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美国

邻人之妻

作者: 盖伊·特立斯 出版社:上海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上海人民
  • ISBN:9787208146594
  • 作者: 盖伊·特立斯
  • 出版日期:2018-06-01
  • 印刷日期:2018-07-03
  • 包装:平装
  • 版次:1
  • 印次:1
  • 1.jpg

  • 新新闻主义之父 盖伊·特立斯 

    惊世骇俗之作 

    九年**之旅,终朝袒裎相见

    以**视角窥见20世纪后半叶美国社会变迁


     “不可贪图邻人的房产。不可贪爱邻人的妻子、奴婢、牛驴或他的任何东西。”(《旧约·出埃及记》)


    1925年,纽约落魄地下书商塞缪尔·罗思在自己杂志上*早连载《尤利西斯》,并出版售卖《欢场女子回忆录》、《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爱经》等书;

    1953年,退伍军人休·海夫纳在芝加哥自家厨房桌上组稿、编辑,推出《花花公子》创刊号,一*而红;

    1957年,威廉·马斯特斯和弗吉尼亚·约翰逊开始用自制的“**机器”来研究性满足的秘密;

    1968年,约翰·威廉森和他的妻子芭芭拉·克拉默创办自由**的砂岩俱乐部;

    1973年,作家盖伊·特立斯走入纽约住所附近的一家按摩院……


  •  1925年,纽约的落魄地下书商塞缪尔·罗思在自己创办的杂志上最早连载了《尤利西斯》,此后他还出版售卖了《欢场女子回忆录》《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爱经》等书籍,频繁被定罪判刑。1956年,“罗思诉美利坚合众国案”罗思败诉,入狱五年,但该案判决书中对淫秽作品的定义解放了大批步罗思后尘的出版商、制作人。

        1953年,退伍军人休·海夫纳在芝加哥自己的厨房桌上组稿、编辑,推出了《花花公子》创刊号,后来迅速成为美国销量增长最快的杂志;1957年,威廉·马斯特斯和弗吉尼亚·约翰逊开始用自制的“性交机器”来研究性满足的秘密;1968年,约翰·威廉森和他的妻子芭芭拉·克拉默创办了自由性爱的砂岩俱乐部;1973年,一位计划描绘美国性开放和中产阶级色情消费主义盛行的作家盖伊·特立斯走入了纽约住所附近的一家按摩院,花15美元“享受”了一次服务,并这样开启了自己的性爱奥德赛……

        1981年首次出版,《邻人之妻》就以其对美国性行为和性癖好写实的描写而震慑了美国社会。特立斯以奇迹般的新闻勇气和技艺,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建基在新的道德基础上的新世界,带领我们领略了花花公子宅邸、最高法院、按摩院的后院与温床,展现了色情产业、群交文化的兴起,相应的对抗淫秽色情的法律努力,以及普通人的性心理和性观念。虽然话题涉及下半身,但特立斯的写法并不轻佻,这本书彻底改变了美国人看待自身的方式。


  • 盖伊•特立斯(Gay Talese, 1932年2月7日— ),美国著名作家、记者,“新新闻主义”代表人物,曾任职《纽约时报》十年,长期为《纽约客》(The New Yorker)、《时尚先生》(Esquire)等杂志撰稿。

    特立斯的雄心是“将非虚构写作提升到前人未至之境,一探虚构作家之禁脔,与同侪菲利普•罗斯、厄普代克一较短长”,不仅将文学技巧引入纪实书写,更对美国社会作了切片般的精准分析。

    他受《时尚先生》之邀采写的特稿《弗兰克•辛纳屈感冒了》是新新闻风格的代表性作品,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非虚构书写”、“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美国杂志文章之一”、“《时尚先生》刊登过的最好文章”,并收录进“企鹅现代经典”。《王国与权力》位列“关于新闻业,五本最好的书”;《被仰望与被遗忘的》《邻人之妻》等作品也无愧时代经典。在他笔下,没有失败者、小人物、零余人,所有人都是主角般的待遇、一切都鲜活无比。全世界特稿记者视其为新闻书写的典范。

    特立斯于2011年获颁诺曼•梅勒卓越新闻贡献奖。


  • 前言 凯蒂·洛菲 


    1 他想,要是运气好,空军会把他派往南加州的基地,然后说不定他就能找到她。


    2 社里年轻的出版人,休·海夫纳在办公室里看着这些照片,立马就被迷住了。


    3 此法案得名于美国历史中*可畏的审查官安东尼·考姆斯托克。


    4 还有两个人,可能是书店*大的主顾,几乎每本能买到的**杂志都要。


    5 而那个促成法律发生变化、用叛逆的一生写下60年代性解放序章的人,在美国却不那么出名。


    6罗思服刑直到1960年以后,其间能够通过邮购买到害他进监狱的大部分作品。


    7 年长的毕业生……恨不得自己年轻几岁,好在这自由中纵情声色。


    8 然后,冲他挥了挥手,就走了,轻轻地关上了门。


    9 感到这人不是主动进攻的类型—因此,他说要给她找片阿司匹林时,她就决定跟着他。


    10事情进展得这么快,让布拉洛惊慌不已,他也害怕被卷入威廉森的**世界……


    11 离婚手续办完的前**,他带了个推销员回家解释保险条款。那个推销员,正是芭芭拉·克拉默。


    12与另一个男人睡过以后,她对约翰的爱非但没有减少,她还确信自己*加爱他。


    13 他不敢相信,这个与他结婚十年、他自以为了解的女人,对他们的私生活突然变得这样大胆,这样没有顾忌。


    14 他粗暴地推开了她的手,不想再被她碰一下,也不想再碰任何人。


    15 但他们不知道,这个新地址早被警察和联邦调查局盯上了。


    16 “砂岩”占地面积15英亩,成员有几对**夫妻,都是支持公开的性自由,追求消除占有欲和嫉妒心的。


    17布拉洛震惊地发现,威廉森的眼里含着泪水。


    18后来,詹姆斯·唐纳被选为此处地方法院的法官。


    19几个小时后,警察逮捕了阿琳·高夫16岁的儿子,控告他犯下双重谋杀罪。


    20 从那以后萨丽·宾福德成为砂岩的常客,也是约翰·威廉森和其他一些男人的性伴侣。


    21 那些敌人住在华盛顿,办公室在一栋叫水门的建筑中。


    22 从那儿通向的房间里,九位显赫的人将仔细考虑“哈姆林诉美利坚合众国案”。


    23 个人喜好和法律歧义可能使正义的天平以五比四向任何方向摇摆……像黄昏时的风一样反复无常。


    24 一位发言人……站起来,赠予休·海夫纳一张放大的五美元钞票复制品,以纪念几十年前被如此坚决拒*的那次加薪。


    25 他们是不加掩饰的窥阴癖,正凝视着他;而特立斯回之以凝视。


    后记 


    人物地点近况*新


    译后记

  • 她全身赤裸,趴在滚烫的沙子上,两腿舒展地伸开,长发在风中飘拂,脑袋向后仰着,双眼紧闭。她像是沉浸在隐秘的思索中,远离尘世,在加利福尼亚州靠近墨西哥边境的沙丘上静静栖息,毫无雕饰,唯余自然之美。她不佩首饰,头上也不戴花朵;沙滩上没有足印,毫无时间的痕迹,这是张**的照片。不过,17岁少年汗津津的手指破坏了画面的美感,他攥着照片,眼里涨满青春期的渴望与情欲。

    这张照片刊在摄影艺术杂志上,是他刚刚在芝加哥城郊瑟马克路拐角的报刊亭买来的。这是1957年的一个傍晚,冷风呼啸,哈罗德· 鲁宾却感到体内热度不断上升。他站在报刊亭后面路旁的街灯下,仔细研究着这张照片,对往来车辆和行人的声音充耳不闻。

    他迅速翻着书页,看看其他的**女人,判断自己对她们感觉如何。从前有几次,他慌里慌张地买了一本杂志后大失所望,因为这种书都是偷偷出售的,没办法预览里面的内容是否合口。像《阳光与健康》里那些打排球的**主义者——50年代**让**入镜的杂志,可是她们也太壮了点;《现代男性》里笑容可掬的艳舞女郎,**的姿势又太急切;还有《经典摄影》里那些模特,根本是镜头下的傀儡,在艺术的阴影中丧失了生气。

    虽说这些杂志也能让哈罗德· 鲁宾在独处时获得满足,但很快它们就被贬到卧室衣柜里的一大堆杂志底下。这堆书的*上面则是经受住检验的几本,女人们或表现某种情绪,或摆出某种姿势,但都是立即就能刺激他兴奋起来的;*重要的是,效果颇能持久。他要是在别处有了新发现,可以几周或几个月把它们冷落在衣橱里。可没有新发现的时候,他总是有家可回,在纸质的后宫里与哪位宠妃重燃爱火。这种快感与他和莫顿高中女友的性生活相较,当然有区别,可也并非水火不容。这两种快感多多少少交融在一起。女孩父母不在家,他俩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时常会想着杂志里*加成熟的女性。他自己看杂志的时候呢,则会回忆起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刻,她脱了衣服的样子,她身体的触感,还有他们一起做过的事情。

    不过*近,可能是因为觉得坐立不安、心神不定,总想着退学、甩了女友、加入空军吧这些事,哈罗德· 鲁宾离芝加哥的现实生活愈发遥远,愈发耽于幻想;当一位特殊女性的照片出现在他眼前时,此类症状尤其严重。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对这个女人已十分痴迷。

    这个女人就是他刚刚在杂志上看到的,沙丘上的**。几个月以前,在一本摄影季刊上,他**次注意到她。她的身影也曾出现在几本男性刊物、冒险杂志以及**挂历上。她很漂亮,身体线条富有古典美,脸庞充满无邪的活力,可吸引住他的并不光是她的美貌,而是笼罩在每张照片里的灵韵。她漫步在沙滩上也好,站在棕榈树下也好,坐在波涛拍打的石崖上也好,都带着一股不吝天性、慷慨展示自我的气息。即使有些照片里她遥不可及、飘逸脱俗,显得不食人间烟火,她身上的真实感依旧无处不在,让他觉得亲近。他也知道她的名字,是在题图里看见的,他十分肯定这就是她的真名,*不像有些玩伴女郎 或者招贴画女郎那样

    对想要撩逗的男人隐去真名,取个花里胡哨的假名。

    她叫黛安娜· 韦伯,家在马利布的海滩上。据说她是个芭蕾舞演员,哈罗德认为这解释了她在镜头前摆某些姿势时老练的身体掌控能力。比如他现在拿的这本杂志的一页上,黛安娜· 韦伯简直像杂技演员似的,在沙丘上优雅地站着,两臂伸开,一条腿高高抬过头顶,脚尖笔直指向无云的晴空。下一页上呢,她侧身躺着,臀部浑圆饱满,一边的大腿稍稍抬起,几乎盖不住耻骨,胸部袒露,乳头坚挺。

    哈罗德· 鲁宾飞快合上了杂志。他把杂志塞到教科书中间,一股脑儿掖在胳膊底下。天已经晚了,他马上就得回家吃晚饭。一转身,报刊亭那个抽烟的老头正对着他挤眼,哈罗德没理会。他把手深深插进黑色皮大衣的口袋,朝家的方向走去,特意留长、梳成猫王“鸭屁股”式的金发扫着竖起的衣领。他决定步行回家,不乘公交车,因为他不想和人有近距离接触,不想让人侵入他私密的内心世界,他正急切地盼着晚上,盼着父母睡熟后,独自与黛安娜· 韦伯在卧室里的那一刻。

    他走在橡树园大道上,接着拐向北边的二十一街,走过路边的平房和稍大些的砖房。伯温这一带的住宅区很安静,离芝加哥市中心有30分钟车程。住在这里的人十分守旧,勤劳节俭。很多人的父母或祖父母都是20世纪早期从中欧移民到这儿来的,从捷克斯洛伐克西部波希米亚来的人尤其多。这些人仍旧坚称自己是波希米亚人,不过让他们扫兴的是,如今在美国,“波希米亚”这个词总是和无忧无虑、沉溺**酒精的年轻人联系在一起,这些人整天穿着凉鞋晃来晃去,还看“垮掉一代”风格的诗。

    在家里,哈罗德与奶奶*亲近,时常去看她。奶奶就生在捷克斯洛伐克,不过不是波希米亚地区。她来自捷克斯洛伐克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那里靠近多瑙河与匈牙利从前的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她经常对哈罗德讲起,自己怎么14岁就来到美国,在那些暗无天日、拥挤不堪的工人宿舍里做女仆。这类宿舍是为成千上万来到密歇根湖沿岸工业城镇打工的斯拉夫人准备的,他们来到这里,在炼钢厂、炼油厂之类的工厂里干活,这些工厂都在印第安纳州,分布在东芝加哥、加里和哈蒙德周围。那会儿住宿条件实在是太拥挤了,她说,去打工的**家宿舍里,四个白班的工人租了四个晚上的床位,四个夜班工人呢,又租了这四个床位,白天过来睡觉。

    她说这些人受到动物一般的对待,自己过得也像动物,他们不被工厂老板剥削的时候,就去欺负像她这样打工的姑娘。女人们要住在这种地方,本来就够不幸的了。宿舍里的男人们总想抓住她,夜里她想睡觉的时候,总有人使劲敲她锁上的房门。*近一次她对哈罗德讲这些事的时候,他坐在厨房里,吃着她做的三明治,突然想到了50年前她的样子:羞答答的佣人姑娘,脸色苍白,和他一样的蓝眼睛,长发绾成发髻,年轻的身体穿着灰暗的裙子在房子里飞快地走动,躲闪着野牛一般的工人们朝她抓来的手指和粗壮的胳膊。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