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文学理论

蒋勋说宋词(修订版)/中国文学之美系列

作者:蒋勋|整理:陈大钢 出版社:中信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中信
  • ISBN:9787508647579
  • 作者:蒋勋|整理:陈大钢
  • 页数:239
  • 出版日期:2014-09-01
  • 印刷日期:2014-09-01
  • 包装:平装
  • 开本:16开
  • 版次:2
  • 印次:1
  • 字数:180千字
  • 在宋词中,你会觉得有一种饱满与安静,它酝酿了另外一颗新的种子,与花的骚动性的美**不同。骚动是因为它正在开花,开花自然要吸引别人注意,而果实不见得有那么多吸引力,但自有一种圆满。宋词是一种简练,一种淡雅,一种不夸张的情绪。
    阅读《蒋勋说宋词(修订版)》,你会发现宋词的颓废、平实和自然,发现现实的美,其实人生是一场美的沉思……
    “词”并非始于宋代,却与宋代的文化品质浑然天成。有浅吟低唱,有大江东去,有柔肠粉泪,有家国愁思,美有不同的面孔,却未必要分出高下。
    蒋勋先生讲宋词,也讲宋词的来路与根基。尝试以一朵花或一枚雪片的姿态体会宇宙自然,在柔性与烈性之间游刃有余,与宋词之美结一段善缘。这种美不仅存在于文字或音韵当中,也存在于古今共通的情感以及挥之不去的乡愁里。
  • 《蒋勋说宋词(修订版)》系在《蒋勋说宋词》 (2012年版)的基础上修订而成。 蒋勋先生按照五代、北宋、南宋的时间脉络,将 李煜、冯延巳、范仲淹、晏殊、晏几道、欧阳修、柳 永、苏轼、秦观、周邦彦、李清照、辛弃疾、姜夔等 重要词人的佳作一一道来。 在宋词当中,既有简练、淡雅、不夸张的情绪” ,也不乏豪放、浓烈与激扬。美从无定规,却皆可成 为个人生命的色彩。这是宋词带给我们的启发,以及 慰藉。 阅读宋词,就像在阅读生命本身,饱满与孤独、 喜悦与感伤各具其美。记得花间晚照,记得金戈铁马 ,豁达面对得失起落,好好珍惜自己。 蒋勋先生潜心于艺术与文化之美,“出之于小说 、散文、艺术史、论述、绘画,苦心孤诣,重构民族 美学与历史记忆,启蒙俗民生活中的感官审美享乐, 献身为美的传道者,谦卑明亮,气象恢宏,给了我们 欢喜感动与荣耀自豪”。
  • **讲 李煜
    唐诗何以变成宋词
    前半生的醉生梦死,后半生的亡国之痛
    富贵繁华都幻灭了
    命运的错置
    俗世文学自有其活泼与力量
    有如流行歌曲
    对繁华的追忆
    唐诗的规矩被打破
    人间没个安排处
    无奈夜长人不寐
    《浪淘沙》:李后主在美学上的**
    第二讲 从五代词到宋词
    诗和词之间的界限
    词长于抒情
    词是视觉性**高的文学形式
    从风花雪月到《花间集》
    “自恋”的美学经验
    以一朵花或一枚雪片的姿态体会宇宙自然
    文人的从容
    包容之美
    深情存于万事万物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第三讲 范仲淹、晏殊、晏几道、欧阳修
    “分裂”的知识分子
    享受生活中的平凡和宁静
    **感伤和喜悦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感伤与温暖并存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中国文学中的夜晚经验
    庭院深深深几许
    白发戴花君莫笑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
    富有而不轻浮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天赋与轻狂
    行人*在春山外
    率性令生命优美
    第四讲 柳永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慢词”自柳永开始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今宵酒醒何处
    第五讲 苏轼
    可豪迈,可深情,可喜气,可忧伤
    不思量,自难忘
    偷窥——中国文学少有的美学经验
    融合儒、释、道
    可以和历史对话的人,已经不在乎活在当下
    绵中裹铁
    文学重要的是活出自己
    第六讲 从北宋词到南宋词
    具备美学品质的朝代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音乐性与文学性
    文学的形式有时代性
    形式上的**主义者
    阳刚与阴柔没有高低之分
    一旦讲求形式,也就是没落的开始
    向两极发展的美学品格
    第七讲 秦观、周邦彦
    优雅文化的发达
    桃源望断无寻处
    每个诗人都有自己*爱用的那几个字
    “大典故”
    耽溺之美
    再造美学空间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南朝盛事谁记?
    第八讲 李清照
    李清照与苏轼
    知己夫妻
    李清照有点儿“野”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懒懒的情绪是南宋词的重要特征
    多少事、欲说还休
    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物是人非事事休,未语泪先流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宋代文人的生活空间
    第九讲 辛弃疾、姜夔
    辛弃疾与姜夔——南宋的两面
    “江南游子”
    辛弃疾的侠士空间
    却道天凉好个秋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村居老人辛弃疾
    醉里挑灯看剑
    千古兴亡,百年悲笑,一时登览
    杯汝来前
    悲壮美学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
    只讲自己的心事
  • 享受生活中的平凡和宁静 在范仲淹之后,我们明显看到,大概到宋仁宗时 期,北宋政治开始稳定下来,它的文化特质也在文学 创作里表现得**直接。我特别用晏殊、晏几道等人 来做典型代表,下面会为大家介绍晏殊的四首词,以 及晏几道和欧阳修的作品。我想以他们三人作为苏轼 之前的引带,因为晏殊和欧阳修都算是在文学上对苏 轼产生比较大影响的人物。
    我们先来看晏殊的《踏莎行》。
    小径红稀,芳郊绿遍。高台树色阴阴见。春风不 解禁杨花,濛濛乱扑行人面。
    翠叶藏莺,珠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 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大家可以特别注意“炉香静逐游丝转”这样的句 子。我们前面曾经提到,宋代在开始有一个静下来的 心情以后,会去静观一些在唐代不太容易被看到的事 物。香炉里燃一点檀香末或者沉香末,然后香炉上面 的孔会冒出细细的烟来,这就是“炉香”。“静逐” 是说因为**安静,也没有风吹,所以烟慢慢慢慢地 绕,如一道游丝般在转。这个场面,这个过程,很可 能是诗人坐在书房里面对着香炉观察到的。
    所以我们可以进一步印证,唐代的很多东西是在 描述大的景象,或者生命中必须有目的性的事件;可 是到宋代以后,因为政治的相对安定和经济上的繁荣 ,使得人们可以很安静地去看一些几乎是无谓的小事 件。我现在用“无谓”这两个字,是说我们会发现“ 炉香静逐游丝转”这一句,好像是一个没有目的性的 描述,它在整个人生的意义上,不代表任何东西。可 是所有的无谓和无聊,在生命里面又占据了蛮重要的 时间。我们的生命并不是每分每秒都具有重大意义, 有些时候是属于静下来的时刻,以及休闲的时刻。
    从“小径红稀”开始,作者描述了一个人走在落 花稀疏的小路上,在郊外游玩时看到绿色的树,再进 一步用“高台树色阴阴见”去形容人在树底下看到的 树荫所构成的光影层次。“翠叶藏莺”就是在翠绿色 的叶子里面藏着春天的黄莺鸟。我们在台北故宫的一 幅宋画里可以看到,一道珠帘,外面有燕子飞过来, 这就是“珠帘隔燕”。过去的文人有时候在比较接近 轩或者廊的地方读书,有很多鸟飞进飞出,他就用珠 帘挡住,让光线没有那么明亮,同时也让禽鸟或者昆 虫不容易进入这个空间。这种隔帘的经验变成了一种 很特殊的生活空间里的美学形式:室内与室外的空间 没有**的隔断,而是形成一种通透的感觉,人与自 然之间可以有“隔”,可是这个“隔”又是可以连接 的。
    到“炉香静逐游丝转”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作者 在追求一个**静下来的心境和画面。这样一个描写 的特殊之处,也是它和五代词*大的不同在于,所谓 的“愁”稍微少了一点点,虽然后面还是要讲到,可 是不太像花间词有那么多哀伤和惆怅。它会描述生活 中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那些过去在唐代不太会拿来 作为创作题材的内容,会被刻意地描述。
    这首词以“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结尾。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验,有时候你午 睡醒来,尤其是夏天午睡醒来,会有一种呆呆地看着 院中斜阳的愿望。在那一刹那之间,你会感觉到自己 的身体坐在那儿,可好像还有另一个你在看着自己。
    所谓“一场愁梦酒醒时”,是说在喝酒睡着以后醒过 来,不止是身体的苏醒,同时也是心灵上的苏醒。“ 斜阳却照深深院”一句,是感觉到斜阳在移动,时光 在慢慢消逝。这种描述和《花间集》或者南唐词句里 直接的感伤不太一样,它只是一种观察,比如说斜阳 慢慢消失的感觉;而且作者不用很重的句子,只用“ 深深院”这样的表达——本来是照在他身上的阳光, 此时在慢慢退后。
    北宋词*精彩的部分在于它对意象的掌握。这些 意象经常是**平淡的,里面没有大事件,不过就是 愁、醒、梦这些小小的生活体验,加入一些自己身边 *具体的景象,比如“炉香静逐游丝转”这样的东西 。我很希望可以通过北宋的词,找到我们现今生活中 可以描述类似“炉香静逐游丝转”这样经验的诗句。
    我们可以用什么样的方法,去描绘自己生活里面*安 静的空间和状态呢?如果不选择李白“西风残照,汉 家陵阙”的大气魄,而是希望创作保有宋词的某一种 安静,那我们**生活的安静又在哪里?我不知道大 家可不可以了解,我们一直在沿着“文学之美”这个 话题谈下来,其实是希望找到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学之 美会在哪里。如果它不是盛唐时代的那种豪迈,那它 是不是能够有宋词的那种安静,还是好像两个都没有 ?两个都没有并不是说不会有,而是可能还在摸索的 过程当中。
    我们讲生活美学,是说由生活中升华出的一个特 殊景象。在饭后把牛奶倒进咖啡,然后拿着小调羹去 搅,这样的场景可能就是一个现代诗的画面,只是我 们还没有找到那个句子。我的意思是说,牛奶与咖啡 融合的场面,其实和“炉香静逐游丝转”是同样的东 西。“炉香静逐游丝转”是**小的一个事件,但是 它可以入诗,那我们**的诗句要从哪里去寻找入诗 的生活细节呢?我想这个部分其实是我们在读晏殊词 的时候要思考的。因为尽管晏殊做到了很大的官,而 且影响了一代的文人,可是在他的词句当中,你会感 觉到他没有像范仲淹的《渔家傲》那样很大气魄的东 西,反而回到了平凡的生活本身。
    P74-77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