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小说 > 都市情感

借山而居

作者:冬子 出版社:中国华侨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国华侨
  • ISBN:9787511357618
  • 作者:冬子
  • 页数:309
  • 出版日期:2015-12-01
  • 印刷日期:2015-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20千字
  • 2016010510545583.jpg

  • 借山而居 80后青年诗人、画家冬子,4000元租下终南山小院20年使用权,种菜,养鹅,养狗,为你呈现与都市成活相反的悠闲生活。 *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 《纽约时报》畅销书。人终有一死,如何向死而生。“**十大思想家”、美国**外科医生划时代之作。***、李开复、余华、苗炜力荐。

  • 借山而居 《借山而居》是80后诗人冬子的首部散文集,共收录其在终南山上创作的精华作品80多篇。内容始终围绕他在终南山的所发生的趣事,“有叫做凤霞的鸡”、“有叫做幼婷的鹅”、“有叫做郑佳的狗”,“有自己的小菜园”,“有自己的诗歌与画的王国”。除此之外,还有他在山上,对生活的反思和感悟,对爱情与亲情的见解,对隐居这一选择的全面阐述。 最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 当独立、自助的生活不能再维持时,我们该怎么办?在生命临近终点的时刻,我们该和医生谈些什么?应该如何优雅地跨越生命的终点?对于这些问题,大多数人缺少清晰的观念,而只是把命运交由医学、技术和陌生人来掌控。影响世界的医生阿图·葛文德结合其多年的外科医生经验与流畅的文笔,讲述了一个个伤感而发人深省的故事,对在21世纪变老意味着什么进行了清醒、深入的探索。本书富有洞见、感人至深,并为我们提供了实用的路线图,告诉我们为了使生命最后的岁月有意义,我们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作者选择了常人往往不愿面对的话题——衰老与死亡,梳理了美国社会养老的方方面面和发展历程,以及医学界对末期病人的不当处置。书中不只讲述了死亡和医药的局限,也揭示了如何自主、快乐、拥有尊严地活到生命的终点。书中对“善终服务”“辅助生活”“生前预嘱”等一系列作者推崇的理念,都穿插在故事中作出了详尽的说明,相信会给老龄化日益加剧的中国社会以启迪。 众多专家、媒体推荐。创新工场CEO李开复:作为一名医生,阿图葛文德关注的是医疗的局限以及人的尊严。作为凡人,我们都将面对人生的终点,《最好的告别》给我们重要的启示。《新知》杂志主编苗炜:希望大家有机会能看看阿图葛文德医生的著作,他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医学,知道医学的局限和可能。畅销书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这是阿图·葛文德最有力,也最感人的一本书。《自然》杂志:难得读到这样一本发人深省的书。

  • 冬子,原名张二冬,画家,诗人。1987年生,200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西安。2014年,花4000元租下一处终南山的老宅,使用期20年,又花了几千元将老宅改造成民居,一万元实现“诗意栖居”。山居所需的水是自己担的,食材自己下山买。自己蒸馒头,种菜,养鹅,挖地基、铺地……乐在其中。 相对于平庸的一生,我更渴望迷恋那种生命的多样性,世界如此广博美好,我野心很大,都要体验。 ——冬子

  • 借山而居
    第一章若有“隐”之心,处处皆是终南山

    续借山居12
    续借山居续20
    留言板23
    回留言25
    逃离的快感32
    床底下,门后面39
    神秘主义的小把戏44
    仪式的能量49
    山居速写51
    叫凤霞的鸡56
    叫幼婷的鹅64
    叫土豆的狗70
    叫郑佳的狗75
    ……
    *好的告别(关于衰老与死亡你必须知道的常识)
    总序了不起的葛文德
    自序一介凡夫——医生也许都想错了
    在医学院读书期间,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不包括死亡。**个学期,我得到—具皮革似的干尸用于解剖,但那仅仅是了解人体解剖学的一个途径而已。对于衰老、衰弱和濒死,我仍旧一无所知,教科书也几乎只字不提。这个过程如何演变、人们如何体验生命的终点、对周围人有什么影响——这些问题好像都无关宏旨。

    第1章独立——活到100岁的代价
    过去,能够活到老年的人并不多见,但是**,科技、医疗的进步让高龄不再具有稀缺价值。然而,不管我们的寿命如何延续,“老”就像日落一样无可避免。当独立、自助的生活不能再维持时,我们该怎么办?独立、自尊的生活是否将一去不复返?

    田园牧歌式的老年生活
    活得久了,问题来了
    当独立自助的生活不再

    第2章崩溃——接受变老这件事
    ……

  • 昨晚,我在自己的账号发了篇小结,和以前发篇文字没什么区别,无心插柳,却让很多朋友发来信息说自己的朋友圈被那篇帖子刷屏了。然后我就着这个话题梳理下。
    **还在飞,这不是偶然。
    我朋友圈只有两百多个人,大概十二三个人转着玩,其中我想蠢疯老师和阎洲兄弟的朋友圈好友可能比较多一些,但是转的这十几个人有一个共性,就是自己的朋友质量都挺高,都是和艺术有关的。
    圈子,这可能是个潜在的因素之一。
    然后这十几个转发,昨天从早上到晚上十二点,点击过五万。**的时间从十二三个人到五万,像个**一样,无数个千足虫疾走如飞革命一样的速度蔓延。我的公号从五十五个人**升到一千二百四十六个人。并且这个数据还在以*快的速度疯长,我发这篇文字的时候已过十万,我的沐暄堂笔记奔四千。
    于是你发现,这个时代对于闲适淡泊的日子,是有多么饥渴。
    饥饿感,这当是潜在的因素之二。
    (但从传播的角度来看,这是让人害怕的,和发水、地震、失火一样让人生畏,所以有“舆论如洪水猛兽”。) 但是每天也有各种自己盖小院的新闻,改造山洞的都有,也没有如此这般,所以这还不是深层因素。
    然后我想梳理的就是这如此饥渴而被刷屏的深层因素。这个挺有意思。
    何老师带过来一个朋友,黄哥,并没聊多少,但几句话就知道,黄哥段位很高。
    黄哥说,只有在你这喝茶的时候才是喝茶,在其他地方喝茶都被喝成装逼了。另一句是说,这些木头好看,就是这种,不知道像什么,又觉得像什么。其实当你开始下定义说这根木头像什么的时候,就低一级了。*低级的就是那种像盘龙、像卧虎、像罗汉。
    就说喝茶被喝成装逼这件事。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