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诗歌散文 > 中国现当代随笔

一花一世界(跟季羡林品味生活禅)(精)

作者:季羡林 出版社:重庆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重庆
  • ISBN:9787229057756
  • 作者:季羡林
  • 页数:265
  • 出版日期:2012-10-01
  • 印刷日期:2012-10-01
  • 包装:精装
  • 开本:32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60千字
  • 2016-11-25-1435307278.png

  • 一花一世界:跟季羡林品味生活禅,钱文忠倾情** 当时只道是寻常:跟季羡林品百味人生(钱文忠倾情**) 中流自在心:季羡林**谈修身养性(**书《一花一世界》姐妹篇)蔡德贵、钱文忠联袂**

  • 一花一世界(跟季羡林品味生活禅)(精) 《一花一世界:跟季羡林品味生活禅》是一本集中体现季羡林先生天人和谐思想的作品。    书中的万事万物都被季羡林先生赋予了生命的内涵,老妇人、小男孩儿,一枝花,一条老狗,一场雨......季老以朴素的笔触描写对天地万物的情感,一生经历的人、事、物、景,在季老笔下是鲜活感人的,集中表达了季羡林先生对天地万物那种"民胞物与"的大爱。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不只是在诉说着他的情感,更想向世人传达一种力量,跟随季老感受生命、体悟人生,收获内心安宁平静的力量。   《当时只道是寻常:跟季羡林品百味人生》本书所选皆为季羡林先生的怀旧散文,包括故园之思、父母之思、痛悼师友、人生忆往述怀等等。深浅不一的回忆中,清晰再现了那些逝去年代的人和事:衣钵相传,恩德无限;斑驳的场景,多舛的人生;在省察自我、梳理时代脉络的过程中,娓娓道出对幸福的深刻理解与体验、人生的悲苦与辛酸。丰富的情感,浓郁的诗意,纯朴的文笔,催人泪下的诉说,带给读者不尽的遐思与感动。 《中流自在心:季羡林谈修身养性》是季羡林先生关于修养与道德的杂文或随笔选编,全书共分四辑,分别以修养、品质、心态和爱国为主题。   第一辑以“人必自爱而后人爱之”为题,辑录了季先生关于个人修养、人文素质、人际交往等方面的文章;   第二辑以“有所为,有所不为”是集中谈道德与品质的文章,表达季先生对于伦理道德,意志品质和未来教育的看法;   第三辑以“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为题,展现了季老对人间的世态炎凉、人生的毁誉祸福、个人的生死穷通的豁达心态;   第四辑“愿生生世世为中国人”,季老稽古论今,援引时贤,漫谈中国精神,传统文化与国人民族性,对何谓真正的爱国,怎样才能称为一个真正的中国人,真正的知识分子应持有何种“爱国主义”。   终其一生,季羡林先生勤于修身养性,保持内在平和,为人处事、工作生活无不豁达得体。提起季老的品德修行,常常让人想起一句话——“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读罢《中流自在心》,读者会有真切的感受:季羡林先生之所以为世人所敬仰,不只因为他的学识,更因为他的人品与道德。   读者能够从《中流自在心》所选文章中,领会季羡林的人生感悟和谆谆教诲,获得指导个人生活的智慧,做一个有修养的人、高素质的人、好心态的人,受尊敬的人。

  • 季羡林(1911.8.6~2009.7.11),中国著名文学家、语言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翻译家,散文家,精通12国语言。曾历任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北京大学副校长、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所所长。

  • 一花一世界(跟季羡林品味生活禅)(精)
    **辑 这些人,那些事
    母与子
    老人
    夜来香开花的时候
    Wala
    塔什干的一个男孩子
    两个乞丐
    我的女房东
    三个小女孩
    第二辑 我的动物朋友们
    兔子
    加德满都的狗
    乌鸦和鸽子
    神牛
    咪咪
    ……
    当时只道是寻常(跟季羡林品百味人生)(精)
    当时只道是寻常(代序)

    **辑  聒碎乡心梦不成——季羡林忆故乡与亲人
    寻梦
    我的童年
    赋得**的悔
    寸草心
    一条老狗
    元旦思母
    忆念荷姐

    第二辑  怅望天涯涕泪遥——季羡林忆师长
    西谛先生
    他实现了生命的价值
     ——悼念朱光潜先生
    ……
    中流自在心(季羡林谈修身养性)(精)
    编者的话
    **辑 人必自爱而后人爱之——关于修养
    老少之间
    容忍
    三思而行
    漫谈消费
    牵就与适应
    一寸光阴不可轻
    做人与处世
    修养与实践
    希望21世纪家庭*美好
    老年十忌
    谈礼貌
    反躬自省
    满招损,谦受益
    ……

  • 咪咪   我现在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我原以为自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内心还是比较坚强的。现在才发现,这只是一个假象,我的感情其实脆弱得很。
      八年以前,我养了一只小猫,取名咪咪。她大概是一只波斯混种的猫,全身白毛,毛又长又厚,冬天胖得滚圆。额头上有一块黑黄相间的花斑,尾巴则是黄的。总之,她长得**逗人喜爱。因为我经常给她些鱼肉之类的东西吃,她就特别喜欢我。有几年的时间,她夜里睡在我的床上。每天晚上,只要我一铺开棉被,盖上毛毯,她就急不可待地跳上床去,躺在毯子上。我躺下不久,就听到她打呼噜--我们家乡话叫“念经”--的声音。半夜里,我在梦中往往突然感到脸上一阵冰凉,是小猫用舌头来舔我了,有时候还要往我被窝儿里钻。偶尔有一夜,她没有到我床上来,我顿感空荡寂寞,半天睡不着。等我半夜醒来,脚头上沉甸甸的,用手一摸:毛茸茸的一团,心里有说不出来的甜蜜感,再次入睡,如游天宫。早晨一起床,吃过早点,坐在书桌前看书写字。这时候咪咪决不再躺在床上,而是一定要跳上书桌,趴在台灯下面我的书上或稿纸上,有时候还要给我一个屁股,头朝里面。有时候还会摇摆尾巴,把我的书页和稿纸摇乱。过了一些时候,外面天色大亮,我就把咪咪和另外一只纯种“国猫”名叫虎子的黑色斑纹的“土猫”放出门去,到湖边和土山下草坪上去吃点青草,就地打几个滚儿,然后跟在我身后散步。我上山,她们就上山;我走下来,她们也跟下来。猫跟人散步是极为稀见的,因此成为朗润园一景。这时候,几乎每天都碰到一位手提鸟笼遛鸟的老退休工人,我们一见面,就相对大笑一阵:“你在遛鸟,我在遛猫,我们各有所好啊!”我的**,往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开始的。其乐融融,自不在话下。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