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中国史 > 三国两晋南北朝史

南朝北朝/易中天中华史

作者:易中天 出版社:浙江文艺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浙江文艺
  • ISBN:9787533941949
  • 作者:易中天
  • 页数:202
  • 出版日期:2015-03-01
  • 印刷日期:2015-03-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08千字
  • 《南朝,北朝》是易中天中华史第十二卷(第二部《**帝国》终结篇),它上承秦汉、下启隋唐,书写了中华***动人的一段乱世。 

    北方五胡乱华,却*终全盘汉化。北魏孝文帝为争正统,强逼鲜卑大臣们在朝堂上只能说汉话,胆敢违命,撤职查办!严令宫中女人只能穿汉服,本族的夹领小袖一律废除……北方这座大熔炉,见证了民族融合的力度。南方王朝*迭,宋齐梁陈,个个短命……南方这块试验田,验证了士族的没落。 

    易中天中华史《南朝,北朝》,依据**可靠的历史文献,以经典的易中天式解读,使南北朝历史从此变得条理清晰、轻松好读,让你两小时读懂四百年乱世风云。


  • 《南朝北朝》是历史研究著作。十六国和南北朝 ,是中国历史上风云激荡的一个时期,波诡云谲,乱 象纷呈。本书作者易中天要告诉读者的是,这段历史 在中华民族的进程中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是在我们的 文化发展到了一个瓶颈期后,借助民族大融合和大换 血,重新获得活力和发展后劲的过程。对于南北朝的 历史意义,作者用了一个很生动的说法:原来有的没 了——五胡都融入了新汉族,途径则是通婚混血和移 风易俗,而且这种变化是双向的,汉化的同时也在胡 化;原来没的有了——汉胡界限模糊之后,南北分野 便突显出来,才有了文化上的南方北方。从此,长江 流域与黄河流域并驾齐驱,隋唐开创的新中华将诞生 在两河之间,一直延续至今。这就是南北朝影响后世 的根本所在。
  • 易中天,当今中国知名度最高、影响力最大的明星学者、公共知识分子。1947年生于长沙,曾任教于武汉大学、厦门大学。现居江南某镇,潜心写作“中华史”。已出版作品:《易中天品三国》、《易中天文集》(1-16卷)。
  • **章 大换血
    上帝之鞭
    匈奴继承大汉
    羯人石勒
    氐人苻坚
    再分裂
    第二章 鲜卑人
    中国靴子
    从联盟到帝国
    喋血萧墙
    转折关头
    全盘汉化
    第三章 南朝试验田
    短命鬼
    时势不再造英雄
    同室操戈
    梁武帝之死
    只有*糟
    第四章 宗教问题
    道教兴起
    佛法西来
    一步登天
    拾阶而上
    太武与梁武
    第五章 再造新文明
    重归一统
    淮河南北
    长城内外
    沼泽地
    整合的力量
    后记—国两朝,南方北方
  • 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羯人的权益得不到任何保障,只能做牛做马任人奴役。西晋官员甚至把他们当作商品投放市场,辗转贩卖时头上都戴着木枷,两个人共一副。
    石勒就是这样的奴隶。
    奴隶石勒原本是个羯人部落的小帅,多少也算有点身份。然而他们民族的命运是那样悲惨,这个小帅便注定要受尽磨难。事实上他当过佃农,做过买卖,还打算干贩卖人口的勾当,只不过并州刺史抢先一步,把他也抓去卖了。
    幸运的是,买主解除了他的农奴身份。不幸的是,获得自由的石勒又落入乱军手中。这就让他明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忍气吞声是没有出路的。羯人要想摆脱被奴役被宰割的命运,唯有自强。
    石勒揭竿而起。
    从乱军手中逃出后,石勒召集山野亡命之徒,拉起了一支凶悍的土匪队伍。以此为本钱,他由打家劫舍而攻城略地,由投靠他人而占山为王,终于完成了从奴隶到将军的转换,成为匈奴汉国一员骁勇的战将。到刘渊称帝第二年,石勒攻陷了冀州,兵力也增加到十多万人。
    关键时刻到了…… ——摘自《易中天中华史:南朝,北朝》P18 以游牧和掠夺为生的鲜卑拓跋部,原本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联盟中拥有实权的,是各部落的酋长(部大人)。这些家伙就像黑社会各帮老大,手下有众多马仔和小弟,并不认为国王有什么意义。即便有,那也只是土匪联席会议的**,可以轮流坐庄的。
    拓跋珪要对付的,就是这帮人。
    不过首先还得酬劳和安抚。拓跋珪的办法是建立“班赐”制度,由国王按照等级和战功赏赐牲畜和奴隶,实际上是坐地分赃的合法化和制度化。因此,尽管赏赐的额度并不大,秩序却建立起来,这就迈出了**步。
    第二步是利用鲜卑人对政治的无知,大量起用汉族知识分子担任文官,迁都平城后还建立太学祭祀孔子。这就赢得了被统治民族的好感,也让拓跋珪有了底气。
    ——摘自《易中天中华史:南朝,北朝》P48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南朝,那就只有四个字:乏善可陈。短短的一百六十九年间,居然换了四个朝代。其中年头*长的是刘宋,六十年。其次是南梁,五十六年。再次是陈,三十三年。*短是南齐,二十四年。
    宋、齐、梁、陈,都是短命鬼。
    王朝短命,皇帝亦然。在位时间*短的一个,居然只有一年。此外,在位两年、四年和八年的各三个,三年的七个,五年和六年的各一个。超过十年的只有五个,其中十二年的两个,十五年的一个。
    那么,在位时间长的又如何? 也不怎么样。梁武帝萧衍四十八年,宋文帝刘义隆三十年,在位时间都不短。但,梁武帝困死宫中,刘义隆则被自己的儿子谋杀。实际上南朝二十四帝,至少有十三个死于非命,凶手则从太子、宗室、权臣,到侍从、禁卫军、叛乱者、外敌和新皇帝,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这很值得琢磨。
    当然,宋、齐、梁、陈的情况也不尽相同。刘宋皇帝共八个,不得好死的竟有五个;南齐皇帝七个,死于非命的有四个,都超过半数。*惨的是南梁,四个皇帝全都不能寿终正寝。而且,这三个朝代被杀的皇帝,竟有六个是未成年人,其中年龄*大的十七岁,*小的只有十三岁。
    ——摘自《易中天中华史:南朝,北朝》P71 佛教受到的*高礼遇和尊崇,是在太武帝灭佛的八十一年后。这一年(公元527年),有一位南朝皇帝来到建康的一座寺庙,脱下皇袍,披起袈裟,以普通信众的身份在佛寺里服杂役,诵经文,讲佛学,一如在教堂里素服下跪的狄奥多西。只不过,那罗马皇帝是要忏悔,这中国皇帝是要舍身。
    舍身,就是舍去凡身,供奉佛祖。
    自愿舍身的是梁武帝,地点则是同泰寺,它的旧址上现在是明代所建的鸡鸣寺。梁武帝的舍身共有四次,当然每次都被群臣赎回,赎金是一个亿。也就是说,梁武帝四次舍身同泰寺,便为寺庙募得四个亿的**捐款。
    这可真是佛教的*大赞助商。
    梁武帝洋洋得意,他甚至以“皇帝菩萨”自居。然而菩提达摩却嗤之以鼻,认为他并无功德。事实上也没有——这些功德钱并非他个人所得,一分一厘都是民脂民膏。
    ——摘自《易中天中华史:南朝,北朝》P130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