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哲学宗教 > 哲学 > 逻辑学

万万没想到(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

作者:万维钢 出版社:电子工业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电子工业
  • ISBN:9787121242151
  • 作者:万维钢
  • 页数:262
  • 出版日期:2014-10-01
  • 印刷日期:2014-10-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253千字
  •    用一万小时培养天才·用心理学反成功学·用大数据预测未来·用实验刺探真相……
        让大脑翻墙,跳出隐藏在常识中的思维陷阱
        大量你经常接触的知识,挑战你万万没想到的认知神经。

  • 《万万没想到: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精选了 万维钢老师的文章和书评,以“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 界”为导向。 作者常用有趣的实验、数据来解读感性的事物, 其理工科思维涉及行为经济学、认知心理学、社会学 、统计学、物理等许多学科,以前沿的科学视角解读 生活,为人们提供了认知的新方法。读完本书相当于 精读了十几本经过筛选、再创作及通俗化处理的巨著 ,不仅有趣还十分有营养。
  • 万维钢,笔名同人于野,“学而时嘻之”博主。博文介绍为“用理工科思维理解世界”,喜欢科学和政治,作品以理性思维见长。1999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现为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物理系研究员。《新知客》、《新知》、《东方早报•上海书评》特约撰稿人,天涯名博,在知乎、果壳、观察者、共识网等国内知名网站上设有专栏,在《麻省理工科技创业》、《商界评论》等报刊和网站发表过若干文章,文章常引发大众思考,掀起诸多话题讨论。《流言时代的赛先生》及《十万个为什么》(新版)的数学分册和物理分册作者之一。博文地址:http://www.geekonomics10000.com/
  • Part One 反常识思维
    “反常识”思维
    别想说服我!
    真理追求者
    坏比好重要
    *简单概率论的五个智慧
    一颗阴谋论的心
    桥段会毁了你的生活
    健康的经济学
    核电站能出什么大事
    Part Two 成功学的解药
    科学的励志和励志的科学
    匹夫怎样逆袭
    练习一万小时成天才?
    ***的想象力是不自由的
    思维密集度与牛人的反击
    上网能避免浅薄吗?
    高效“冲浪”的办法
    笔记本就是力量
    用强力研读书
    创新是落后者的特权:三个竞争故事
    过度自信是创业者的通行证
    夺魁者本色
    打游戏的三个境界
    穷人和富人的人脉结构
    Part Three 霍金的答案
    亚里士多德为何不数数妻子有几颗牙
    物理学的逻辑和霍金的答案
    怎样用统计实验检验灵魂转世假说
    一个关于转世的流行病学研究
    摆脱童稚状态
    怎样才算主流科学?
    科研的格调
    喝一口的心理学与喝一瓶的心理学
    医学研究能当真吗?
    真空农场中的球形鸡
  • 别想说服我! 霍金写《时间简史》和《大设计》二书,都有一 个被所有人忽视了的第二作者,列纳德·蒙洛迪诺。
    这两本书能够畅销,我怀疑霍金本人的贡献也许仅仅 是他的名气,因为公众其实并不真喜欢科学知识 - 哪怕是霍金的知识。而霍金也深知“每一个数学公式 都能让这本书的销量减少一半”。如果真有读者能在 这两本“霍金的书”中获得阅读上的乐趣,很可能要 在相当的程度上归功于蒙洛迪诺。从他独立完成的 Subliminal(《潜意识:控制你行为的秘密》)这本 书来看,蒙洛迪诺真的是个**会写书的人。他** 了解读者想看什么。
    看完《潜意识》,我也知道读者想看什么了。在 书中蒙洛迪诺讲了个很有意思的笑话。说有一个白人 天主教徒来到天堂门口想要进去,他跟守门人列举了 自己的种种善行,但守门人说:“可以,不过你还必 须能够正确拼写一个单词才能进。”“哪个单词?” “上帝。”“GOD.”“你进去吧。” 一个犹太人来到天堂门口,他同样被要求正确拼 写一个单词才能进。守门人考他的单词仍然是“上帝 ”。这个单词**简单,所以他同样拼写正确,于是 也进去了。
    故事*后一个黑人来到天堂门口,他面临同样的 规则。但是守门人让他拼写的单词是,“捷克斯洛伐 克”。
    这个笑话的寓意是像我们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接收信息都有一个门槛,低于这个门槛的我们根本不 看。我的门槛就相当高,谁想向我说明一个什么科学 事实,我一般都要求他出具学术论文。比如作为一个 爱国者,我对中医的存废和转基因的好坏这两个问题 **感兴趣,特别关注相关的论文。然而就算是论文 也有好有坏,要知道有的论文根本不严谨。所以一篇 论文质量好坏,我也有自己的判断标准,达到我的标 准才算得上是严谨的好论文: 如果这篇论文是说中医有效的,我就要求它拼写 “上帝”。如果这篇论文是说转基因无害的,我就要 求它拼写“捷克斯洛伐克”。
    你不用笑我,你也有同样的毛病。蒙洛迪诺说, 人做判断的时候有两种机制:一种是“科学家机制” ,先有证据再下结论;一种是“律师机制”,先有了 结论再去找证据。世界上科学家很少,你猜*大多数 人使用什么机制思考?每个人都爱看能印证自己已有 观念的东西。我们不但不爱看,而且还会直接忽略, 那些不符合我们已有观念的证据。
    有人拿芝加哥大学的研究生做了个实验。研究者 根据某个容易引起对立观点的议题,比如是否应该禁 *,伪造了两篇学术报告,受试者随机地只能看到其 中一篇。这两篇报告的研究方法乃至写法都**一样 ,只有数据对调,这样其结果分别对一种观点有利。
    受试者们被要求评价其所看到的这篇报告是否在科学 上足够严谨。结果,如果受试者看到的报告符合他原 本就支持的观点,那么他就会对这个报告的研究方法 评价很高;如果是他反对的观点,那么他就会给这个 报告挑毛病。
    去年方舟子大战韩寒,双方阵营都使用各种技术 手段寻找证据,写了各种“论文”,来证明韩寒的确 有代笔或者的确没有代笔。有谁记得看到过有人说本 阵营的论文不够严谨的么?都认为对方的论文才是胡 扯。这远远不是*可怕的。如果我反对一个结论而你 支持,那么当我看一篇支持这个结论的论文就会不自 觉地用*高的标准去看,就会认为这个论文不行;而 你,因为支持这个观点,则会认为这个论文很好 — — 如此一来我不就认为你是**了么?于是两个对 立阵营都会认为对方是**。一切都可以在潜意识发 生。
    认为别人**和被别人认为是**,其实也没那 么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媒体也参与到观念的战争之中 。
    如果人已经被各种观念分成了阵营,那么媒体就 不应该追求什么“客观中立”,因为没人爱看客观中 立的东西!媒体应该怎么做呢?技术活动家Clay Johnson 在 The Information Diet(《信息食谱》 )这本书里,给我们介绍了美国收视率*高的新闻台 Fox News (福克斯新闻)的成功秘密。尼克松时期 ,媒体人Roger Ailes有感于当时媒体只知道报道政 府的负面消息,认为必须建立一个“拥护政府的新闻 系统”。然而事实证明Fox News 的成功并不在于其 拥护政府 —— 它只拥护共和党政府 —— 而在于 Ailes有***的新闻理念: o **,有线频道这么多,你不可能,也没必要 取悦所有观众。你只要迎合一个特定观众群体就可以 了。
    o 第二,要提供有强烈主观观点的新闻。
    给观众想要的东西,比给观众事实*能赚钱。观 众想要什么呢?娱乐和确认。观众需要你的新闻能用 娱乐的方式确认他们已有的观念。福克斯新闻台选择 的观众群体,是美国的保守派。每当美国发生*击事 件,不管有多少媒体呼吁禁*,福克斯新闻一定强调 拥*权 - 他们会找一个有*的采访对象,说如果我 拿着*在现场就可以制止惨案的发生。美国对外军事 行动,福克斯新闻一定持强硬的支持态度,如果有谁 敢提出质疑,他就会被说成不爱国。哪怕在其网站上 转发一篇美联社消息,福克斯新闻都要做一番字词上 的修改来取悦保守派,比如《选民对经济的担心给奥 巴马带来新麻烦》这个标题被改成了《***跟白人 妇女有大问题》。
    我们可以想象知识分子一定不喜欢福克斯新闻。
    的确没有哪个大学教授宣称自己爱看这个台。就连我 当初物理系毕业典礼,系里请来的演讲嘉宾都说物理 学有什么用呢?至少能让你学会判断福克斯新闻说的 都是什么玩应儿。可是如果你认为福克斯新闻这么做 是为了宣传某种意识形态,你就错了。他们**的目 的是赚钱。
    比如修改新闻标题这件事,其实从技术角度说并 不是网站编辑的选择,而是读者自己的选择。很多新 闻网站,比如赫芬顿邮报)The Huffington Post) ,使用一个叫做 multivariate testing(也叫A/B testing)的技术:在一篇文章刚贴出来的时候,读 者打开网站首页看到的是随机显示的这篇文章的两个 不同标题之一,网站会在五分钟内判断哪个标题获得 的点击率*高,然后就统一使用这个标题。事实证明 在读者的选择下*后胜出的标题都是耸人听闻型的。
    福克斯新闻的收视率在美国***于其他新闻 台。因为CNN在北京奥运传递火炬期间对中国的歪曲 报道,很多人认为CNN是个有政治色彩的媒体,其实 CNN得算是相当中立的 —— 这也是为什么它的收视 率现在节节败退。据2012年《经济学人》的报道,倾 向自由派的MSNBC现在收视排名第二,CNN只得第三, 而这两个台的收视率加起来也比不上福克斯。乔布斯 1996年接受《连线》采访,对这个现象有一个**好 的评价: 当你年轻的时候,你看着电视就会想,这里面一 定有阴谋。电视台想把我们变傻。可是等你长大一点 ,你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电视台的业务就是人们想 要什么它们就给什么。这个想法*令人沮丧。阴谋论 还算乐观的!至少你还有个坏人可以打,我们还可以 革命!而现实是电视台只不过给我们想要的东西。
    美国人玩的这一套,中国也有人早就玩明白了。
    **我们的媒体和网络上有各种观点鲜明的文章和报 道,它们或者骂得特别犀利,或者捧得特别动人,观 众看得畅快淋漓,十分过瘾。但是这些文章提出什么 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没有?说过什么能够修正我们现 有思想的新信息没有?它们只是在迎合和肯定人们已 有的观念而已。因为它们的生产者知道他们不需要取 悦所有人。他们只要能让自己的粉丝基本盘高兴就已 经足够获利的了。他们是“肯定贩卖者”。政治辩论 ?其实是一种娱乐。
    王小波写过一篇《花刺子模信使问题》,感慨中 国人(主要是领导们)听不得坏消息,一旦学者敢提 供坏消息就恨不得把他们像花刺子模的信使一样杀掉 。我想引用乔布斯的话:王小波说的太乐观了。真正 令人沮丧的现实是所有**的所有人都有花刺子模君 王的毛病,而且他们的做法不是杀掉坏消息,而是只 听“好”消息 —— 那些能印证我们观念的消息。
    这个毛病叫做“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如果你已经开始相信一个什么东西了,那么 你就会主动寻找能够增强这种相信的信息,乃至不顾 事实。这样一旦我们有了某种偏见,我们就无法改变 主意了。《信息食谱》说,Emory 大学教授 Drew Westen 实验发现,对于那些已经支持强烈共和党或 民主党的学生来说,如果你给他们关于其支持的党的 负面新闻,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会显示这些人 大脑中负责逻辑推理的区域关闭了,而负责感情的区 域却激活了!换句话说他会变得不讲理只讲情。因为 他们感到受到了威胁。这个受威胁的感情会让你把相 反的事实用来加强自己的错误信念。社会学家 Brendan Nyhan甚至发现了一个“逆火效应”:你给 一个保守派人士看关于**的减税政策并没有带来经 济增长的文章之后,他居然反而*相信减税可以带来 经济增长。
    在确认偏误的作用下,任何新证据都有可能被忽 略,甚至被对立的双方都用来加强自己的观念。这就 是为什么每一次*击事件之后禁*派和拥*派都变得 *加强硬。另一本书,Future Babble(《未来乱语 》)讲了个*有意思的实验。实验者给每个受试学生 发一套性格测试题让他们做,然后说根据每个人的答 案给其各自分析出来了一份“性格概况”,让学生评 价这个概况描写的准不准。结果学生们纷纷表示这个 说的就是自己。而事实是所有人拿到的“性格概况” 都是**一样的!人自动就愿意看到说的跟自己一样 的地方,并忽略不一样的地方。
    可能有人以为只有文化程度比较低的人才会陷入 确认偏误,文化程度越高就越能客观判断。事实并非 如此。在某些问题上,甚至是文化程度越高的人群, 思想越容易两极分化。
    一个有意思的议题是**变暖。过去十几年来媒 体充斥着各种关于**变暖的科学报道和专家评论, 这些报道可以大致分成两派:一派认为人类活动产生 的二氧化碳是**变暖的罪魁祸首,如果不采取激烈 手段限制生产,未来气候就会不堪设想;一派则认为 气候变化是个复杂问题,现有的模型并不可靠,二氧 化碳没那么可怕。如果你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你根 本就不会被这些争论所影响。而《信息食谱》告诉我 们,对**变暖的观点分歧*大的人群,恰恰是那些 对这方面有很多了解的人。调查显示越是文化程度高 的共和党人,越不相信**变暖是人为原因造成的; 越是文化程度高的民主党人,则越相信这一点。
    如果谁想看看这个争论严重到什么程度,可以去 看《经济学人》*近一篇报道的读者评论。这篇文章 说尽管过去几年人类排放的二氧化碳不顾气候学家警 告而继续增加,可是地球平均温度却并没有升高,远 低于科学模型的预测。文章下面的评论水平跟新浪网 足球新闻的评论不可同日而语,敢在这说话的可能没 有高中生。评论者们摆事实讲道理,列举各种论文链 接和数据,然而其观点仍然鲜明地分成了两派。就连 这篇文章本身写得够不够合理,都有巨大的争议。
    观念的两极分化并不**于政治,人们可以因为 很多事情进入不同阵营,而且一旦选了边就会为自己 阵营而战。你的手机是苹果的还是安卓的?这两个阵 营的人不但互相鄙视,而且有时候能上升到认为对方 是邪恶势力的程度。人们对品牌的忠诚似乎跟政治意 识形态没什么区别。我们看苹果新产品发布会,再看 看美国大选前两党的集会,会发现二者极为相似,全 都伴随着狂热的粉丝关注和激动的专家评论。
    也许因为手机已经买了或者政治态度已经表过了 ,人们为了付出的沉没成本而不得不死命拥护自己的 派别,也许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身份,也许是为了寻找 一种归属感。但不管是什么,这种阵营划分肯定不是 各人科学推理的结果。根据诺贝尔奖得主 Robert Aumann 1976年的论文“Agreeing to Disagree”, 说如果是两个理性而真诚的真理追求者争论问题,争 论的结果必然是二人达成一致。那么现实生活中有多 少真理追求者呢?认知科学家 Hugo Mercier 和 Dan Sperber 2011年的一篇论文,“Why do humans reason?”,甚至认为人的逻辑推理能力本来就不是 用来追求真理的,而是用来说服别人的。也就是说我 们天生就都是律师思维,我们的大脑本来就是个争论 设备。这也许是因为进化总是奖励那些能说服别人的 人,而不是那些能发现真理的人吧。
    互联网很可能加剧了人们观念阵营的划分。在网 上你连换台都不用,**引擎自动根据你的喜好提供 信息。我相信气候学家对**变暖的预测大大言过其 实,我认为决不可以废除死刑,我使用苹果手机,我 还要求豆浆必须是甜的豆腐脑必须是咸的 —— 在这 些原则问题上我从来不跟人开玩笑。如果微博上有人 发出违背我理念的言论我怎么办?我果断取消对他的 关注。我们**有权这么做,难道有人上微博是为了 找气生么?可是如果人人都只接收符合自己观点的信 息,甚至只跟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交流,那么就会形 成一个“回音室效应”(echo chamber effect)。
    人们的观念将会变得越来越**。
    有鉴于此,Johnson 号召我们改变对信息的消费 方式。他提出的核心建议是 Consume deliberately. Take in information over affirmation. —— 要主动刻意地消费,吸收有可能修正我们 观念的新信息,而不是吸收对我们现有观念的肯定。
    这其实是**高的要求。要做到这些,我们必须 避免那些预设立场的说服式文章,尽可能地接触** 手资料,为此甚至要有直接阅读数据的能力。可是有 多少人能亲自研读各项经济指标再判断房价是否过高 呢?对大多数人来说现在房价是高是低只与一个因素 有关:他是不是已经买了房。
    我建议把上面那两句英文刻 iPad 上。不过我发 现*新的一系列针对社交网络的研究显示,也许回音 室效应并不存在。有人对Facebook的朋友关系研究发 现人们并没有只跟与自己政见相同的人交朋友。我们 在网上辩得不可开交,生活中仍然可以跟对方辩友“ 隔着一张桌子吃饭”。哪怕在网上,统计表明人们的 关注集群也不是按照政治立场划分,而*多的是按照 视野大小划分的。*进一步,我们也许过高估计了对 方阵营的**程度。有人通过调查统计美国两党的支 持者,发现如果一个人对某个政治方向有强烈的偏好 ,那么他对对方阵营的政治偏好,往往会有*高的估 计。可能*大多数人根本没那么**,可能互联网本 身就是个**的人抒发**思想的地方。对Twitter 的一个研究表明其上的言论跟传统的民意测验相比, 在很多问题(尽管不是所有问题)上*加偏向自由派 。一般人并没有像Twitter上的这帮人那样拥护奥巴 马,或者支持**恋婚姻合法化。互联网不是一个调 查民意的好地方。
    但不论如何,确认偏误是个普遍存在的人类特性 ,而且有人正在利用这个特性牟利。错误观点一旦占 了大多数,正确的做法就可能不会被执行。既然改变 那些已有成见的人的观念如此困难,也许双方阵营真 正值得做的只有争取中间派。2013年的 Nature Climate Change 上发表的一篇论文说,虽然不可能 改变那些已经对**变暖学说有强烈看法的人的观点 ,但是可以用亲身经历来影响那些对气候变化并没有 什么成见的人,而这些人占美国成年人口的75%。一 个策略是可以告诉一个中间派,你爱去凿冰捕鱼的那 个地方,现在每年的冰冻期比十九世纪少了好几个星 期,来吸引其注意力。
    这个真不错。当然在我这个坚定的**变暖学说 质疑派看来,那些看见自己家门口的池塘不结冰了就 认为**变暖的人纯属**。
    P10-18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