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风声鹤唳(林语堂逝世40周年纪念典藏版)(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湖南文艺
  • ISBN:9787540477141
  • 作者:林语堂|译者:张振玉
  • 页数:348
  • 出版日期:2016-09-01
  • 印刷日期:2016-09-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00千字
  • 《风声鹤唳(林语堂逝世40周年纪念典藏版)(精)
    》是林语堂《京华烟云》续篇,与《京华烟云》《朱
    门》并称为“林语堂三部曲”,可以说是他的小说代
    表作之一。《纽约时报》将之誉为中国的《飘》。
    抗日战争时期,战争就像大风暴,秋风扫落叶般
    扫荡着所有人的命运。小说即以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
    (北平、上海、武汉三地)为背景,讲述了一个身世
    离奇的美丽女人在乱世的传奇经历,以及她最终在火
    热的爱国气氛中走出狭小自我、超越个人情爱、生命
    得到升华的故事。同时,本书也史诗般地表现了在“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民族精神痛苦而伟大
    的升华。
  • 正文
  • 嘴里含着烟斗,双手插在裤袋内,博雅优哉地走 出东北城郊的“王府花园”,准备去陪好朋友老彭吃 晚饭,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沿途是相当荒凉的地 区,必须穿越几片荒地。
    北平的十月天,通常都是干爽宜人的好气候,晚 风略显寒意,和战争爆发之前并没两样。秋天的太阳 把泥土晒成干灰色。现在是黄昏时分,石青色的墙壁 与屋上的瓦片在轻柔的光线下,和光秃的地面融为一 体,迅速笼罩的夜色将远方的天际线吞蚀得*模糊。
    四周一片死寂,几盏街灯尚未启亮,几只乌鸦在附近 树枝呱呱叫着打破沉静,如果仔细倾听,可以听到一 座将入梦的城市发出微弱、幽远且和谐的声音。
    博雅在暮色里走了四分之一里,只遇到两三位返 家的穷人,他们头垂得很低,和他一样默默地走着, 手里提着油壶和荷叶包的晚餐。一位穿着黑色**、 面带倦容的警察站在街角,友善地和他说话。死寂的 气氛很恐怖,就像和平一样;而和平与死亡气息却又 如此相似。但是他却喜欢选这个时候出来散步,享受 凉爽剌人的夜风及城市生活的奥秘逐渐在他身边围绕 、加深的乐趣。
    一直走到南小街,他才看到了生命的迹象。一长 排街灯都亮着,专为穷人而摆设的小吃摊上的油灯, 正在黑夜中闪闪发光。这是一条长且窄,没有铺设柏 油的小巷子,仅仅十到十二尺宽,南北向,与哈德门 街平行。老彭的家就在这条小巷子附近,距离东四牌 楼不远,在*南面的住宅街,目前大部分已被日本人 占用了。沿路有多辆黄包车慢慢走着,部分熄了灯靠 在路边歇息。为了省油,车夫只有等客人雇车后,才 肯点起油灯。
    往左转,他到了老彭家,巷道窄得连一辆黄包车 都难以通过,四周好暗,到达时他差一点撞到了门阶 。
    他在大门的铁环上敲了敲,随即听到里面有咳嗽 声,他知道是老彭的老用人。
    “谁啊?”老用人喊道。
    “是我。” “是姚少爷?” “嗯。” 又是一串剧烈的咳嗽声,门锁慢慢拉开了。
    “老爷在吗?”博雅问。
    “他**早上出去了,还没回呢。进来吧,秋天 的夜真是冷。他会回来吃晚饭。” 博雅穿过庭院,跨入客厅。简单的家具,令屋内 显得相当空旷。一张廉价的漆木方桌,几张铺上深蓝 布垫的竹椅,以及一张摇摇晃晃的旧扶手椅,一看就 知道是花几十块钱到回教市集上买来的二手货。每次 博雅一坐上去,弹簧就咔叽地响,陷向一边。布套上 有几个香烟熏烫的烟孔,每当他一调换坐姿,就能感 觉到里面的钢丝动来动去。每次老彭需要轻松一下, 就坐这张椅子。几个湘妃竹制成的书架排列在北面墙 边,上面杂乱地堆满了书籍、杂志和唱片。书本种类 均属特殊,由家禽、养蜂到佛教书刊皆备。博雅曾注 意到一本翻旧了的《楞严经》,知道老彭是禅宗佛教 徒,但是却奇怪何以彼此间从未讨论过佛教。屋子角 落有一架漆了鲜红色漆的唱盘,与其他的家具显得十 分不协调。
    木桌上摆了两副碗筷、小茶杯、白铁酒壶和几个 三寸长的盘子,上面装有酱菜和生姜,但是饭菜尚未 上桌。博雅知道老友等他吃饭,有多少个夜晚,就在 这张饭桌上,两人用这些茶杯对酌,谈论战争和政治 ,直到喝过头了,彼此就相对饮泣。然后他们闭口不 发一言,继续喝酒。愈喝泪水愈多,两个人甚至互坐 对视半小时而不说一句话,他们尽情挥泪,倾听对方 的呼吸声。据说人在忧愁时喝酒流泪是有好处的,他 们正需要这样,也喜欢这样,尤其当二十九军撤走, 北平沦陷的头一个星期,他们*常如此。古人称这种 方式的喝酒为“愁饮”,但是博雅和老彭应再加个“ 对”字,称为“对愁饮”。隔天,其中一人会向对方 说:“我们昨夜的‘对愁饮’不是不错吗?你很忧愁 ,我一看你的脸,便忍不住落泪。事后我觉得好多了 ,睡了个好觉。”*近他们没有这种习惯了,但是只 要一块儿吃饭,仍小喝几杯。
    老用人端壶热茶进来,倒了一杯说:“老爷快回 来了。” 博雅坐在咔叽响的扶手椅上,拿起上面放的报纸 ,准备看报。但不久这份报纸就从手中滑落到地面。
    他坐着默想着一件奇妙的事情,这件事对他而言较报 上的战争消息来得*重要。自从几年前认识老彭后, 这个人就深深吸引住他。他难以相信如此空旷的屋子 内住着一位如此无名的伟人,这是他所认识的**快 乐的人,既无妻子也没小孩。过去博雅从未结交过这 样的朋友,一个了解自我,孔老夫子所谓“无忧无惧 ”的君子。P1-3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