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青春文学 > 爱情/情感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5

作者:关心则乱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77319
  • 作者:关心则乱
  • 出版日期:2018-12-3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同名影视剧由赵丽颖、冯绍峰、朱一龙主演!《琅琊榜》《欢乐颂》出品方正午阳光倾力打造!张开宙执导,侯鸿亮任制片人,强强联合,打造国产剧口碑巨制,湖南卫视即将热播! ★一幅从江南闺阁到侯门大户的古代生活画卷徐徐展开……宅门恩怨下的暗潮涌动与礼教伦常,全面还原真实古代市井家宅生活。网络流传:看知否,学做人!让你提高情商、经营人生、明理知世的口碑佳作! ◆作者现今**指定正版! ★精致内外双封,由知名“无脸人像”画手呼葱觅蒜执笔绘制封面,还原书中经典场景!纸张选用**进口80g银河书纸,给你带来小说少有的细腻与质感,极具收藏价值!内文含精美彩插,随书附赠胖脸娃娃**贺卡! \"
  • \"我想描写一个繁华的盛世,有英明的君主,果敢的将军,狡黠的投机者,算有遗策的谋略家,有鲜血,有惨烈,更有辉煌的未来。 我想描写一个正在走上坡路的家族,有深思熟虑的家长,有光明磊落的男儿,有刚烈妩媚的女儿,有泪水,有伤害,更有苦尽甘来的团圆。 ——关心则乱 \"
  •    关心则乱,现居浙江。1980年代出生的写手,循规蹈矩读书就业,完全按照国家规划的人生履历,生活宁静踏实。迤逦的书中世界是宅女的生活必需品,因屡屡陷入巨型坑洞,遂提笔自力更生,丰衣足食。喜欢轻松浪漫的文风,也执著於严谨合理的结构,写文是快乐并纠结的事。 作品:《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系列。
  • \"第四十五回 釜底抽薪
    她连滚带爬的扑到明兰跟前,尖叫着,“我娘说了,哪怕粗茶淡饭,也别做妾了!谁也不是天生下贱,好好嫁人,做个正头老婆!”她扯着明兰的衣角,哭的撕心裂肺,仿若一辈子的委屈的爆了出来,嘴里反反复复的念叨这么两句。
    第四十六回 明兰生子
    明兰斜眼看着余大太太,清楚的吐字:“过继之事,万难从命。倘若余伯母依旧不肯饶过,便请使出手段来罢,我如今身子重,待侯爷回来后亲往余府一趟,将嫣红姐姐当初的事,跟余大人另余家族人好好说道说道,论个明白!”
    第四十七回 真爱代价
    顾廷烨忽蹲下身子,对着自己道:“当初,是你替昌哥儿作的决定。你是知道我的,说出口的话,就不会收回。此生此世,昌哥儿都不会入顾氏族谱,叫他自己另立门户吧。”
    第四十八回 顾府分家
    顾廷烨山岳般纹丝不动,冷冷的直视回去,他不等她反驳,又道:“这次火势虽凶,但好在人都无恙。不但明兰平安生了孩儿,连三弟和侄儿也好端端的,真是天——佑——人——和!”
    第四十九回 非黑非白
    \"\"人终究非花非雾,有父母亲长,有小儿无辜,如何能如花露,如朝雾,说没就没,了无牵挂。姐姐是聪明人,千不念万不念,也念着父母慈爱养育一场。\"\"明兰握着张氏的手,句句发自真心。
    第五十回 人非草木
    明兰楞了半刻,才明白申氏在说什么,顿时酒醒了一半,幸亏她反应快,当下镇静道:“果然好名字。明智通达,宁静致远。愿这两个孩儿,能一声顺遂。”
    第五十一回 且行且思
    肩臂上柔软馨香,她笑面如花,他心里很喜欢,不自觉的就伸臂揽过她的腰,忽然,他很没出息的想——这样也好,就这么过吧,较什么真呢?
    第五十二回 君心我心
    明兰仿佛被触及心底*深处的地方,心中隐匿的那一处轰然塌方,被掩藏住的丑陋无处躲藏。她一手撑着桌子,哀戚道:“……我心虚,是因为,当一个人待我真心真意时,我却只想着自己。”
    第五十三回 妖魔鬼怪
    她狠起心肠,嘶着嗓子道,“为了给祖母讨回公道。我父亲,兄弟,姊妹,乃至如今富贵尊荣的安逸日子,都可以不要!”
    第五十四回 左右相顾
    顾廷烨正色道:“明兰素来胆子小,连杀鸡声都不敢听,见血就要怕上半天。敢问老夫人,姨母为何将她逼迫至这个地步?!”
    第五十五回 俗世夫妻
    她抬起头,湿润的大眼望着他,“一听到曼娘要撞死我,侯爷有没有慌了手脚,有没有乱了方寸,哪怕知道我无恙后,是否依旧怒不可遏,恨不得立刻替我报仇出气?”

    \"
  • \"明兰楞了半刻,才明白申氏在说什么,顿时酒醒了一半,幸亏她反应快,当下镇静道:“果然好名字。明智通达,宁静致远。愿这两个孩儿,能一声顺遂。” 申氏看看她,明兰凶悍的瞪回去——你们夫妻发神经,请离自己远一些! 两人互看了半响,*后申氏软了下来,收回目光,轻轻叹道:“是好名字。”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丈夫年少俊美,才高勤恳,出身豪门贵族,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又不贪花**,便是自己在孕期,齐衡也不曾收过通房;除了一颗心不知飘在哪里外,实在无可挑剔。比起家中一干姐妹,自己已是幸运太多,何必得陇望蜀呢。
    可若不叫明兰知道,她又觉着憋得难受。
    之后两人也无有话,默默走到二门。
    与申氏告别后,明兰决意一路走回大门:“不用轿子了,我要走两步,散散酒气。”小翠袖见她脸色不好,也不敢多问,便与几个婆子跟在后头。
    有爵之家的格局都差不多,沿着窄窄的内巷,一路到大门口便是,适才来的时候,她便记得了。此刻,明兰心中升起万丈怒火,恨不能立时将齐衡捉过来暴锤一顿。
    ——那个白痴不知哪根经搭错了,好好过着日子,非要找不痛快,还要连累自己!舒心日子过久了是吧,想找抽是吧?!明兰越想越气,越走越快,脚步又急又重,仿佛是满心不快,后头众人也不敢紧跟,只留出一段距离随着。
    走到拐弯处,明兰一脚踏出,险些和来人撞上,那人急急收住势头,两人猛地打了个照面,俱是大吃一惊。
    齐衡似乎刚送完客人,也是满身酒气,双颊通红,白皙的肤色宛如透出胭脂一般,*映得人品俊美如玉,秀丽若芝兰玉树。
    “…六妹妹…”他双目尚带着迷离,习惯性叫道。
    当爹了还不消停!这会儿,明兰心中没有半分绮丽,只想揍人,当即恶狠狠的断喝了六个字——“闭嘴!你个二货!” 然后错身就走,须臾又回转身子,目露凶光,补充低喝:“快给你儿子闺女改名!” 这间隔不过十秒钟,齐衡目瞪口呆,**没有反应过来,明兰已迅速走开,大踏步的往前过去,后头追上的丫鬟婆子急急给齐衡行了个礼,然后又去追明兰,并不知中间发生何事。
    短短几十步,再拐个弯,便是门房,只见顾廷烨已在那儿等着了,深蓝湖绸袍服上隐隐传来酒香,男人却面色未改,神色淡淡的。
    明兰放下扶着额头的手,笑着迎上去:“劳驾侯爷久等了。” 顾廷烨微微皱眉,盯着她这个动作:“你吃酒了,头疼么?上了车,怕颠得你*不舒坦,不如歇会儿再走罢。” 明兰楞了下,不禁笑道:“还使得,不妨事的。还是别耽搁了,这便走罢。” 顾廷烨盯着看了她一会儿,简短道:“你等等,我去叫顶轿子来。” 不等明兰拒*,便转身走了。
    大约是安逸久了,警觉性不如以前,隔了两日明兰才觉出不对来。
    顾廷烨似是愈发阴阳怪气,前一刻尚与她说笑,后一刻便沉默不语,用意不明的盯她看上半天,叫她心头发麻,倘有空了,也不似之前那般与她玩闹,常是一个人抱着儿子出神。
    问他怎么了,男人淡淡敷衍一句:“无事。” 公孙先生近日洒脱空闲的很,学古人击鼓作乐唱曲,瞧这样子也不似朝堂有事;明兰心下愈发惴惴,细细想了,赫然是那日赴齐国公府寿宴起不对的,顿时心惊不已。
    这日待顾廷烨上了朝,明兰把顾禄叫来,也不如何隐瞒,直接道‘瞧那日侯爷在齐府不甚痛快,到底出了何事’,顾禄素来记性好,可想了半日也不觉有何不妥,明兰便叫他将那日顾廷烨入齐府之后诸般事宜一一说来。
    “侯爷先与老国公拜寿,说了会子话,后来英国公辅国公几位都来了,大伙儿便说起旧年老事,几位大人都夸侯爷是千里神驹……入了席,韩国公老是挨过来与侯爷说话,侯爷便一个劲儿的劝酒,后来韩国公醉倒了。不知谁又说老国公有福气,四代同堂什么的,老国公一高兴,便叫人将两位曾孙抱了来,当众给各位大人看……” 明兰强自按住心头乱跳:“老国公可曾有说起那两个孩儿的名字?” 顾禄想了想,答道:“只说了那哥儿,是叫翰明的;老公爷心疼这**的曾孙,还将名字写了好些张,贴到外头让人叫呢。” 明兰默然,不再多问什么,只温颜夸了顾禄几句,然后叫小桃送出去,小桃照例揣了满怀的果子点心给他,然后领了出去。
    春风拂面,竟生生沁出冷汗来,摊开湿漉漉的掌心,明兰伫立窗前,懊恼不已,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此刻她便是将齐衡海扁一万遍的心也是有的了! 她与齐衡的事,顾廷烨原就知道,话说她俩**回见面,正是她和齐衡演活戏的**观众,后来时过境迁,齐衡娶妻,绿帽,考科举,顾廷烨娶妻,绿帽,混江湖——就是打死她,明兰也不曾料到自己会嫁给在京城纨绔界闻名遐迩的顾二叔呀! 是以,当初她介怀的反而是贺弘文,毕竟他们俩才是认真考虑过婚嫁的对象,谁知他十八代祖宗不积德的齐元宝会脑袋抽风至此?! 现在该怎么办?他又不是**才知道她和齐衡的往事的,干嘛现在还介怀呀呀呀! 明兰抱头哀嚎,在榻上翻来滚去也想不出个主意来,便把刚睡醒的团哥儿捉到面前,双手固定住他的小脸,“你也替娘想想办法呀!” 可惜小胖子听不懂,还不住的往她怀里拱,胖胖的脸蛋直蹭她的胸脯,张开小嘴到处乱找,明兰恼羞成怒,用食指顶开他的大脑门,“你个吃货!” ——还是个笨蛋小吃货,她早断货了好不好! \"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