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管理 > 企业管理 > 企业家传记

罗斯柴尔德家族(下)(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信
  • ISBN:9787508632872
  • 作者:(英)尼尔·弗格森|译者:何正云
  • 页数:357
  • 出版日期:2012-06-01
  • 印刷日期:2012-06-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2
  • 印次:1
  • 字数:430千字
  • 尼尔·弗格森编著的《罗斯柴尔德家族》破除流传两个世纪的神话,**全面揭露罗斯柴尔德家族经济成功背后的秘密,以及它庞大的政治网络,横跨经济、社会、政治和外交等领域,以*大的深度、清晰的脉络和动人的戏剧性剖析罗斯柴尔德家族,揭开**经济政治背后推手的真实传奇。
  • 它是世界上最神秘的金融家族,它被认为是世界金融市场的幕后推手, 关于它的传说广泛流传,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家族? 著名金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在研究了隐藏半个多世纪的一些文件, 总结数万封信件的内容之后,首次详尽地揭开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真面目。 从布料商人起家,罗斯柴尔德家族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环球帝国,经历多次 全球巨变的洗礼,至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止,他们一直保持着世界上第一大银 行的地位,而且他们的商业触觉远远超越了金融的范畴。它是怎样达到如此 重要的地位的?尼尔·弗格森编著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去除了流传两个世 纪的神话,揭示了这个家族经济成功背后的秘密,以及它庞大的政治网络。 它横跨经济、社会、政治和外交等领域,以最大的深度、清晰的脉络和动人 的戏剧性剖析了这个现代历史上最令人目眩和最有权势的家族,《罗斯柴尔 德家族》为我们揭开了全球经济政治背后推手的真实传奇。
  • **章 德意志、共和国、国债(1870~1873年)
    俾斯麦在费里耶尔
    “解决问题的关键”:赔款
    借与贷
    第二章 ”高加索皇族”
    第四代
    合伙人
    贵族身份与贵族态度
    第三章 犹太问题(1874~1885年)
    反犹太主义
    家族的回应
    第四章 “站在帝国主义一边”(1874~1885年)
    帝国的金融政治:埃及
    其他的东方问题
    从投资到投兵
    第五章 政党政治
    自由主义追求
    政治斗争
    统一主义
    与政治家的关系
    法国的保守主义
    第六章 帝国的风险与收益(1885~1902年)
    非官方的帝国风险:巴林家族的危机
    “坚定的单一本位主义者”
    地下帝国
    罗德斯与罗斯柴尔德家族
    官方帝国主义的陷阱.布尔战争
    第七章 金融与联盟(1885~1906年)
    未能打起来的战争
    法俄同盟
    意大利
    英德友好
    协定的背景
    英俄对抗
    奥匈帝国
    第八章 军事一经济的复杂交错(1906~1914年)
    影响经济的政治
    一场恐怖的战争
    第九章 战争与家族危机(1915~1945年)
    第五代
    战争的影响
    《贝尔福宣言》
    影响力的衰退
    大崩溃
    由辱骂到政治行动
    后记
    致谢
  • 罗斯柴尔德家族与*为广泛的欧洲犹太人社区的关系,在进入到第四代 的时候,总体来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对于前面提到的贵族通婚,我们必须 强调那是属于特例事件。大多数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员仍然还是与其他犹太人 通婚。事实上,这一时期真正显著的变化是,婚姻另外一方的那些犹太人不 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成员。在第三代,这样的婚姻只有三例,其中的两例事 实上还是与女性一脉的表亲。**例真正的外面的犹太人加入到家族里来的 是意大利实业家拉尔蒙多·弗兰凯蒂男爵,他在1858年娶了安瑟尔姆的女儿 莎拉·路易丝;第二年,赛西莉·安斯帕希嫁给了古斯塔夫。贝蒂和她的儿 媳妇阿德勒对赛西莉所怀有的憎恶,让我们了解了一个这样的外来者要赢得 家族的承认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在1877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与其他 犹太社会精英的婚姻迅速成为了一种常见的事情。在1878年,威尔海姆·卡 尔的女儿米娜嫁给了马克斯·戈尔德施密特,她的姐妹是莫里斯·德·赫希 的妻子。同族通婚仍然持续不断的一个例子,是米娜的儿子阿尔伯特在1910 年娶了埃德蒙的女儿米瑞娅姆——这个时候,他的父亲已经启用了冯·戈尔 德施密特·罗斯柴尔德的名字,而且已经贵族化了。在这一时期与法国罗斯 柴尔德家族建立了姻亲关系的另一个家族是阿尔芳:在1905年,阿尔方索的 儿子爱德华娶了吉曼·阿尔芳,而在1909年,埃德蒙的儿子莫里斯又娶了她 的妹妹诺艾米。
    这种王朝式的联盟的*好例子出现在罗斯柴尔德家族与萨逊家族之间, 这个家族在印度和远东地区发家,其中的部分人在这一时期定居到了英格兰 。1881年,在一个有威尔士王子出席的仪式上——这个活动受到了报纸的广 泛关注——里奥娶了玛丽·佩卢贾,她是特瑞斯特商人阿奇尔·佩鲁贾的女 儿,而他的另一个女儿嫁给了阿瑟·萨逊。另一个与萨逊家族的联系出现在 1887年,当时古斯塔夫的女儿艾琳嫁给了爱德华·萨逊爵士,他是阿尔伯特 ·萨逊的儿子和继承人。然后在1907年,古斯塔夫的儿子罗伯特娶了奈丽· 彼尔,新娘子的家族也是通过婚姻与萨逊家族搭上了关系。在这一代人中, 所有其他人的婚姻都是与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富裕的犹太人之间发生的。这 些标志着19世纪中叶的排外婚姻**结束,并且把罗斯柴尔德家族——尽管 仍然起着带头作用——*广泛地融入到了与富裕的犹太人家族建立姑表亲关 系的体系内。
    因此,罗斯柴尔德仍然保持着值得信赖的犹太传统;事实上,通过这些 通婚,他们变得不再拒犹太人社区于千里之外。确实,曾经出现过宗教信仰 方面不够坚定的事情,而且还不只是在康斯坦丝的例子里。阿尔方索和莉奥 诺拉刚出生的儿子勒内由于割礼后发生(丹毒)感染而惨死的悲剧,使夏洛 特的灵魂深处受到了强烈的震动。她也吃惊于威尔海姆·卡尔及其家庭遵守 饮食戒律的严格。“像他们那样的吃法……”她评论道,“脸色惨白而虚弱 ,好像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吃,比那些苦修的人还要糟糕。”当他们长期分离 后在法兰克福相遇时,纳蒂认为他的叔叔威尔海姆·卡尔“看起来很像高加 索人,就是化妆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他的步态和表情以及说话的方式** 是犹太人的方式,没有任何他自己的特征”。然而,纳蒂自己对祖先宗教的 忠诚也是不容置疑的。作为一名大学生,他**反感帕雷的《基督的圣迹》 那门课,认为是“我所看到过的*晦涩的文字的堆砌,因此根本不存在很多 人所预言的我会被改变的事情”。里奥也被迫花了很多的时间去上帕雷的课 ,但是他自己所描述的与他的叔叔安东尼和堂弟阿尔伯特在1869年参加维也 纳犹太聚会时所表现出来的热情不会有假。当1877年在贝斯沃特的圣彼得堡 区建立新的犹太会堂的时候,奠基的人就是里奥,这与他父亲在7年前修建 中央会堂时几乎如出一辙。P80-81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