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传记 > 文学家

雷蒙·阿隆回忆录(上下增订本)(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精装
  • 出版社:社科文献
  • ISBN:9787509795897
  • 作者:(法)雷蒙·阿隆|译者:杨祖功//王甦
  • 页数:1147
  • 出版日期:2017-07-01
  • 印刷日期:2017-07-01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882千字
  • 雷蒙·阿隆(Raymond Aron,1905-1983),法国著名历史学家、哲学家、社会学家。
    阿隆是犹太律师之子,1924-1928年间,他在著名的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攻读哲学,1940年为逃离纳粹而流亡伦敦加入“自由法国”,战争结束后任教于巴黎政治学院和国家行政学院 (法国),1955-1968年任教于索邦大学,1970年起任教法兰西学院。他是哈佛、牛津等大学名誉博士,法兰西学院伦理学和政治学院院士,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
    他的著作多达四十多本,论述主题从历史学、社会学、战争研究到法国的文化和政治前景,十分广泛。同时,他还是一位政治评论家,为《费加罗报》撰写政治评论达三十年之久。
    雷蒙·阿隆在西方世界,尤其在法国和德国具有持久而广泛的影响,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称他为“富有创造性的思想家和欧盟理念的积极创造者”,德国前总理科尔也认为“阿隆对欧盟的目标作了正确的描述”。
  • 上册
    序言 雷蒙·阿隆和普世史的时代
    增订本出版说明
    前言 雷蒙·阿隆和他的《回忆录》
    **部 政治教育(1905~1939)
    **章 父亲的遗嘱
    第二章 学习与友谊
    第三章 发现德国
    第四章 在拉丁区中心
    第五章 灰心丧气或幸灾乐祸
    第六章 浩劫之路
    第二部 政治愿望(1939~1955)
    第七章 战争
    第八章 没有抒情的幻想
    第九章 记者和活动家
    第十章 瓜分欧洲
    第十一章 20世纪的战争
    第十二章 “知识分子的鸦片”
    第三部 祸患之中的教师(1955~1969)
    第十三章 返回古老的巴黎大学
    第十四章 阿尔及利亚的悲剧
    下册
    第十五章 工业社会
    第十六章 将军的宏伟计划
    第十七章 和平与战争
    第十八章 “他没有理解我们”或1968年5月
    第十九章 “自信与统治者”
    第四部 当官的年代(1969~1977)
    第二十章 从皮埃尔·布里松到罗贝尔·埃尔桑
    第二十一章 后戴高乐主义
    第二十二章 论意识形态批判
    第二十三章 亨利·***与美国霸权的终结
    第二十四章 论历史评论
    第二十五章 西方的衰落
    第五部 死缓阶段(1977~1982)
    第二十六章 心肌梗死
    第二十七章 在《快报》周刊
    第二十八章 社会主义插曲
    第二十九章 受到考验的人权:卡特总统和中东冲突
    第三十章 走向苏联霸权主义?
    第三十一章 一代人的结束
    结束语
    作者书目提要
    索引
    增订本译后絮语
    译后记(1992年版)
  • 怀有这种心情的人要么走向***,走向革命 ,要么奉行与德国和解的政策(反对占领鲁尔区,减 少赔款,到1930年代初提前撤出莱茵区),要么干脆 拒*服兵役。拒*服兵役有几种形式:一种是内心上 反对打仗,一种是阿兰的方式(拒*晋升军衔),还有 一种是无政府主义。至于我,我的态度接近第二类, 确切地说是阿里斯蒂德·白里安的态度,因为这样合 乎我的性格。。阿兰的态度能打动我,但说服不了我 。我写的一些文章都透露出思想上的混乱和感情上的 迷惘。但这种茫然若失的心情在我1933年2月讨论和 平主义的文章里便开始拨开云雾见青天。文章里有一 句话说得相当动人:“政治问题不是道德问题。”到 了**,我仍然会这么说。
    当然,这句话也不免过于简单。在哲学上,政治 作为问题,作为判断和行动,自成一个特殊领域。也 许,归根结底,政治行为只有同广义的道德联系起来 才有意义。我痛恨极权主义,那是因为极权主义能使 一切邪恶的东西肆意得逞,大张凶焰,而其根苗则深 埋在人的本性里面。任何政治,尤其是任何战争,都 必须具有合乎道义的目标,或者有由道德准则规定的 目标。但是,目的也罢,手段也罢,都不是考虑了道 德然后得出来的,或者说,不**根据道德而得出来 的。权利平等意味着德国将重整军备。**之间不能 有歧视,在正常情况下,这是合乎公平正义的。但是 ,德国不接受《凡尔赛条约》划定的领土边界现状而 要重振军威,那么和平将得到巩固还是受到损害? 1932年,爱德华·赫里欧重返***以后,埃玛 纽埃尔·阿拉戈——他的兄弟跟我的兄长阿德里昂很 有交情——经常在官场走动,他带我去见***的一 个副部长,名叫约瑟夫·帕加农。我曾经对阿拉戈倾 诉过,我对德国的政治动向忧心忡忡。德国全体人民 都狂热地感染上了**主义。希特勒获得了权力,战 云弥漫,欧洲岌岌可危。那个副部长请我谈下去,我 便发了一通议论,纯粹是高师的派头,或许讲得有声 有色。他听得很认真,看来我所说的还有点意思。等 到我发完议论,他才回答:“根本问题在于思考。我 一有工夫便爱思考,所以感谢您给了我那么些思考的 题目。我们的**兼***部长,威望过人,人品出 众。任何建树,此其时矣。您谈德国问题,实在精辟 ,谈到天边升起的危机,也着实动听,但请问如果您 是**,您怎么办?”他的话听起来一忽儿可笑,一 忽儿相当中肯。我怎样回答他的,已经记不清了,反 正,肯定是结结巴巴,不然就是张口结舌。该对他说 什么呢? 这个部长给未来的评论员上的这一课,后来才开 花结果。15年后,我有**在《战斗报》报社向阿尔 贝·奥里维埃(Albert Ollivier)提出一个问题。他 刚刚写了一篇社论批评政府。我说:“如果你处于政 府的位置,你怎么办?”他大概是这样回答我的:“ 这不是我的事情。该怎么做,由政府去想。我只管批 评。”我经常想抱着另一种心情,来充当这个评论员 的角色,老想向政府暗示,该怎么做,或者可以怎么 做。有时候,我知道我的建议在短期内是无法实施的 。但它至少能对舆论起一点儿影响,这也可以使我期 待的事情*容易办一些(比方说,在阿尔及利亚战争 时期,我就是那么做的)。
    从1931年写的文章中,还看得出我胸无成竹,在 理想和现实情况分析中间摇摆不定。可是,重读1932 年写的文章,就没什么难堪了。那时候已经是魏玛政 权的*后一年。(P91-92)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