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纪实文学

朝鲜战争(修订版)/王树增战争系列

作者:王树增 出版社:人民文学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人民文学
  • ISBN:9787020069200
  • 作者:王树增
  • 页数:607
  • 出版日期:2009-04-01
  • 印刷日期:2009-12-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4
  • 字数:564千字
  • 本书生动而真实地记述了六十年前发生在远东的那场震撼世界的战争。**尊严、民族意志、疆土和平,政权生存,东西方军队在“世界上*不适宜大兵团作战的”狭窄的土地上殊死较量。这是一场充满突变陡转的战争,是一场结局出乎交战各方预料的战争,是一场至今仍影响着世界政治格局与军力角逐的战争。史料生动翔实,叙述纵横捭阖,构成战争历史的各个侧面均有丰富而深刻的揭示,是非虚构创作的又一力作。
    本书获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大奖、第二届鲁迅文学奖。
  • 朝鲜战争的历史,是上百万志愿军官兵用生命写就的,这样的历史令我 在写每一个字的时候都心生敬重。常常在写作中不由得搁笔长叹,想及今天 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一旦面临危机的时候,年轻人能否像当年的志愿军 官兵一样奋不顾身挺身而出?是否能像当年的志愿军官兵一样面对最惨烈的 战斗英勇无畏? 对于《朝鲜战争》的写作而言,生动地记述一场战争的历史很重要,深 刻地记述战争中一个民族的精神历史更重要。因为前者是“昨天”的事情, 而后者会在今天传承,并将影响到我们的明天。本书力图让今天的读者在《 朝鲜战争》中因为祖国、民族、理想、精神、信念、意志等等因素,与他们 的前辈相识相知,重温一个人、一支军队、一个民族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的 不屈的精神。还有那位令全世界瞩目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我曾 反复阅读他后来身陷囹圄时写下的关于朝鲜战争的“交代材料”,这位为了 新中国浴血奋战了一生的人,他所经历的是我们许多人根本没有勇气和力量 承担的。这就是构成历史的不同寻常的内容,是历史事件中最值得书写的那 部分内容。
  • 前言 古老的命题
    第一章 打败美帝野心狼
     六月二十五日
     台湾: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
     汉城大逃难
     美国将军的逃亡和中国的保卫国防会议
     仁川登陆
     艰难的抉择
     威克岛——美国式的政治游戏
     打败美帝野心狼
    第二章 云山:中美士兵的**肉搏
     “YOYO”作战和朝鲜语《东方红》
     我们认为什么都知道,而实际上什么也不知道
     右翼的崩溃
     云山:中美士兵的**肉搏
     天黑了,我们还在烟台峰上!
     早晨,中国军队消失了
     吃饭于前,又拉屎于后,不是白吃了吗?
    第三章 三十八军万岁
     “不是一支不可侮的力量”
     闻到中国饭的味道就撤退
     韩国第二军团已经不复存在
     悲惨的“贝克连”和“黑色的美国人”
     “*奇怪的会议”和“闸门”的关闭
     三十八军万岁!
    第四章 圣诞快乐
     “我真为那些中国佬惋惜!”
     “陆战队,向南进攻!”
     噩梦的开始
     水门桥
     圣诞快乐
    第五章 李奇微:向中国军队总司令官致意
     炒面煮肉会议
     胜利一次太重要了
     大冰河
     不赶走美帝不回国
     “到汉城去!汉城有姑娘!”
     一瓶牙膏主义
    第六章 血洒汉江
     毛泽东:打到三六线去!
     “共军士兵们,你们**过年了!”
     损失*严重的一仗
     大雪掩埋的遗骸
     愤怒的***
     “撕裂作战”:*艰难的时期
     不死的老兵去了
    第七章 谁能在战争中取胜
     范弗里特将军:欢迎共军进攻!
     圣乔治目的祝祭
     打伪军去!
     是谁守不住阵地?
     范弗里特**量
     永远的悲怆
     谁能在战争中取胜?
     “猎狗”凯南与来凤庄
    尾声 彩蝶纷飞的幻觉
    修订版后记
  • 第一章 打败美帝野心狼 六月二十五日 三八线的*西端位于朝鲜半岛海州湾的*深处,这是一块盛产粮食的湿 润洼地。从这里一直向北,在三八线两侧对峙的是北朝鲜的第七警备旅和南 朝鲜的陆军第十七团。
    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星期日,凌晨四时。
    夜色漆黑,大雨滂沱。
    突然,一道比霓虹灯还明亮的橘红色的光线穿透雨夜升起来了。
    *火!坦克!湿淋淋的士兵! 紧接着,从三八线*西端开始,连续升起的信号弹像燃烧的导火索沿着 南北朝鲜三百多公里的分界线向东飞速蔓延,一个小时后便抵达东部海岸。
    五时,三八线上数千门火*开始射击。在*火的映照下,稻田里翠绿的稻苗 被裹在泥水里在夜空中腾飞,而上千辆坦克冒出的尾烟蜿蜒在朝鲜半岛的中 部,犹如扑上整个半岛的惊涛骇浪。
    如同这个动荡的世界中经常发生的事情一样,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 在朝鲜半岛突发的是一场局部地区的局部战事。无论从政治上还是从军事上 讲,至少在六月二十五日那**,没有人会认为在亚洲东北部潮湿的梅雨季 节里发生的事情,会对这个半岛以外的人们产生什么影响久远的后果。
    对于朝鲜半岛以外的世界,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五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军一一四师三四二团一营原营长曹玉海,这一 天的上午正走在武汉市阳光灿烂的大街上。他复员后在武汉市的一所监狱任 监狱长。这个农民出身的青年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参加过无数次残 酷的战斗,三次荣立大功,获得“勇敢奖章”五枚。他在从军生涯中*后一 次负伤,是在湖北宜昌率领士兵抢渡风大浪急的长江的时候。这次中弹令他 本来就伤痕累累的身体*加虚弱。在风景秀丽的东湖疗养院休养时,他接到 了复员的命令。曹玉海不想离开部队,疗养院一位女护士的爱情平复了他的 伤感,爱情在刚刚来临的和平生活中显得格外温馨。当爱恋曹玉海的姑娘向 他提出结婚要求的那天,他在广播里听到了一个消息:与中国接壤的朝鲜发 生了战争。
    六月二十五日,当曹玉海在武汉大街上奔走的时候,听说自己的老部队 第三十八军正从南向北开进路过这里。他虽不知道邻国的战争与自己的** 有何种关系,但是部队向着战争的方向开进还是使他产生出一种冲动,他能 够意识到的是:**的边境此刻也许需要守一守,那么部队也许又需要他这 个勇敢的老兵了。
    曹玉海的口袋里此刻还揣着那个女护士写给他的信: 玉海,我亲爱的: 一想到你要离开我,我的心就像撕裂了一样! 自从见到你,我才晓得一个人应该怎样生活。但,我毕竟还有些过于注 意个人幸福,你的批评是正确的。你说得对:“我不是不需要幸福,我不是 天生愿意打仗,可是为了和平,为了世界劳动人民的幸福,我就要去打仗了 。” 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相见,但我要等待,等待,等你胜利归来。我为你绣 了一对枕头,请带着它,就像我在你身边一样……我想总会有点儿时间的, 亲爱的,千万写信来,哪怕只是一个字也好…… 那对枕头是白色的,上面绣着四个字:永不变心。
    曹玉海真的在武汉茫茫人海中找到了自己的老部队,这支不久后即将走 向战场的部队让曹玉海再次成为一营营长。
    在部队继续向北走去的时候,曹玉海拿出女护士的照片给他的战友姚玉 荣看。姑娘的美丽令姚玉荣羡慕不已。他问:为什么不结了婚再走?曹玉海 答:万一死了多对不住人家。姚玉荣狡猾地试探:是不是不太喜欢她?曹玉 海的脸一下严肃了,他说:死了我也恋着她! 距离曹玉海在武汉阳光灿烂的街头寻找老部队八个月后,经过一场漫天 风雪中**残酷的肉搏战,一营营部被美军士兵包围。曹玉海在电话中只对 团长孙洪道喊了句“永别了”,便带领战士强行突围。数粒美制M1步*** 穿透了他的胸部和腹部。曹玉海倒下的地点是朝鲜中部汉江南岸一个地图标 高为二百五十点三米的荒凉高地。他挣扎了一下便一动不动了,喷涌而出的 热血很快在零下二十摄氏度的低温中与厚厚的积雪冻结在一起。
    一营营长查尔斯·布雷德·史密斯感到**疲劳。二十五日是他所在的 美军第二十四步兵师的创建纪念日。师司令部在这天晚上举行了盛大的化装 舞会,全师官兵都很兴奋,不少士兵把自己化装成白鹤——这是他们长期驻 扎在日本的缘故——白鹤长长的红嘴到处乱戳着这个嘈杂而喧闹的不眠之夜 。此时,他们没有一个人听得见隔着日本海传来的*声,甚至连师长迪安在 接到电话后的惊慌神色也没有人注意到。一营所在的二十一团,驻扎在日本 九州熊本附近的伍德兵营,史密斯自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头痛。几年前,这个 年轻军官应该说前途是光明的,当他从西点军校毕业后,他就指挥着一个连 。日本人袭击珍珠港时,他奉命在巴伯斯角紧急构筑阵地,当时他的指挥官 柯林斯将军认为他是个“很不错的军官”。作为一名步兵军官,他一直作战 到南太平洋战争结束。而现在,长期驻扎在日本的百无聊赖的日子让他烦透 了。史密斯知道远东又一次爆发了战争,是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的团长 理查德·斯蒂文森在电话里的语气十分急促:情况不妙,快穿上衣服,到指 挥所报到。史密斯的任务是立即率领他的部队乘飞机进入朝鲜。当史密斯吻 别妻子的时候,窗外风雨交加,漆黑一团,拿他的话讲是“上帝在为我们的 爱情哭泣”。军用卡车在雨夜里向机场驶去,史密斯对他要去朝鲜参战迷惑 不解。美国作家约瑟夫·格登后来写道:“史密斯并不知道——但肯定怀疑 ——他被派去执行一项等于自取灭亡的使命。”美军第二十四师二十一团一 营的士兵是**批到达朝鲜战场的美军士兵。
    查尔斯·布雷德·史密斯以在朝鲜战争中**支参战的美军部队指挥官 的名义在战史中留下了他的名字。然而他的部队在**仗中就在北朝鲜军队 的攻击下立即溃不成军,以至于他不顾美军的军事条令,把伤员和阵亡士兵 的尸体遗弃在阵地上落荒而逃。查尔斯·布雷德·史密斯还是美军在朝鲜半 岛西线打仗打得*远的指挥官,他说他“几乎看见了中国的土地”。确实也 就是“几乎”,当他看见一位澳洲营长的大腿在**声中飞上了天空的时候 ,他和他的士兵立即从“几乎看见了中国的土地”的地方掉头就往回跑。朝 鲜战争的史料中没有查尔斯·布雷德·史密斯阵亡的记录。如果他现在还活 着,应该是八十七岁的老人了。不知道他后来是否看见过真正的“中国的土 地”。
    曹玉海和查尔斯·布雷德·史密斯,一个黑眼睛和一个蓝眼睛的军阶很 低的年轻军官,他们在朝鲜战争中都有值得叙述的故事,尽管**很少有人 记得他们。
    战争发生在一个叫朝鲜的**,但战事必须从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和一个 普通的美国人开始叙述,这就是历史。
    素有“晨谧之邦”美称的朝鲜在公元前不久就有了文字记录的历史,但 是战争却是这一历史始终的主题。由于居于特殊的地理位置,朝鲜不断受到 强国的占领和践踏。这个*****的愿望仅仅是能够安静地独处世界一角 ,以享受苍天赐予它的优美的情歌和优质的稻米。为了这个愿望,在十七世 纪一段没有强国侵入的短暂时光里,朝鲜国王甚至下过一道禁止百姓开采白 银和黄金的旨令,为的是减少强国对这个**的兴趣。然而,这个“隐士般 的国度”始终没能实现它和平的愿望。一八六六年七月,一艘叫做“舍门将 军”号的美国船闯入朝鲜大同江,向这个**索要财物,扬言不给就*轰平 壤。美国人没有想到这个和善的民族竟能如此激愤,在平安道观察使朴圭寿 的率领下,朝鲜军民烧毁了美国人的“舍门将军”号。五年后的**,五艘 美国船再次进入朝鲜海域,与所有强盗的逻辑一样,要求赔偿“舍门将军” 号的损失,并且要求“缔结条约”、“开放口岸”,否则就动武。结果,在 朝鲜人民的奋起抗击下,美国人落荒而逃。如今,在朝鲜的历史博物馆里, 陈列着一块“斥和碑”,上刻“洋夷侵犯非战则和主和卖国”十二个大字, 下面的一行小字是“戒我万年子孙”,另一行是“丙寅作辛未立”。
    P1-5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