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全部分类图书 > 经济 > 中国经济

全球风口(积木式创新与中国新机遇)(精)/未来创客系列

作者:王煜全//薛兆丰 出版社:浙江人民
定 价
售 价
配送至
收货地址
其他地址
数量
-
+
服务
  • 出版社:浙江人民
  • ISBN:9787213070624
  • 作者:王煜全//薛兆丰
  • 页数:225
  • 出版日期:2016-01-01
  • 印刷日期:2016-01-01
  • 包装:精装
  • 开本:16开
  • 版次:1
  • 印次:1
  • 字数:191千字
  • **风险投资家、中国创新趋势的推动者王煜全与北京大学**发展研究院教授、中国创新理论的先行者薛兆丰强强联手、合力大作!

        解读**积木式创新新潮流,把握**新风口。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副院长黄亚生、老牛基金会理事长张醒生、清华大学教授陈文光、****集团前**研究员及副总裁梁春晓、混沌研习社创办人李善友、***大学中国网络经济和知识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吕本富、北京大学新媒体营销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马旗戟、财讯传媒首席战略官段永朝、航班管家CEO王江、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主持人陈伟鸿、***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联袂**。

        投资人、企业高管和CEO应对积木式创新趋势的必读书!


  • 互联网趋势专家王煜全在投资美国高新技术创业企业的过程中,对美国的高新技术创新机制进行了深入的观察和思考,在逐步形成自己的投资模式的过程中,他发现积木式创新成为美国高新技术创业企业的基本模式,由此带来的以企业家为核心的创业系统,不仅颠覆了传统跨国公司的封闭体制,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资本主义社会的很多弊端,激发了整个社会的创新活力。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薛兆丰在海外实地考察和与王煜全的交流沟通中,也感受到积木式创新所带来的深刻变化。他从学术的角度梳理了积木式创新的法律基础,分析了中国企业如何才能在这一波全球创新产业新浪潮中抓住机会,实现企业自身跨越式发展的同时,带动中国经济走上新的台阶。 两位作者,一位是有着丰富经验的风险投资人,跟读者分享他独特的投资经验;一位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从数据和学理出发,条分缕析地与读者一起研究积木式创新给中国带来的种种机会。
  • 王煜全 互联网趋势专家、海银资本创始合伙人、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Frost & Sullivan)中国区首席顾问。 在投资美国高新技术创业企业的过程中,他对美国的高新技术创新机制做了深入的观察和思考,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投资模式。 他发现“积木式创新”已经成为美国高新技术创业企业的基本模式,由此带来的以企业家为核心的创业系统,不仅颠覆了传统跨国公司的垄断与封闭体制,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传统资本主义社会的很多弊端,激发了整个社会的创新活力。
  • 各方赞誉
    **序一 创新的积木到底怎么玩?
    **序二 互联网深水区的积木式创新
    前言 不只做投资者,*要做产业协调人
    Part 1 创新新生态:无法阻挡的**新机遇
    技术推动资本主义自我革命
    新生态:广泛协同的创新体系
    中国创新为什么不能学硅谷
    中国创新为什么不能学以色列
    工业4.0错在哪里
    **风口中的中国机会
    【创新大视野】中国长板优势何在
    Part 2 积木式创新:高科技创业家们如何改变世界
    积木式创新系统何以可能
    美国投资**案:Wicab与双长制
    Cerevast与《拜杜法案》
    Maverick为什么要找中国人投资
    XCOR与长板优势
    1366:投资人如何找到新机会
    Terrafugia:充满想象力的未来交通解决方案
    WiTricity:任何足够**的科技都与魔术无异
    LightSail:美女学霸的创业之路
    MC10与创新公司嬗变
    Metalobon:酒店里发现的健康大数据公司
    AngelList与风险投资创新
    【创新大视野】积木式创新的源动力
    Part 3 创造未来:机器人时代与灵性文明
    当机器人来敲门
    当人类基因也被编辑
    金融技术革金融的命
    **城市里的**机会
    超人类主义
    人的机器智商与机器的人类智商
    灵性文明:让科学改变人类的超验知识
  • 美国投资**案:Wicab与双长制 人并不是天生什么都会,我们在美国投资高科技企业的经验也是逐渐摸索出来的。摸索的开端就是 Wicab。因为之前积累了高科技产业咨询的经验,所以对特别革命性的技术和产品有下意识的好奇。
    当时对 Wicab 的报道比较零星,只有偶尔几张图片会报道出来, Wicab当时的产品 BrainPort,其原理已经公布出来:摄像头将拍摄到的信息处理完后,通过舌头将电刺激传到大脑,这样能够让盲人获得对外部世界的三维感知。当时的 BrainPort 还需要一个独特的装置绑在头顶,因为有三个**大的摄像头挡住了眼睛,所以没有办法做成墨镜,只能绑在额头上。
    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据说他们拿了美国军方很多钱作为科研经费, 所以我以为他们一定不会跟我们有什么合作,因为军方的科研肯定是机密, 比如这三个摄像头会不会让未来的美国战士上战场时都可以闭着眼睛,只经过舌头把信号传进去,或者这三个摄像头是不是意味着一个是视频,另一个是声纳,第三个是红外。因为从理论上来讲,人对声纳和红外不容易产生视觉理解,但如果放到舌头上,就能产生对声纳的理解,甚至能像蛇一样对气味产生视觉理解,形成立体感知。但事实并非如此。跟 Wicab 沟通之后才知道,之所以放三个摄像头,是因为当时的摄像头技术并不**, 景深不够,所以只能用一个摄像头看远处,另一个摄像头看近处,通过这种调节摄像头的方法来解决距离远近的问题,实际上也是当时的电子器件不够**的问题。
    另外,军方的研究并不是只针对军事装备,还是针对眼睛*直接。它的核心目的还是因为美国军方每年会有很多士兵因伤致残或者失明,军方认为这种装备对失明的美国士兵以后的生活会有帮助,所以愿意去赞助。
    但不管怎么样,因为对科技本身的好奇——它能再现视力;还有自己的想象开始了对 Wicab 的跟踪并持续了很多年。
    另外,在**做投资时也有一些感慨,中国的项目太多是所谓的模式创新,科技含量相对较低,再加上中国现在的投资热,任何一个产品出来后都会被媒体炒作出一个高价,所以投资的成本也在节节攀升,比如有很多新创企业既没收入,也没利润,一问估值却有几个亿,让人惊愕。所以, 我们的投资*倾向于国外企业,它们的高科技基础*扎实一些。
    投资 Wicab 的过程有两个意外。**就是对方很热情,在我去之前他们就给我回信说,他们已经告诉董事会有中国投资人要来考察他们的项目。第二个没想到是,它那时还没上市,所以没有申请任何外面的风险投资, 之前的 800 多万美元融资都是个人融资,一共有几十个投资人。这些投资人一半是因为对这个项目的兴趣,也确实是很好的科技;另一半是因为项目创始人的感召——创始人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教授保罗·巴赫-利塔(Paul Bach-y-Rita)。
    他也是现代神经科学*大的一个进展——神经可塑性的*重要的几个发现者之一。
    神经可塑性与大脑视觉 利塔教授的这一发现也充满了传奇性,他的父亲是一位美国**诗人,在老年时得了中风,突然摔倒后全身瘫痪了。在当时,全身瘫痪被认为是不可恢复的,当时的医学界也是这个态度,既然瘫痪了就养着吧,没法恢复。
    但是利塔教授的哥哥很不服气,他的父亲曾经是一位**受人尊重的诗人,现在突然没有了生活自理能力,吃饭、睡觉、拉屎都要在床上,这很没有尊严。他并不是从事医学领域的,也拒*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所以把自己的父亲接回了家,训练他。从头开始,甚至有些方法在我们**看来很残酷,比如把自己的父亲放在地上,训练他必须努力爬,不然就不给水喝,不给饭吃。就这样**残酷地逼着自己的父亲从爬开始到坐,到慢慢能站、能走,甚至能跑。整个过程只用了三年时间,他的父亲基本恢复了各种正常的生活机能。
    这堪称一个奇迹,当然之前很多邻居特别不理解他哥哥的做法,甚至上门与之理论。但是三年后大家都服气了,因为他的父亲因此有了新的生活。*有意思的是,当时他的父亲离婚了,身体恢复以后又再婚了,*后他的父亲去世是因为登山的时候引发了心脏病,不是其他任何原因,和这次瘫痪也无关。
    利塔教授是学医的,*让他感到震惊的事情是,在医学上已经定论的不可恢复的瘫痪,他的父亲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个谜。因为是自己的父亲, 他不敢解剖,就请他的好朋友解剖了父亲的遗体,发现了一个很震惊的事实:他父亲的脑干损伤得很厉害,达到 97% 的损伤,因为脑干是主管运动的部门,所以从理论上来讲,这个人不应该能站起来。他认为一定是有*有力的医学解释,能说明是大脑中没有损伤的部分接管了损伤部分原来负责的运动机能。 所以他继续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才发现了我们**称之为的“神经可塑性”或者“大脑可塑性”。过去的研究认为,大脑里的不同部位分管不同的功能,这些功能是固定的,比如这部分负责阅读,那部分负责音乐。但他却发现并非如此,我们的大脑*像计算机硬盘,格式是标准化的,你可以让它负责一件事,也可以让它换一个功能。
    除了大脑的可塑性,利塔教授还发现了一件事,按照他的说法就是, 我们是在用大脑看世界,而不是用眼睛。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眼睛只是一堆感光细胞,感光细胞只是把外界的光线放进来后,把光信号转换成电信号,之后电信号被传递到大脑里,但是这一堆电信号是杂乱无章的。而且就目前来看,人的感光能力跟高分辨率的摄像机差很多,但是摄像机在进行移动拍摄时,画面就会很不清晰。那么,为什么人类很差的感光能力却能得到如此清晰的外界图像?实际上,所有的合成功能都是由大脑的视觉区——大脑枕叶这部分区域完成的。
    实际上,人有两种能力能看到外界,感光细胞本身有两个通路,一个是传递到视觉区构建对 3D 外部世界的理解,这是意识能够知道的。另一个是下意识的,通过脑干、小脑进来。所以,人类的感知和运动是一个连续的整体。这就会造成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我们的视觉区损坏了,而感光系统完好无损,就会出现这样一类盲人:他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是你跟他说,他就能猜着往前走,能躲过障碍物。另一类盲人的情况是感光系统坏了,但是大脑的视觉区完好无损,他会经常在意识里或梦里重新构建一个色彩斑斓的外部世界,也是活生生的,立体的,只是他的眼睛看不到。甚至有些盲人可能会有妄想症的特点,比如他说这里有门,但实际上并没有真的看到门,门只是幻想出来的。因为他的视觉区没有问题,所以对 3D 世界的建模能力还在。
    这属于两类不同的盲人。利塔教授就想发明一种技术去解决盲人看不见的问题,因为他发现*大多数盲人只是感光系统坏了,但是视觉区并没有问题。他认为,如果能用其他信号传输方式将信息传到大脑的视觉区, 视觉区依旧还能起作用,还会构建 3D 外部世界。他刚开始做的模型是在椅子背后用 400 个小突起刺激盲人的后背,实验在初期就得到了很直接的结果。比如当椅子接触盲人的后背时会给他一些英文字母,让盲人猜是什么字母,盲人可以清楚地猜出来,他们**可以辨认。
    但是,这个设备*大的问题是不方便,因为设备太大,所以就需要*便捷的——先证实了这件事情的可行性,然后就需要*好的输入途径。他选择了舌头,用 400 个微小的电极去刺激舌头和用 400 个突起去刺激后背的效果一样,甚至*精准,因为舌头上密布的神经的感知能力比后背强很多。这个产品的原型就出来了。
  • 编辑推荐语
  • 内容提要
  • 作者简介
  • 目录
  • 精彩试读