国本部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