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虫子旁

作者:朱赢椿 出版社:湖南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大家都在看
  • 出版社:湖南人民
  • ISBN:9787543897403
  • 作者:朱赢椿
  • 页数:177
  • 出版日期:2014-09-01
  • 印刷日期:2014-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在你忽略的地方,还有一个精彩的虫子世界
      “世界*美图书”获奖者朱赢椿首部图文作品
      有趣的故事,精美的图片,独特的设计
      一本值**收藏的精美佳作
      虫子的世界就像是一面镜子,观虫的过程,既是在审视自我,也是在敬畏自然。
      “当我趴在地上看虫的时候,在我的头顶上,是否还有另一个***的生命,就像我看虫一样,在悲悯地看着我。”

  • 朱赢椿编著的《虫子旁》是“世界*美图书”获 奖者朱赢椿首部图文作品,讲述被我们忽略的虫子的 世界。 这个世界很小,小得足够被我们忽略、遗忘,但 跟我们一样,虫子也有着惊心动魄的生活。蚂蚁被一 根落下的枯枝砸断了腰肢;烟管蜗牛想在夏日的午后 谁上一个美美的午觉,却未能如愿;而千足虫卡在路 缝里,即使有一千条腿也无济于事…… 在虫子的世界,一个水洼就是一片海洋,一片叶 子就是一顶阳伞,一个鹅卵石就是一座岛屿,而一块 路边的石板缝隙就可以成为一个尸横遍野的战场…… 它们从容执着,它们生生不息。它们就像是一面镜子 ,让我们照见了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世界*美图书”获奖者朱赢椿首部图文作品,讲述被我们忽略的虫子的世界。 这个世界很小,小得足够被我们忽略、遗忘,但跟我们一样,虫子也有着惊心动魄的生活。蚂蚁被一根落下的枯枝砸断了腰肢;烟管蜗牛想在夏日的午后谁上一个美美的午觉,却未能如愿;而千足虫卡在路缝里,即使有一千条腿也无济于事…… 在虫子的世界,一个水洼就是一片海洋,一片叶子就是一顶阳伞,一个鹅卵石就是一座岛屿,而一块路边的石板缝隙就可以成为一个尸横遍野的战场……它们从容执着,它们生生不息。它们就像是一面镜子,让我们照见了自己和自己的生活。
  • 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艺术总监,南京书衣坊工作室设计总监。 他设计或策划的图书曾多次获得国内外设计大奖,并数次被评为“中国*美的书”和“世界*美的书”称号。他的原创作品《空度》获得2013年度“中国*美的书”称号。
  • 目录
    来到虫子旁… …
    阳光下的新生
    早春的蚂蚁
    本子上的小蜘蛛
    初入世间的尺蠖
    为尺蠖寻求庇护
    小蚁被枯枝砸伤了腰
    会移动的白色小花
    虫子们的日光浴
    换新装的斑衣蜡蝉
    晨光里的较量
    断翅的蝴蝶
    花深处
    螳臂前的椿象
    天牛来访
    抑郁的叶甲
    洪水来袭
    等待日出的小蜗牛
    十字凹槽里的苍蝇
    搁浅的花瓣船
    烟管蜗牛的午觉
    墙缝里的小爪子
    千足亦无用
    蜘蛛家的遮阳棚
    昨夜的萤火
    黎明前的蝉
    固执的苍蝇
    圆桌盛宴
    孤胆小蚁
    蠼螋与蚂蚁的逃亡
    懒惰的刺娥, 要面子的鼻涕虫
    月光下的蜗牛
    翻来翻去的西瓜虫
    汪洋中的小蚁
    骑金龟子的蜗牛
    误入蛛网的天牛
    水洼边的灾难
    找不到土壤的蚯蚓
    窗外的邻居
    蚁与蚁蛉
    会织字的蜘蛛
    被困石头岛上的蚂蚁
    玉兰花开
    一场冲突擦肩而过
    自投蛛网的蚂蚁
    蝉的涅槃
    竹枝上的尺蠖
    一只蜻蜓坠落在黄昏
    跌落的宝石
    独须的蛉蟋
    脚印旁的营救
    小蜥蜴的尾巴
    夕阳下的白芷
    美丽的灾难
    失去自由的拉步甲
    受伤的蜗牛母亲
    蝼蛄与断尾
    坦途上的尺蠖
    黄昏, 它们为何而战
    风中的爱情
    放牧的蚂蚁
    鼻涕虫的鼻涕
    蚁的武斗
    蚱蜢*后的日子
    戴着脚镣的蚊子
    求爱的西瓜虫
    斑衣蜡蝉的红色警告
    单身妈妈切叶蜂
    锹甲的锹
    千足虫的胯下之辱
    毒攻
    糊涂的蜘蛛, 无奈的尺蠖
    断了一条腿的蝗虫
    蚁巢门前
    优雅的幽灵蛛
    深秋的押解
    秋风中的甲虫
    蝉蜕小屋
    和我一起过冬的蚊子
    镜子上的食蚜蝇
    风雪中的蜗牛
    看虫来到虫子旁……
    阳光下的新生
    早春的蚂蚁
    本子上的小蜘蛛
    初入世间的尺蠖
    为尺蠖寻求庇护
    小蚁被枯枝砸伤了腰
    会移动的白色小花
    虫子们的日光浴
    换新装的斑衣蜡蝉
    晨光里的较量
    断翅的蝴蝶
    花深处
    螳臂前的椿象
    天牛来访
    抑郁的叶甲
    洪水来袭
    等待日出的小蜗牛
    十字凹槽里的苍蝇
    搁浅的花瓣船
    烟管蜗牛的午觉
    墙缝里的小爪子
    千足亦无用
    蜘蛛家的遮阳棚
    昨夜的萤火
    黎明前的蝉
    固执的苍蝇
    圆桌盛宴
    孤胆小蚁
    蠼螋与蚂蚁的逃亡
    懒惰的刺娥,要面子的鼻涕虫
    月光下的蜗牛
    翻来翻去的西瓜虫
    汪洋中的小蚁
    骑金龟子的蜗牛
    误入蛛网的天牛
    水洼边的灾难
    找不到土壤的蚯蚓
    窗外的邻居
    蚁与蚁蛉
    会织字的蜘蛛
    被困石头岛上的蚂蚁
    玉兰花开
    一场冲突擦肩而过
    自投蛛网的蚂蚁
    蝉的涅槃
    竹枝上的尺蠖
    一只蜻蜓坠落在黄昏
    跌落的宝石
    独须的蛉蟋
    脚印旁的营救
    小蜥蜴的尾巴
    夕阳下的白芷
    美丽的灾难
    失去自由的拉步甲
    受伤的蜗牛母亲
    蝼蛄与断尾
    坦途上的尺蠖
    黄昏, 它们为何而战
    风中的爱情
    放牧的蚂蚁
    鼻涕虫的鼻涕
    蚁的武斗
    蚱蜢*后的日子
    戴着脚镣的蚊子
    求爱的西瓜虫
    斑衣蜡蝉的红色警告
    单身妈妈切叶蜂
    锹甲的锹
    千足虫的胯下之辱
    毒攻
    糊涂的蜘蛛, 无奈的尺蠖
    断了一条腿的蝗虫
    蚁巢门前
    优雅的幽灵蛛
    深秋的押解
    秋风中的甲虫
    蝉蜕小屋
    和我一起过冬的蚊子
    镜子上的食蚜蝇
    风雪中的蜗牛
    看虫
  • 来到虫子旁…… 惊蛰刚过。
    门前的枫杨还没抽出绿芽,院子里的桃树已经吐 出花苞。一不留神,春天一脚踏入了随园书坊。蜘蛛 的手脚显然还没有什么力气,毕竟饿了一整个冬天。
    现在,它要去找一个向阳的枝丫织网捕虫。菜粉蝶也 想赶在蜜蜂的前头,去吮吸*新鲜的花蜜,虽然它的 衣服总是那么素朴,但翩翩起舞的粉色身影在书坊灰 色砖墙的映衬下,却也显出另外一种高雅。
    刺蛾的茧壳仍然静静地挂在桃枝上,看似平静, 茧壳里面也许正在进行着生命的剧烈变化。
    一年之计在于春,虫肯定*知道,而我亦常常来 到虫子旁,想知道虫到底知道些什么。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在书坊 展厅东北角的窗台上,我看到两 排微型“酱缸”,外表的咖啡色从 上至下由深到浅渐变。*上面还 有个隆起的盖子,盖了边缘呈锯 齿状,质地也*柔软些。这是虫 卵,应该是椿象的,一共十三只, 排列整齐,精致无比。在附近的 窗玻璃上还有十四只同样的虫卵。
    缸状卵的上方约五十厘米 处,是十五只虫卵的空壳,像葡 萄干,每一个卵的**还附着一 个颗粒状的小东西,应该是小虫 出壳时顶开的盖子。
    天井东墙上,还有一个类似 蛋饺形状的茧,是半透明的。迎 着阳光看,金线一般丝丝缕缕。
    北草园,一些野花已经开放, 叶子长得油亮肥厚,翻过一片, 运气好的话就会看剑绿珍珠一样 的卵,在阳光的照射下晶莹剔透, 这是蝴蝶的。如此漂亮的卵,难 怪要藏在这么隐蔽的地方。
    虫的一生大多由卵开始,很 多小虫钻出卵壳后一般见不到自 己的母亲,但母亲在产下它们时, 已经选择好了地点:要么很隐蔽, 不易被小鸟发现;要么出了卵壳, 就能轻易找到吃的东西。一出生 小虫们就已经被交付给了另一个 母亲——自然。
    每年春天,在随园书坊*先看到 的虫子一定是蚂蚁,难怪它们总是以勤 劳著称。
    桃花虽已经绽放枝头,室外却还 足春寒料峭。
    三只蚂蚁,排队行进,在忙着为 烟管蜗牛的午觉 时间:2010.08.10 地点:展厅北墙 天气异常闷热,烟管蜗牛已经一个星期不吃不喝了。它需要夏眠,不下雨**不能出来,否则炽热的阳光会晒伤它柔嫩的身体。
    可这个夏眠注定质量不高,因为它睡在了别人的交通要道上。珀蝽走累了,趴在烟管蜗牛的身上休息,还用脚趾不停地挠它的气孔。
    绿背蜘蛛赶跑了珀蝽,试着想搬走烟管蜗牛的身体,但烟管蜗牛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墙上,绿背蜘蛛只好无奈地走开。
    温室希蛛,也看好了这块地方,它想在烟管蜗牛的身体和墙壁之间织网,可织出来的网太小,根本网不到什么。只好放弃此地,另找树枝。
    尺蠖爬到烟管蜗牛的身上,先丈量了一下,发现烟管蜗牛竟然和自己的身体一样长,于是就伏在它身上进入了梦乡。
    这个夏天真郁闷,烟管蜗牛不断地被骚扰, 没有睡过**好觉。
    看虫 时间:2014.6.26 地点:随园书坊 我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那时候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什么图书,只能对身旁的花草和地上的虫子感兴趣。有时候一看就是半天,仿佛自己变成了一只小虫。
    后来到城里读书、工作,整天处于一种疲于奔命的状态,关于虫子的各种记忆也慢慢被封存起来。
    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压力的增大以及身体健康状况的变化,我不得不放慢奔跑的脚步,甚至停下手中的事情,坐下来休息。慢下来,我又能看到身边爬行的各种虫子,而且和儿童时期的感受亦有所不同。
    我看虫还是以看为主,以拍为辅,也从未把小虫子拿来钉在框里当作标本,*不敢去解剖了。当然,拍也是为了积累创作素材和激发灵感,既未使用大而笨重的专业设备,也没过分追求照片的画质和构图。其实*精彩的画面并没能拍下来,因为看得入神,就会忘记使用相机。如此一来,只能把没有来得及拍摄的情况,用一些简单的文字描述来补充。
    以什么样的角度来看虫子之间的各种争斗,这一直也是我犯难的地方。织网的蜘蛛、带壳的蜗牛、长着毒刺的马蜂,还有齐心协力的蚂蚁,到底该去帮谁? 我也知道自然自有它的平衡法则,这一切应该由自然去决断,不过,我还是常常倾向处于弱势的一边。
    在小虫们短暂的一生里,时常为了一粒米、一个粪球、一只同类的尸体去争斗、掠夺、伪装、残杀……看到这些,自己争强好胜的心火也慢慢熄灭下来。虫的世界,就像镜子一样不时地照见我自己。
    有时还会想到,当我趴在地上看虫的时候,人家庭寻找吃的东曲。
    蚂蚁们发现了两块瓷砖问有一道 缝隙,停下了脚步。
    **只蚂蚁立刻斜着身体,把左 前肢伸进缝隙罩搜寻;中间的那只也不 懈怠,两只前肢撑若台面,用其余四条 腿试探缝隙的深浅;第二三只蚂蚁索性倒 挂着身体,把整个上半身都伸进缝隙 里,只露出蹶起来的屁股。
    看着三只蚂蚁劳动的姿态,怎小 让人打心底生出敬意。
    清晨,我推开工作室阁楼的火窗,一缕阳 光洒到桌面上,书本一下子被染上了金黄色, 房间里也随即暖和起来。
    我翻开本了正想写点什么,一只比芝麻还 要小的影子在笔记本的空白页面上若隐若现, 隐约可见细细的脚爪在不停挥舞。我迎着光望 去,原来是一只金色的小蜘蛛正从天窗慢慢地 飘荡下来。在阳光的照射下,小蜘蛛通体透明, 好看极了。
    小蜘蛛胆子真的挺大,竞把我的笔记本当 成平坦的降落地。但这个陌牛的环境好像让它 很迷茫,它先在白纸上用脚试探着,然后径直 向本子的订口爬去,因为订口有一道缝隙,小 蜘蛛似乎要钻进去。我忙把笔记本摊平,并用 两手紧紧按住左右两边,害怕手一松,本子合上, 这只小蜘蛛就会瞬间丧命。
    小蜘蛛似平觉得白白的本子很单调,抬起 头静静地看着我,黑黑的眼睛实在太小,我凑 近了都看不清到底有几只复眼。
    早啊,小蜘蛛! 我在心里和小蜘蛛打了个招呼。
    可小蜘蛛并不理我,而是爬到一摞书上, 又转到显示器的背面,然后沿着显示器边缘一 直攀爬到窗台上。我明白了它的意思,赶忙推 开窗户,只见小蜘蛛在窗棂卜吐了一些丝,纵 身一跃,荡到窗外灿烂的阳光中。
    P1-6 在我的头顶上,是否还有另一个***的生命,就像我看虫一样, 在悲悯地看着我?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