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外国小说 > 美国

时震(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ISBN:9787559421517
  • 作者:(美)库尔特·冯内古特|译者:刘勇军
  • 页数:287
  • 出版日期:2018-06-01
  • 印刷日期:2018-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美国后现代主义文学大师冯内古特封笔遗作,经典文学的“至高想象力”。嬉笑怒骂×黑色幽默×荒诞不羁×***×神来之笔……看似在说预言,实际在说现实,全人类的劣根性都在这本小书里,美国图书馆协会评选20世纪以来备受争议百大小说。 ●海明威,马克吐温之后,美国又一位敢说真话的大师。冯内古特一生共创作三十余部经典,被翻译成二十余种语言,影响了几代人。他是学生、媒体、平民百姓的意见**,上世纪的美国大学校园里,每个学生都以有一本冯内古特的书为荣。 ●什么是“时震”,时震是冯内古特自创的词,它就是人类精神和灵魂的地震。在这个科技与物欲的世界里,已经逐渐丧失了人性,丧失了决策的正确,丧失了自由的意志。如果时间可以重来过,我们能否在千疮百孔的世界中重建?冯内古特在一脸坏笑下认真的拷问我们。 ●“没有**的人”冯内古特的呐喊,揭开人类所有的伤疤,可谓20世纪“生存问题”百科全书。书中充满了冯氏批判:美国政府为了自身利益的扩张,是谓完成纳粹“未竟的事业”;对新世纪的发明如原**、军事研发的嘲讽;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揭示,如贫富差距,造假,婚姻,饥荒等问题;对人类精神未来的忧虑,如自尊的丧失,文学艺术的堕落,低俗娱乐业等。 ●神奇预言书,开创新文体,小说原来可以这样写。至今很多人都认为冯内古特死于1997年,坊间流传,冯内古特经历过时间重置,他死过两次!1997年完成的半自传体小说《时震》,预言了自己84岁时结束一生。一语成谶,他自己在2007年84岁时谢世,不过死因是意外摔伤,而不是他喜欢的死法:在乞力马扎罗山脉死于飞机失事。冯内古特死前自嘲:文学就是个笑话,加缪死于车祸,冯内古特死于摔跤。 ●**媒体,知名作家高度评价冯内古特的本书,世界文坛几代人的精神偶像:莫言、村上春树、多丽丝·莱辛、诺曼·梅勒、格雷厄姆·格林……各国媒体推崇的公知代表: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卫报…… 他是几代美国年轻人的偶像,是我们自己的马克?吐温。 ——诺曼?梅勒 因为知道了冯内古特,心想还有这样的小说啊,我觉得这极大地影响了比如《且听风吟》和《一九七三年的弹子球》,假如没有他们,我想或许就不会有那样的作品了。 ——村上春树 冯内古特是乔治?奥威尔、卡里加里博士和闪电侠的合体……一个滑稽而疯狂的科学家。 ——《时代周刊》
  • 《时震》是美国后现代主义文学大师冯内古特写于1997年的封笔之作。他运用科幻小说的形式,后现代主义的笔法,幽默讽刺的文字,精心构建了一个特殊的世界,即“时震”:宇宙中的时空统一体因出现了自信危机,突然收缩而产生了“时震”,并决定要寻寻乐子调剂一下,将世界重新弹回到10年以前。每个人都在一种“似曾经历过的错觉”之下,完全一样地重复以前所做的一切。 一个个忍俊不禁的故事,一句又一句的经典语录,将一个反传统,无中心的荒诞主题“时震”巧妙的写出了可读性。作者并没有像正常科幻小说做什么预言或发明,而是直指人的本性,乃至人类的命运与灵魂,字里行间的愤懑正是无奈与玩世不恭的综合体,幽默与犀利的集大成者,不愧是冯氏一生的压轴力作。
  • [美] 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1922—2007) 美国后现代主义文学大师,黑色幽默文学的代表人物,与马克·吐温并称。以喜剧形式表现悲剧内容,在灾难、荒诞、绝望面前发出笑声。这种“黑色幽默”风格始终是冯内古特小说创作的重要特质。其代表作《五号屠宰场》《时震》抓住了他处身时代的情绪,并激发了一代人的想象。 冯内古特是出生在美国的犹太人,1940年考取康奈尔大学,主修化学。1944年珍珠港事件爆发,主张反战的他志愿参军,远赴欧洲战场。1945年遭德军俘虏,被囚禁在德累斯顿战俘营。冯内古特的文学创作,不少灵感正是来自于在战俘营的经历。战后冯内古特在芝加哥大学获得人类学硕士学位,后在哈佛大学任教。他从上世纪50年代起开始发表短篇小说,60年代起开始出版长篇。晚年的冯内古特在曼哈顿和纽约长岛的田园里颐养天年。2007 年3月在家中楼梯上不慎摔倒,同年4 月11 日,在曼哈顿逝世。
  • 序言 / 001
    **章? / 006
    第二章 / 010
    第三章 / 014

    ……
  • **章 就叫我“小的”吧,我那六个已经成人的孩子都是这样招呼我的。他们中有三个是我收养的外甥,另外三个是我亲生的。他们背后叫我“小的”,还以为我不知道。
    我在演讲中提到过,艺术家们那勉强称作使命的东西,就是让人们对活着还能感到那么一丁点儿庆幸。随后我被问及是否知道些不负使命的艺术家。我答道:“甲壳虫乐队。” 在我看来,地球进化的*高等生物会觉得,活着本身就是件尴尬的事儿,或者*糟。先不提那些理想主义者被钉在十字架上这种**的例子,我生命中的两位重要女性——我母亲和我**的姐姐爱丽丝,你也可以叫她爱丽——现在都已不在人世。她们都憎恨生活,嘴上也是这样说的。爱丽会大声嚷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马克·吐温是他那个时代*幽默的美国人,像我这样年过古稀时,他发现生活对于他和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个负担。于是他写了这样的话:“自我成年以来,我从未期待过任何一位已得解脱的朋友重获新生。”他女儿简突然离世几天前,他曾将这句话写在一篇文章中。在这些他不愿复活的人里,还包括他的另一个女儿苏西,他深爱的妻子,以及他的挚友亨利·罗杰斯。
    马克·吐温并未经历过**次世界大战,但他却像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那般沉重。
    耶稣在《登山宝训》里感叹生活如此不幸,“哀恸的人有福了”“温柔的人有福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
    亨利·大卫·梭罗说过一句名言,“多数人在平静而*望中生活。” 于是,我们污染了水、空气和表层土。在工业和军事上,我们创造出有史以来*诡诈的世界末日装置,这就一点都不难理解了。让我们说出心声吧,对于几乎所有人而言,世界末日真是来得太慢了。
    我的父亲老库尔特,是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一名建筑师。他得了癌症,而他的妻子大约15年前就**了。他在老家闯红灯被拘留,结果发现他这20年竟然都是无证驾驶! ◆?◆?◆ 你知道他跟拘留他的警察说什么吗?“*毙我得了。”他说。
    美国黑人爵士钢琴家胖子沃勒,在他的演奏达到狂热**的状态时,他经常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句话——“趁我快活时,给我来一*!” *支这玩意儿使用起来像打火机一样容易,跟面包机一样廉价。它能够满足任何人谋杀的幻想,谋杀父亲、胖子沃勒、亚伯拉罕·林肯、约翰·列侬,或者是谋杀马丁·路德·金,甚至是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妇女。它足以向世人证明一点,用科幻小说家基尔戈·特劳特的话说,“生活就是一摊屎”。
    第二章 试想一下,如果美国有一个**的大学以理智的名义抛弃了橄榄球,再将闲置下来的运动场变成一间**制造厂。这可算不上什么明智之举,反倒有几分基尔戈·特劳特的影子。
    我指的是我的母校——芝加哥大学。早在我就读这所大学之前,也就是在1942年12月,科学家们在斯塔格球场的看台下面,**完成了人工核裂变的链式反应,其目的是证实原**的可行性。那时我们与德国和日本处于交战状态。
    53年后,即1995年8月6日,人们聚集在我母校的附属教堂里,纪念原****在日本广岛市**50周年。我当时也在那儿。
    物理学家利奥·塞伦是发言人之一。很久之前,在死气沉沉的运动场上,他参与了**成功的核实验。但请记住这一点:他为自己当时的行为深感歉意! 我们应该告诉他,在这个连*聪明的动物都觉得生不如死的星球上,作为一名物理学家便意味着你永远不必说抱歉。
    现在再试想一下,有个人为刚愎自用的苏联制造出了能成功引爆的氢弹,这个人后来还被授予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位真实存在的人物便是已故的物理学家安德雷·萨哈罗夫,他值得成为基尔戈·特劳特笔下的某位主角。
    因为他呼吁终止核**试验,从而在1975年获得诺贝尔奖。当然,他已经进行过核试验了。他的妻子还是一名儿科医生!什么样的人能在改进氢弹的同时,跟一名儿童保育专家结了婚?什么样的医生会和一名神经失常的人成为配偶? “**在工作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吗,亲爱的?” “是的,我的**破坏力会很大。你那位长水痘的孩子情况怎么样?” 安德雷·萨哈罗夫在1975年被称为圣人,但现在“冷战”已经结束,他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他成了苏联的持不同政见者。他呼吁终止发展和试验核**,提倡给人民真正的自由,后来他被逐出苏联科学院。他被迫离开莫斯科,被流放到**冻土上一个荒僻的小镇。
    苏联当局也不准他前往挪威的奥斯陆领取和平奖,便由他那位作为儿科医生的妻子,叶连娜·邦纳代为领奖。但我们现在是时候探讨一下:不管一个人是为了哪个地方的哪个政府,只要他参与了研制氢弹的过程,那么她,或任何儿科医生,或者医务人员不是比那个人*有资格获得和平奖吗? 人权?有什么会比氢弹*加漠视所有生命形式的权利? 1987年6月,萨哈罗夫被纽约城市大学史泰登岛学院授予了名誉博士的称号,这次苏联政府也不许他亲自到场。所以,我应邀代他接受这一头衔。
    我要做的就是帮他捎个口信。“不要放弃核能。”我像个机器人似的复述道。
    我可是极其恭谦有礼!但当时离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事故才过去一年,那可是这个疯狂星球上有史以来*致命的核灾难。这场核泄漏事故会让北欧所有的孩子生病甚至死亡,而且它的这一影响能长达数年。儿科医生可以大展拳脚了! 比起萨哈罗夫那荒诞可笑的讲道词,纽约州斯克内克塔迪市的消防员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后的行为倒*能鼓舞我。我曾经在斯克内克塔迪市工作过,市里的消防员寄了一封信给北欧的同行兄弟,赞扬他们在抢救生命财产时无私无畏的英雄壮举。
    消防员万岁! 有些人在平时不过是世间的渣滓,但在紧急情况下他们也能变成圣人。
    消防员万岁!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