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世界史 > 欧洲史

哈布斯堡的灭亡(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奥匈帝国的解体)(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社科文献
  • ISBN:9787509788837
  • 作者:(美)杰弗里·瓦夫罗|译者:黄中宪
  • 页数:477
  • 出版日期:2016-07-01
  • 印刷日期:2016-07-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353千字
  • 一战百年刚刚过去,对一战的研究仍在持续发热。甚而有专家学者断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一战对20世纪世界格局的影响超过了二战,起码不亚于二战。这是一个大历史问题,也许需要*多的沉淀之后才能有*准确的答案。然而,正如作者在前言中所说,奥匈帝国的衰亡及其对欧洲文明的影响,以及*次世界大战中东线战事的研究是*次世界大战研究中的两个被忽视的点,作者瓦夫罗在这方面做出了很精彩的论述和研究。本书力图结合军事史和外交史,呈现既有研究较弱的东战线错综复杂的经过,分析匈帝国的衰亡及其对欧洲文明的影响。 

  • 杰弗里·瓦夫罗所著的《哈布斯堡的灭亡(第一 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奥匈帝国的解体)(精)》记述 了哈布斯堡王朝是欧洲历史上统治领域最广的王室, 曾统治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帝国、奥地利帝国、奥 匈帝国。其在十七世纪抵御了土耳其人进攻、守护欧 洲文明,当拿破仑军队在欧洲无往不利时,哈布斯堡 也是抵抗革命势力的中流砥柱。但是在十九世纪的后 几十年里,帝国的军力、国力在诸民族的威胁、瓜分 里四分五裂了。当萨拉热窝的行刺事件发生时,王朝 统治者还自信满满地选择用武力解决,而不是寻求外 交斡旋,对危机的来临丝毫不觉。这些愚蠢行径正中 欧洲各国的下怀,因为他们对战争早已跃跃欲试,只 差没有引信点燃……开战以后,奥匈帝国转眼间便溃 不成军,境内六成的男子被送入“碎骨机”,连生病 无法上战场者也无例外。 这是一个王朝的兴衰与两大帝国(鄂图曼土耳其 和奥匈帝国)的崩解,从战败者的角度,作者为我们 解开了东欧与巴尔干的神秘面纱。
  • 黄中宪,政治大学外交系毕,专职翻译,译有《天国之秋》《明代宦官》《维梅尔的帽子》《大探险家》《帖木儿之后》《成吉思汗》《剑桥伊斯兰史》《非典型法国》等。
  • 插图目录
    地图目录
    致谢
    前言
    导论
    **章 欧洲病夫
    第二章 犯错与愚蠢之间
    第三章 巴尔干战争
    第四章 萨拉热窝逞凶
    第五章 蒸汽压路机
    第六章 格格不入之人
    第七章 克拉希尼克
    第八章 科马鲁夫
    第九章 伦贝格与拉瓦鲁斯卡
    第十章 死于德里纳河边
    第十一章 华沙
    第十二章 细长的灰线
    第十三章 以塞尔维亚为献礼
    第十四章 雪人
    结语
    注释
    参考文献
    索引
  • 多年来,皇帝和其统治集团在联邦、集权两种方 法之间焦虑不安地摆荡,忽而此法,忽而彼法,但不 管是哪种方法,都未能奏效。集权之路引发非德意志 民族的众怒。在工业化、自由主义发端的近代,要透 过贵族施行联邦制,已走不通,而若要透过“青年捷 克党”(Young Czechs)之类的中产阶级民族社团来 施行联邦制,必然导致地方脱离自立和解体。在奥匈 帝国的十七个主要地区中,只有六个地区由单一民族 组成;其他地区都是潜伏着民族冲突的**库,例如 波希米亚境内,捷克人和德意志人为语言、就业、地 位的问题在城镇、乡村互斗。弗朗茨.约瑟夫三十岁 时(他活到八十六岁且至死才退位),奥地利就已无 法运作,已如同一只太胖、太笨重而飞不起来且行动 太迟缓、太无自卫能力而无法在地面存活的渡渡鸟。
    一八六○年代的普鲁士首相奥托·冯·俾斯麦, 立即注意到这点。自一八五○年代俾斯麦说“中欧不 再容许两强并立”之时起,他就看奥地利很不顺眼。
    一八六六年他把矛头对准弗朗茨.约瑟夫,要求自拿 破仑战争结束起即由维也纳宽松领导的德意志诸邦改 奉普鲁士为主子。弗朗茨·约瑟夫以其一贯乱无章法 的作风,权衡妥协开战的利弊得失,*后决定开战以 “保住奥地利的颜面”。他不够深谋远虑,总是为虚 无缥缈的“面子”而战,而非为具体可见的利益而战 ——一九一四年时他又这么干。一八五九、一八六六 年时,一如一九一四年时,若以战争之外的手段来保 住颜面,会远*符合帝国的利益,将既能保住奥地利 的大国身份,同时又能免除两个历来交好之国的毁灭 性冲突。
    毛奇将军的普鲁士陆军,一八六六年六月以迅雷 不及掩耳之势入侵奥地利,在几次交手中连连击败奥 地利陆军,并于七月三日在波希米亚易北河边的柯尼 希格雷茨要塞,打出*辉煌的战果。普军挺进波希米 亚时,一支意大利军队入侵威尼斯,拿下该省,兵威 逼近的里雅斯特。奥地利输得一塌糊涂:开战前,奥 国外交官未能以让步打消普鲁士或意大利的进攻;开 战后,奥国将领未能抓住良机打赢两战线。
    拿破仑战争期间,奥地利军队是反拿破仑阵营的 中流砥柱,但一八六六年竞如此落败,其震撼无疑如 石破天惊。罗马教廷外长听到普军在柯尼希格雷茨大 胜、奥军溃败的消息,惊讶地说道:“世界垮了。” 此后的政局发展*令人震惊。英国保守党**本杰明 ·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一八七一年二 月向下议院议员演说时,说出了欧洲其他地区人民的 心声,判定俾斯麦将把三十六个德意志邦国一统于普 鲁士统治之下,“**打破了均势”,并说此举如同 一场“德意志革命”,其政治意义比前一个世纪的法 国大革命还要重大。拿破仑战争结束时,成立了由奥 地利领导的德意志邦联,以免德意志民族的财富、工 业、剧增的人口被单一强权所把持。随着那些资源突 然落入普鲁士之手,欧陆的均势**翻转。一个以柏 林为中心且雄心勃勃的新强权,一统了俄国与法国之 间原本小国林立、四分五裂的局面,且决意大展身手 ,让世人刮目相看。
    P33-3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