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集

致敬加泰罗尼亚(奥威尔作品集)(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
  • ISBN:9787568011402
  • 作者:(英)乔治·奥威尔|译者:胡萌琦//曹思宇//黄颖
  • 页数:280
  • 出版日期:2016-01-01
  • 印刷日期:2016-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59千字
  • 在这场战争中的角色无足轻重,留下的回忆也大多不愉快,但我仍庆幸自己曾经参与这场战争。
    ——奥威尔

    奥威尔首先是先知,其次才是圣徒。
    ——止庵

    奥威尔是我们这一代人中仅有的几位重要的作家之一。
    ——Desmond MacCarthy

    他能够在目睹*糟境况的同时为*美好的东西而战。
    ——Granville Hicks

    这样一个人,记住,他曾经为了自由身陷危难,几乎失去生命。他或许会开玩笑说自己的信念不可理喻,但我们明白,那其实是真诚,因为他终其一生都在坚守着那份信仰。
    ——Granville Hicks

    99999990000043916.jpg

  • 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奥威尔来到加泰罗尼亚 ,参加了反佛朗哥政权的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统一工人 党民兵部队。他在前线待了近6个月,直到被狙击手 击中才不得不回国休养。基于这段经历,他以黑白胶 片般冷静的语言客观展示了战争的艰辛、民众的热情 、局势的变幻、媒体的歪曲,讲述了对战争的理解, 剖析了战争的表象与实质,揭露了关于内战的谎言。 我恐怕无力表达出在西班牙的那几个月对于我意 味着什么。……战壕里的气味,山谷的黎明,冰冷的 子弹碎片,炸弹的呼啸声和闪光,巴塞罗那早晨清冷 的曙光,军营里靴子踩地的声响.那个人们仍相信革 命的12月…… 《致敬加泰罗尼亚(奥威尔作品集)(精)》由乔治 ·奥威尔著的
  • 乔治·奥威尔(1903—1950),原名埃里克·亚瑟·布莱尔。英国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家、新闻记者和社会评论家,著名的英语文体家,以小说《动物农场》和《一九八四》闻名于世。 奥威尔出生于印度孟加拉,父亲是英帝国在印度的小文职官员。奥威尔在贫穷而又自视高人一等的家庭环境中长大。返回英国后,于1917年获奖学金入伊顿公学读书,成绩优异,并在学校刊物上发表其最初的文章。1922年到缅甸,在印度皇家警察驻缅甸部队服役,由于意识到英帝国的统治违反缅甸人民的意愿,感到内疚,于1927年离开缅甸,一年后辞职。后以这段经历为素材,写成小说《缅甸岁月》(1934)和自传体散文《猎象记》及《绞刑》。 1944年写成讽刺苏联革命的政治寓言小说《动物农场》,次年出版后头一次使奥威尔名利双收。 1949年出版政治讽喻小说,也是他最后的作品《一九八四》。
  •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 两天过去了,我们依然没有拿到步*。要是你看 到战争委员会所在地墙上成排的洞隙——步*齐射留 下的弹孔,各色法西斯主义者都在墙前被处决——你 就会明白在阿尔库维耶雷所目睹的一切。前线的一切 都显得那么平静,伤员很少。*令人兴奋的是看到法 西斯的逃兵,他们被人从前线转移至此处看押。在这 里,许多和我们对阵的部队根本不是法西斯,他们不 过是些可怜的新兵蛋子,战事爆发时他们正在服役, 只是由于害怕而不敢逃跑。时不时会有他们的小股部 队冒着危险向我方投诚。要不是因为许多士兵的家属 留在了法西斯管控地区,毫无疑问会有*多的人这样 做。这些逃兵是我平生**次亲见的“活生生的”法 西斯主义者。我感到很惊讶,除了身着卡其布外套以 外,他们看起来和我们并无二致。来到我们这里时他 们总是一副饿鬼的模样——考虑到他们在无人区四处 躲藏了一两天,变得饥肠辘辘实在是再自然不过,可 总是有人以胜利者的姿态把这当作法西斯部队正在忍 受饥饿的佐证。我见过其中一个逃兵在农舍吃东西的 样子,那场景其实颇让人心酸。那是一个20岁左右的 男孩,高高的个子,脸上尽是风吹引起的冻疮,穿着 破旧的衣衫,畏缩在火堆前捧着一锅食物狼吞虎咽。
    与此同时,他的眼睛不安地扫过站在周围看守他的民 兵。我想他仍然难以断定我们是否真的是凶残嗜血的 “**”,担心自己一吃完饭就会被拉出去*毙。看 守他的士兵荷*实弹,不断轻拍他的肩膀好声劝慰。
    有个日子令人难忘,那天一下子有15名逃兵被押到这 里。有个人骑着白马走在前面,以一副胜利者的模样 领着逃兵们经过村庄。当时我设法拍了一张颇为模糊 的照片来记录这场景,可后来照片却被人偷走了。
    我们到达阿尔库维耶雷的第三天,步*终于运到 了。在骡厩里,一名面容粗犷、脸色深黄的中士把* 分发给我们。看着手里的**,我既惊讶又失望。那 是一杆1896年产的德国毛瑟*——已经使用超过40年 了!*身锈迹斑斑,*闩不好使,木质*托也断了。
    我望了一眼*膛,里面已然生锈,难以使用。大多数 步*都这般不堪,有的甚至*加糟糕。也没人打算把 *好的**配给懂得如何使用的人。这批军械里面* 好的一支步*出产不过10年时间,却发给了一个15岁 的小毛孩。这家伙蠢笨得很,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个娘 娘腔。那位中士花了5分钟时间给我们做了“指导” ,包括如何为步*装弹以及如何把里面的**取出来 。很多民兵之前从没摸过*,依我看,*大多数人都 不知道瞄准器是派什么用场的。我们每个人分到50发 **,然后就排成队伍,整装背包,开赴3英里外的 前线。
    我们这个百人队伍其实只有80个人和几条狗,艰 难地沿着道路曲折前进。每支民兵队都配有至少一条 狗作为队伍的吉祥物。和我们一起行军的那条可怜的 狗身上烙着大大的字母“POUM”,它似乎也感觉到了 自己外表有些许不妥,一路上总是躲躲闪闪。队伍排 头的红旗旁,壮硕的比利时指挥官乔治·科普骑着一 匹黑马。在他前面不远处,一个来自民兵骑兵队的年 轻人——骑兵队的人都给人满身匪气的感觉——骑着 马来回欢腾跳跃,每逢上坡时便策马快跑,在高处摆 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西班牙骑兵队的上乘马匹在 革命时期大部分被征用,分派给了民兵们,而民兵们 所做的就是骑着骏马把它们累得半死。
    道路在暗黄贫瘠的田地问蜿蜒,农田自从去年丰 收以来便无人耕作。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位于阿尔库 维耶雷和萨拉戈萨之间低矮的齿状山脊。眼下,我们 正在接近前线、**、重机*和泥浆。内心深处,我 感到恐惧。我知道前线目前还是一片宁静,但相比于 周围大多数人,我的年纪已足以让我清楚地记得那场 大战w,尽管当时太小未能参与。对我而言,战争意 味着呼啸的*弹和纷飞的铁片,*意味着泥泞、虱子 、饥饿和严寒。有趣的是,我对严寒的畏惧远甚于敌 人。在巴塞罗那期间,那份对寒冷的恐惧始终困扰着 我。我甚至会在夜晚惊醒,脑海中浮现出阴冷的战壕 ,在可怖的破晓时分整装待发,扛着结霜的步*长时 间放哨,冰冷的泥浆漫过靴筒渗进来。此外,我承认 每次看着同行的人,心头也会萌生某种恐惧感。你简 直难以想象,我们看上去是怎样的一群乌合之众。我 们散漫地前进,走了不到两英里,后排的家伙便已掉 队,连羊群都比我们*有凝聚力。队伍中有一大半所 谓的男人还只是孩子——我是说,他们是真正的孩子 ,*大不过16岁,然而一想到*终将抵达前线,他们 都倍感兴奋快乐。随着距离前线愈来愈近,孩子们在 队伍前挥舞着红旗,开始呼喊口号:“马克思主义统 一工人党万岁!”“法西斯主义者是娘娘腔!”——口 号的本意是想激发战斗热情,起到威慑敌方的作用, 可这些孩子稚嫩的嗓音听上去就像是可怜的小猫叫唤 ,令人感到悲哀。这群衣衫褴褛的孩童拿着不知如何 使用的老旧步*,而他们居然是共和国的保卫者,这 实在令人骇然。我记得自己曾一度怀疑,如果有法西 斯战机飞过我们的头顶,飞行员是否会俯冲下来用机 *对我们一阵扫射?相信即使从高空俯瞰,飞行员也 会看出我们不是真正的士兵,根本无需多此一举。
    走到齿状山脊后,我们向右拐上岔路,在山侧一 条蜿蜒的狭窄骡道上攀爬。西班牙这片区域的群山外 形奇特,呈马蹄形,山顶平坦,山坡陡峭,底部一直 延伸至幽深的峡谷。除了矮灌木和石楠,斜坡高处寸 草不生,到处都是凸出的白色石灰石。
    P18-21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