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历史 > 世界史 > 欧洲史

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精)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时代华文书局
  • ISBN:9787807696834
  • 作者:(英)斯蒂文·朗西曼|译者:马千
  • 页数:263
  • 出版日期:2014-08-01
  • 印刷日期:2014-08-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55千字
  • 接触朗西曼这本书后,发现它虽是一本正统的剑桥学术书,但文笔典雅雍容,可读性强,且立场公允,不带有强烈的作者在场感;
      与我国宋明面对游牧民入侵**相比,拜占庭的覆灭*显得志气不挠,荡气回肠,拜占庭人受千年希腊罗马之风熏陶,大厦将倾之际,竟凸显出令人钦佩的公民意识和担当力;而奥斯曼人也展现出一支处于上升期的民族锐意进取的风范,与对不同文化兼收并蓄的宽容。
      其次深重译者,译者出于爱好,反复打磨译稿多年。作者懂晓语言多,资源来源小语种多,语言转化中变异多,译者尽力保持资料的可追索和准确性。
      希望这本小书,能参与到读者的阅读生活中,能有一瞬间愉悦感受,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 1453年5月,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被奥斯曼土 耳其帝国攻陷,是世界历史中的一件大事。它不仅代 表着拜占庭千年帝国的落幕,新兴伊斯兰强权的崛起 ,更为欧洲、近东带来了政治、经济、文化上的深刻 变化,甚至一度被作为中世纪结束的标志之一。在长 达7周的战役中,双方不论民族、信仰,均表现出惊 人的英雄气节与坚韧,荡气回肠,令人动容。英国历 史学家斯蒂文·朗西曼1965年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 的《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一书,在大量西方 同类专著中,结构清晰,考据严谨,文笔典雅,篇幅 适中,已成为此领域备受推崇的权威著作之一,累计 重印达18次之多。
  • 斯蒂文·朗西曼(Sir James Cochran Stevenson Runciman CH,1903-2000),英国著名拜占庭史、中世纪史专家。他出生于贵族世家,精通多国语言(英语、拉丁语、希腊语、俄语、保加利亚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土耳其语、亚美尼亚语、叙利亚语、希伯来语、格鲁吉亚语)。自剑桥三一学院毕业后,周游列国,于多所大学任教,尤其在拜占庭历史及十字军史方面颇有造诣。1965年,《1453—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一书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后,迅速成为该领域经典之作,近半世纪以来,备受推崇,至2008年,原版已重印十八次。
  • 序言
    译序
    前言
    **章 帝国迟暮
    第二章 奥斯曼崛起
    第三章 皇帝与苏丹
    第四章 西援之殇
    第五章 准备围攻
    第六章 围城开始
    第七章 金角湾失守
    第八章 褪色的希望
    第九章 拜占庭的末日
    第十章 君士坦丁堡陷落
    第十一章 战败者的命运
    第十二章 欧洲与征服者
    第十三章 幸存者
    附录一 关于君士坦丁堡陷落的主要参考资料
    附录二 征服之后的君士坦丁堡教堂
    译注
    译者后记:论书中一处地名错误
    参考文献
    索引
  • 第四章 西援之殇 特拉布宗皇帝并非**一个对穆拉德二世之死如 释重负的人,西方各国普 遍也流露出类似的乐观情绪。大使们根据来自苏丹宫 廷的线报,对穆罕默德二 世早年的失败大加渲染,以至于人们以为这位“无能 ”的新苏丹,不会成为西 方基督教诸国的重大威胁。穆罕默德二世爽快地承认 先皇与西方**签署的条 约,这*加深了人们的错觉。1451年夏末,当新苏丹 即位的消息传至欧洲,前 往阿德里安堡的欧洲使团络绎不*。9月10日,苏丹 款待了威尼斯代表团并续 订了穆拉德五年前与之签署的和约。10天后,他又与 匈牙利摄政匈雅提的代表 签署了一份为期三年的停战协定。拉古萨大使因为主 动提出增加年贡至500金 币,尤其获得了苏丹青睐。罗德岛骑士团以及莱斯博 斯岛、希俄斯岛领主也纷 纷派员满载礼物,前来朝贺,他们也都得到了善意的 回馈。塞尔维亚君主不仅 得到了自己的女儿,还被特许收回了若干斯特鲁马河 流域的市镇。**个抵 达阿德里安堡的拜占庭使团原*为忧虑,不过他们也 得到了苏丹的安抚并感到 宽慰。苏丹不仅以***起誓,务必会尊重拜占庭之 领土完整,甚至还慷慨地 许诺为流亡君士坦丁堡的奥尔汗王子支付一笔高达 3000阿克切(Akce)的 年金,经费来自原本属于奥尔汗位于斯特鲁马河谷的 若干希腊市镇,以使后者 维持体面的生活。甚至阿索斯山(Mount Athos)修 道团(自穆拉德二世后 承认土耳其宗主权)也认为可与土耳其相安无事,共 享太平。
    新任苏丹看上去深受老臣哈里尔帕夏和平主义观 念的影响。拜占庭外交官们小 心地维护着与大维齐的友谊,并且收到了回报。但是 ,精明的观察家也意识到苏丹 的温和姿态并非发自内心。他这么做的真实意图不过 是为了在发起伟大战役时能够 后方稳固。同时,大维齐哈里尔的影响力也远没有西 方人想象的那样大。穆罕默德 二世从未真正原谅哈里尔在1446年的所作所为。哈里 尔的盟友伊萨克帕夏已经 被调往安纳托利亚,而副首相扎加诺斯帕夏素来与哈 里尔不睦,何况他还是宦官赛 哈布的挚友,后者与新任苏丹私交甚笃,并**支持 苏丹的扩张政策。
    然而土耳其宫廷的暗流涌动并不为西方**所知 晓,他们反而被威尼斯、 布达佩斯传来消息所麻痹。经历了尼科波利斯与瓦尔 纳的惨败,没有西方** 愿意再与土耳其兵戎相见。他们宁可相信战争是能够 避免的,何况西方诸国受 **局势拖累,也缺乏出兵干预的准备。在中欧,哈 布斯堡王朝的弗里德里希 三世此刻忙于筹备即将在罗马举行的加冕礼(为了获 得神圣罗马皇帝头衔,他 甚至放弃了德国教会的特权),甚至觊觎着波希米亚 与匈牙利的王冠——这必然 导致匈牙利摄政匈雅提的仇恨。法王查理七世则忙于 重建百年战争后满目疮 痍的国土,同时还要防备**心怀叵测的诸侯——勃 艮第公爵“好人”***, 后者的国土与财力都甚于他自己。***倒是自忖具 有十字军精神,然而当年 父亲约翰在尼科波利斯战役中战败被俘,身陷囹圄, 尚殷鉴不远,何况倘若他 率部亲征,还要提防自己的公国被法王偷袭。英格兰 同样受到百年战争的拖累, 此时的国王虽然道德高尚,精神状况却不稳定,也就 无心派出军队参与冒险。
    斯堪的纳维亚诸国与苏格兰国王同样难以指望,而葡 萄牙与卡斯蒂利亚王国正 忙于对付境内的异教徒,也无暇他顾。**表现出对 东方事务兴趣的西方君主 是阿拉贡的阿方索五世,他在1443年还继承了那不勒 斯王位。此人的确醉心于 发动对东方异教徒的远征,然而,他要求以获得拜占 庭皇帝头衔作为酬劳,这 一漫天要价的行为自然得不到拜占庭支持,于是西方 的援助就*加渺茫了。
    甚至教皇国也认为新苏丹不足为虑。而一些希腊 难民团体开始四处游说, 希望西方**在穆罕默德二世成熟之前采取行动。其 中***的说客为一意大 利人托伦蒂诺的弗朗西斯科·菲莱福(Francesco Filelfo of Tolentino,为希腊学 者约翰·克里索拉斯的女婿),他曾向法王查理递交 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求援信, 力陈组织新一轮十字军的好处,并断言此时土耳其人 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然 而他的信件如石沉大海,杳无回音。1447年继位的教 皇尼古拉斯五世是一名 和平主义者,且心向学术,任内重大功绩之一便是创 办了梵蒂冈图书馆。不过 由于他深受流亡意大利的希腊学者贝萨里翁影响,对 拜占庭心怀同情。然而即 使教皇百般呼吁,也只是应者寥寥;何况拜占庭人对 宗座并无好感,甚至连前任 皇帝在大公会议签署的联合协议,都拒*予以实施。
    君士坦丁皇帝对他面临的困境了然于胸。1451年 夏天,他派遣安德罗尼 库斯·拜尼奥斯·莱昂塔里斯(Andronicus Bryennius Leontaris)前往威尼斯为 帝国招募克里特弓箭手,随后安德罗尼库斯来到罗马 代表皇帝向教皇传达亲善 之意,同时还呈交了拜占庭感恩聚会团体(Synaxis )的一封信函。信中宣 称上一届大公会议由于大牧首被蒙蔽,应该是无效的 。他们呼吁在君士坦丁堡 召开新一届大公会议,保证东正教主教列席,并缩减 天主教会与会人数。很多 “拒统派”知名人士在信件上署名,不过拜占庭神学 家、哲学家乔治·斯库拉里 斯·金纳迪乌斯(Gennadius Scholarius, Georgios Kourtesios Scholarios,George Scholarius Gennadius)是个例外,后者认定这番 呼吁必然劳而无功——事情也 果真如此。教皇既不准备推翻上届大公会议内容,也 不准备谅解这些东正教异 见者。尤其不幸的是,当拜占庭使者来到时,恰逢前 牧首格里高利·玛玛斯辞职 后驻留于罗马城内避难,他的添油加醋*坚定了教皇 决不妥协的信念。尼古拉 斯五世没有答复教士们的呼吁,在给拜占庭皇帝的回 信中却要求后者利用**, 采取断然行动促成教会共融。教皇进一步指出,前任 大牧首必须官复原职,拒 不执行这项决定的希腊人应该送往罗马接受天主教的 “再教育”。信中甚至有下 列**的句子:“如果君士坦丁堡的贵族与民众接受 了联合的决议,您会发现整 个罗马天主教会将倾力支持您与帝国;然而如果你和 你的人民拒*接受,我们将 不得不采取一切必要手段拯救你们及我们的荣誉。” 这样的*后通牒对皇帝而言于事无补,相反,它 *坚定了金纳迪乌斯的 反对。数月后,君士坦丁·普拉特里斯 (Constantine Platris,绰号“英国人”, 大概由于他是一名英国罗拉德教派难民之子)作为布 拉格胡斯教会(Hussite Church)特使来到君士坦丁堡,并在狂热的人群中发 表了一番关于信念的演讲。
    当他回国时,拜占庭人交给他一封信件,信中严厉抨 击了教皇的自负——此信 得到了大量感恩聚会成员的支持,其中就包括赫赫有 名的金纳迪乌斯。然而, 当苏丹懦弱无能的传言渐渐烟消云散时,拜占庭人的 乐观情绪也随之消退,整 个首都笼罩在一片肃杀痛苦的氛围中,而此时东西方 教会的关系不仅未见进展, 反而有所倒退。
    P56-59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