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外国随笔

安娜·卡列尼娜/名家名译世界文学名著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包装:平装
  • 出版社:北京理工大学
  • ISBN:9787568207812
  • 作者:(俄)列夫·托尔斯泰|译者:力冈
  • 页数:213
  • 出版日期:2015-08-01
  • 印刷日期:2017-11-01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3
  • 字数:172千字
  • 列夫·托尔斯泰创作的《安娜·卡列尼娜》一部社会百科全书式的文学经典,大文豪托尔斯泰的代表作。小说中追求爱情与自由,并为自己的追求付出了生命代价的女主人公安娜,被评为*有魅力的女性形象之一。一百多年以来,安娜不断活跃在戏剧舞台、影视荧幕上,深受世界各国读者和观众的喜爱。小说通过两条线索进行,与安娜这一条线索并行的是列文这一条线索。在列文的身上,有托尔斯泰的影子。列文是贵族地主,他看到当时的社会矛盾与社会变革,进行了积极不懈的探索,力图从困境中突围。小说心理描写细腻入微,堪称经典。**翻译家力冈先生倾力翻译,用词精准优美,忠实原著,同时符合中文表达习惯,传世译本,值得收藏。
  • 列夫·托尔斯泰创作的《安娜·卡列尼娜》讲述 了:安娜是美丽优雅温柔聪慧的贵族少妇,伏伦斯基 是英俊潇洒聪明多金的高贵武官。他们相遇在莫斯科 火车站,他对她一见倾心,疯狂热烈地追求她。他们 陷入不伦之恋中不能自拔。安娜最终卧轨自杀,为爱 情和自由献出了生命。文学史上不乏为爱情和自由奉 献所有的动人女性形象,但安娜这朵娇艳脱俗的玫瑰 无疑是最经典的,也是最深入人心的。如果只是讲述 一段简单的不被世俗接受的爱情故事,这部作品不会 被誉为社会百科全书式的杰作。与安娜这一条线索同 时进行的是列文,作为贵族地主,他在面对当时农村 剑拔弩张的矛盾危机时,进行了不懈改革与探索,志 在解决当时的社会矛盾。从莫斯科到外省乡村,150 多个鲜活的人物,不动声色的矛盾冲突力透纸背,生 动再现当时的社会矛盾。








  • 作者年表
  • 幸福的家庭每每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苦情 。
    奥布朗斯基家里一切都乱了套。妻子发现丈夫和 以前的法籍女家庭教师有私情,就向丈夫声明,不能 再跟他一起过下去了。在口角之后第三天,司捷潘阿 尔卡迪奇奥布朗斯基公爵(社交界都叫他的小名司基 瓦)在惯常的时间早晨八点钟醒来,不是在妻子的卧 室里,而是在自己的书房里,在上等山羊皮沙发上。
    依照他九年来的**惯,不等起床就朝他在卧室里挂 晨衣的地方伸过手去。这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为什么 不睡在卧室里,而睡在书房里,于是脸上的笑容消失 了,皱起眉头。“是啊!她不肯原谅,也不可能原谅 。而且*糟糕的是,一切都是我的过错。”他想道。
    “唉,唉,唉!”他回想起这次口角中*使他难 堪的场面,灰心*望地叹起气来。奥布朗斯基是一个 以诚对己的人。他不能欺骗自己,不能让自己相信他 已经悔恨自己的行为。他这个三十四岁的风流美男子 ,不再爱一个只比他小一岁,已经是五个活着、两个 死去的孩子母亲的妻子。这一点他并不后悔,后悔的 只是没有想到*好的办法把妻子瞒住。“以后自会有 办法的。”奥布朗斯基对自己说过这话,站起身来, 穿上晨衣,来到窗前。他拉开窗帘,使劲按了按铃。
    贴身老仆马特维听到铃声,立即走了进来,手里拿着 长衣、靴子和一封电报。奥布朗斯基拆开电报,把电 报看了一遍,他的脸顿时放起光来。
    “马特维,我妹妹安娜阿尔卡迪耶芙娜明天要到 了。”“谢天谢地。”马特维说这话,表示他和东家 一样理解这次来访的意义,就是说,奥布朗斯基的好 妹妹安娜阿尔卡迪耶芙娜这一来,会促使他们夫妻和 好起来。“给她收拾楼上的房间吗?”马特维问道。
    “你去禀报达丽雅亚历山大罗芙娜,她会吩咐的。” “是,老爷。” 当马特维回到房里来的时候,奥布朗斯基已经梳 洗完毕,准备穿衣服。“达丽雅亚历山大罗芙娜吩咐 我传话,说她要走了。说让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好 啦。”马特维说。奥布朗斯基没有作声,他的脸上出 现了有点儿可怜的笑。“啊?马特维?”他摇着头说 。“没事儿,老爷,会雨过天晴的。”马特维说。“ 好吧,给我穿衣服。”他对马特维说着,很果断地脱 下晨衣。奥布朗斯基尽管生活放荡,官衔不高,年纪 较轻,却在莫斯科一个机关里担任着体面而薪俸优厚 的主官职位。这个职位他是通过妹妹安娜的丈夫阿历 克赛亚历山大罗维奇卡列宁的关系谋得的。卡列宁在 一个部里担任要职,莫斯科这个机关就隶属于他那个 部。不过,即使卡列宁不给他的内兄谋得这个职位, 奥布朗斯基也可以通过许许多多其他人士,谋得这个 职位或者其他类似的职位,可以得到六千卢布的年俸 。这笔进项他是**需要的,因为尽管他的妻子有大 宗财产,他的家业却已经败落了。
    半个莫斯科和半个彼得堡都是奥布朗斯基的亲戚 和朋友。他生来就在新旧显要人物的圈子里。因此, 地位、租金、租赁权等等人世间福利的分配者都是他 的朋友。奥布朗斯基要弄到一个肥缺,也就不需要费 多大力气了。需要的只是不亢、不嫉、不争、不怨, 而他生性随和,一向就是这样的。奥布朗斯基担任这 个职务已是第三年,不仅得到同僚、下属、上司和一 切跟他打过交道的人喜欢,而且也得到他们的尊敬。
    这天奥布朗斯基来到自己的官府里,走进他的小办公 室,跟同事们握过手,便坐了下来。
    他说了几句笑话,说得恰到好处,便收住话头, 开始办公。还不到两点钟,***的大玻璃门忽然开 了,一个体格强壮、肩膀宽阔、下巴上留着鬈曲胡子 的人走了进来。“原来是你呀!列文,难得难得!” 奥布朗斯基打量着来到跟前的列文,带着亲热的笑容 说。列文和奥布朗斯基几乎同庚,列文是他少年时代 的伙伴和好友。尽管他们性格不同,志趣迥异,他们 的友情却是深厚的,“你怎么不嫌脏,到这种鬼窝儿 里来找我啦?”奥布朗斯基说过,握了握手,“来了 很久了吗?”“我刚到,就想来看看你。”列文一面 回答,一面朝周围打量着。“哦,对了,让我给你们 介绍一下,”奥布朗斯基说,“这是我的两位同事: 菲里浦伊凡内奇尼基丁,米哈伊尔斯坦尼斯拉维奇格 里曼维奇。”然后转身对着列文,“这位是康斯坦丁 德米特里奇列文,地方自治会议员,自治会的新派人 物,畜牧学家,猎手,我的好朋友,谢永盖伊凡诺维 奇柯兹尼雪夫的弟弟。” “我有幸认识令兄谢尔盖伊凡诺维奇。”格里涅 维奇说着,伸过他那指甲老长的瘦长的手。列文皱起 眉头,冷冷地握了握手,立刻转过身和奥布朗斯基说 话:虽然他**尊敬已成为全俄闻名作家的异父同母 哥哥,可是,当别人不是把他当作康斯坦丁列文,而 是当作有名的柯兹尼雪夫的弟弟的时候,也还是无法 忍受。“不,我已经不是自治会议员了。我跟所有的 人都吵过,再也不参加会议了。”他对奥布朗斯基说 :“太快啦!”奥布朗斯基微微笑着说。“是怎么一 回事儿?因为什么?” “说来话长,以后再说吧。”列文说,“咱们在 什么地方再见见面呢?因为我****需要和你谈谈 呀。”“哦,好吧,咱们就一起吃晚饭。”“吃晚饭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不过有两句话要说说 、问问,以后再细谈。”“那你现在就说说这两句话 ,到吃饭的时候再细谈。”P1-4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